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八零小媳妇 > 分家

分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妈,你要是气不过你就哭出来,你别憋在心里呀。”

    “妈不想哭,妈就是生气。”

    林琬气的胸膛起伏,但她并不悲伤。

    姜国柱渣的这么彻底,许灵芝坏的这么黑心,更加坚定她要带女儿离开的决心。

    想通了之后,脑子里慢慢清明起来,“小辞,你爷的工作必须要,别便宜那个黑心的姜国柱,等开完家庭大会,妈就带你离开这个家,咱们娘俩都有工资拿,饿不死咱们。”

    姜辞心想:灵泉还有平复心境提神醒脑的功效?总之这下不怕林琬心脏病发了。

    老姜家除了几个小萝卜头去上学了之外都围坐在堂屋里,就连在学校的老三媳妇沈梅梅,也请了假回家。

    姜辞和林琬坐在姜老头旁边,姜老二进门在姜老头跟前低头,“爸,大哥到门外了。”

