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八零小媳妇 > 打赌

打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有,我没有偷东西。”

    康桂香翻遍了二楼的卧室,没有发现那本日记本,她心里早就慌了神,听到楼下姜辞的声音,知道这丫头回来了,这才慌慌张张的下楼。

    “不信你搜身呐。”康桂香把外套脱了让姜辞搜身,还倒打一耙,“你冤枉我偷东西!”

    姜辞早就从康桂香慌乱的眼神中看出她撒谎,她身上虽然没发现属于她和林琬的物品,可是整个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

    “爷爷,康桂香进我房间乱翻东西!”姜辞心头疑惑,这女人在找什么呢?

    姜老头背着手上了二楼,看到大孙女的房间凌乱不堪,恼怒的看了眼不守规矩的康桂香,他老姜家怎么会找了个手脚不干净的女人?

    “小辞,你少什么东西了没有?”

    “幸好我钱票都带在身上,不然可真不好说。”姜辞把随身的斜挎包打开,军绿色的帆布包里,是一本日记本,里面夹着一叠纸币和粮票副食品票。

    康桂香眼睛红的滴血,难怪她没有找到,这死丫头把日记本带在了身上啊!

    这可怎么办?死丫头会不会发现了日记本的秘密?她还等着这本日记本里奇奇怪怪提前显示的预示暴富呢。

    姜老头看到康桂香贪婪的眼神,还以为康桂香眼馋的是小辞那一叠钱票,老头气不打一处来,把姜国柱喊上来。

    “姜国柱,你看看你找了个贼女人回家啊,哪有第一天上门就乱翻别人东西的!”

    今天分了家,往日热热闹闹的一大家,现在儿子儿媳妇都在收拾东西准备搬家,姜老头心情本来就不好。

    姜国柱刚才好说歹说,说等自己找到工作分了住房再搬出去,姜老头一直没松开,现在一看这个女人不老实,更加不可能让他们住家里。

    “我家里住不起你们这样手脚不干净的人,赶快给我滚。”

    康桂香把日记本暂时抛开一边,她惦记这套大院子,心想老二老三搬出去,只要她赖着不走,将来老头死了这房子肯定是姜国柱继承啊。

    几年以后房屋市场可以自由买卖交易,上辈子姜国柱就是靠卖了这套大宅子,套现了五万块让她用来发家致富的。

    现在日记本一时半会拿不回来,这栋房子不能再丢了,她知道前世的好些事情,她相信即使没有了日记本,也能让自己重新成为最先富裕起来的那批人。

    姜国柱跑上来,很维护康桂香,“小辞,没少东西就不要嚷嚷,桂香说上来帮你打包东西,毕竟我们晚上要上来住,提前收拾一下。”

    康桂香就是用的这个理由上二楼翻姜辞的东西,幸好姜辞提前带在身上。

    “你想独霸家里的大宅子?”姜辞冷笑,上辈子康桂香怂恿姜国柱把大宅子卖了五万块,一分钱都没有给二叔三叔,自己一个人独吞了。

    姜辞不可能让康桂香住到这院子里来,给她一丝独占的机会。

    她当着全家人的面,写了几份欠条,“爷爷,这大宅子我买下来了,一年以后我拿五千块钱出来,分成五份,爷爷、二叔三叔和我,还有姜国柱,咱们每人分一千。”

    五千?姜老二老三瞪大了眼睛,他们大侄女可真敢说,她刚进机械厂,拿着二级的工资每个月三十二块钱,她得工作多少年才能攒够五千块?

    一年?不可能的事儿。

    那天分家本就说好谁先出的起五千块钱,这大宅子谁家买走,姜老头正烦康桂香,这女人要是住下来了,恐怕他都要少活几年。

    “老二老三呢?”姜老头还是问了儿子的意见,“你们俩要不要把大宅子买下来?”

    姜老二老三对看一眼,这大宅子确实是好,可要说拿出五千块钱来,他们哪有那么多钱?

    再说了,他们是双职工,两边单位都能分房子,又不缺房子住,那还不如坐等分钱呢。

    “小辞要是一年里能拿出五千块钱来,我们哥俩没意见。”

    康桂香心里有自己的算盘,只要再等几年,房子的价格就比现在翻上十几倍,这些蠢货不知道而已。

    “那我不能同意。”康桂香首先就反对了,“姜辞,你爷爷已经给了你一套房子,这大宅子根本就没你的份,你分什么分!”

    “就凭我姓姜。”姜辞说道:“你要不服气,你一年之内也拿出五千块来买啊,你要是能拿五千块,我就出六千,反正我总是比你多出一千,你没话说了吧。”

    康桂香气急,这死丫头不就仗着她运气好能捡到点山货卖吗?靠她卖那点东西一年怎么可能攒够五千块?还要担着被举报的风险。

    她叫嚣着,“这一千块的收条我可以收下来,要是一年后你拿不出来五千块,你打算怎么补偿我们?总不能耍着一大家子玩吧。”

    康桂香笃定姜辞挣不了这钱,说不定还会像上辈子一样,被她抓到机会举报。

    姜老二老三都开始烦大哥找的这个女人,“都是一家人,拿不出来就算了,要什么补偿?”

    姜辞心想,这房子给谁也不能给康桂香,二叔三叔不买,她就买下来,免得以后这女人为了房子给老姜家害的家破人亡,上辈子她可不就害惨了二叔三叔。

    “那这样吧。”姜辞说:“一年后我要是拿不出买下房子的钱,该我的那份我不要了。”

    康桂香心里隐隐激动,这死丫头为了凑够卖房子的钱,这一年肯定就泡在黑市上,不愁抓不到机会给她弄进去。

    她贪婪的看着姜辞背在身上的军绿色帆布包,到时候那本日记本,就又回到了她手里。

    康桂香宛若这个家里的当家大嫂女主人,故意拿话刺激姜辞,“好,那我同意,一年后你必须拿出五千块钱来,不然就永远都不许再进老姜家的门,机械厂的工作还给你爸,还要把现在住的小院子也还回来。”

    姜辞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康桂香还给打赌的事情多加了条件,那好啊,要加也不能她一个人加,“好,一年后我拿不出五千块钱我就把工作和小院子都还给我爷爷。”

    姜辞顿了顿,“可我要是拿出来了,属于姜国柱的那份得归我爷爷养老。你也永远别进我们姜家的门,姜国柱要是娶你,也就别回来了!”

    康桂香飞快的想了一下,姜国柱这个男人现在本就是她的跳板,前世享受过富贵,她现在把钱看得很重。

    几年后价值五万块的大院子,她要一个人独吞下来,虽然她无法在一年里拿出五千块,但是姜辞也绝对拿不出来。

    她怕姜辞有工作有住的地方不拿赌注当回事,所以才加上把这两个额外的条件。

    本来还担心姜辞不答应呢,没想到这个愚蠢的丫头居然头脑发热同意了。

    只要姜辞敢去黑市上卖东西挣钱,这一年的时间不愁没机会给她送到牢里去。

    康桂香心里得意,姜老二老三上辈子就争不过她,只要像上辈子那样把姜辞送到牢里去,她未来就会一帆顺风。

    她一口替姜国柱答应下来,“好,爸和二弟三弟做个见证,一年后你若拿不出钱来就净身滚蛋,要是拿出钱了,你爸就净身出门。”

    “你们俩这是胡闹。”姜国柱有些心烦,他不回姜家他回哪?他可是老姜家的长子,康桂香怎么能自作主张替他答应?

    姜老头的人脉都在秦市,他跟老头子决裂了,以后在秦市别想出人头地。

    姜辞已经写好了四张一千块的欠条,姜老二老三分别给一张,另外两张一千的欠条和保证书都交给姜老头保管,“爷爷,姜国柱的欠条你先拿着,免得那个女人作妖,一年后我肯定能拿的出钱来,这房子您放放心心的住着。”

    ……

    康桂香被姜老头下了逐客令,只能到外面租房子住,姜国柱对她好一通抱怨,“你跟小辞计较什么,她好歹是我女儿,你来的路上不还跟我说会拿小辞当亲生女儿的?”

    他也不明白,一向善解人意温柔贴心的女人,怎么突然间就变了嘴脸,变成他最反感的那种女人。

    按理说康桂香的模样是远远比不上他前妻林琬的,但是林琬太高傲了,从来不会低头说一句软话,不像康桂香,哪怕是他做错了,她也会像个受伤的兔子一样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他就忍不住想去保护她。

    林琬……姜国柱心里叹气,今天离完婚,他本想叫住林琬,跟她说今后她们娘俩有什么困难就来找他,能帮的他一定会帮。

    林琬一如既往的清高,满脸的不屑一顾,看他的眼神就跟看垃圾没区别,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看着前妻依旧纤细美丽的身影,姜国柱心里居然痛起来。

    康桂香跟姜国柱生活了两辈子,他脸上什么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个狗男人后悔离婚了是吧?

    她压下心头的怒火,小意温存的说道,“国柱,你也看到姜辞嚣张的样子,她连你这个爸爸都不放在眼里,我对她再好有什么用,她不会领情的,我们俩四个孩子呢,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小家的利益着想呀,你别生气好不好?我以后都听你的。”

    “算了,你以后别这样了。”姜国柱说道:“城里不像农村挣工分,什么都要钱要票才能买,现在没了爸妈的帮忙,还要出来租房子住,我一个人的工资哪够养四个孩子,你也出去找份工作吧。”

    “国柱,你……你?”康桂香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男人这种狗东西果然没一个靠谱的,姜老头都说了不会给她安排工作,她上哪儿找正式工作去?难道要像林琬一样去当保姆吗?

    她嫁给姜国柱是来秦市享福不是来当老妈子的。

    康桂香哽咽着说道:“国柱,我没什么本事,你家里不安排我哪能找到好工作,我倒是可以去做保姆,可是你姜国柱的女人给别人家当保姆,你面子上也难看不是,你说呢?”

    姜国柱想到他前妻照顾个残废的男人许多年,心头就火大,林琬怎么能找那样的工作?说的好听是私人看护,还不就是伺候人的工作,偏偏对方还是个男人,这让他心里怎么能不气。

    “保姆咱不能做,我会帮你找一份其他的工作,很快你就能上班,别急。”

    康桂香:“……”

    上辈子她来秦市后根本就没有工作过,她不想要上班!姜国柱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

    “小辞,东西都给你搁西屋里头了,那几床新被单被褥是你三婶从娘家拿来送给你的。”

    “谢谢二叔三叔。”

    “行,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姜老二姜老三回去整理自己的东西,姜老头还有些话要单独嘱咐姜辞,没跟两个儿子一起走。

    姜辞铺好了被子,姜老头在院子前后看看,幸亏他时不时的过来照顾花花草草,院子才没荒废。

    就是隔壁那家人成分有点不好,大孙女小时候老喜欢跟在顾青川后头,现在大了,也要避避嫌。

    “小辞,你这野鸡野兔子哪儿来的?”姜老头看到竹笼子里的几只野鸡和野兔子问道。

    姜辞悄悄吐了吐舌头,忘了把它们给藏起来了。(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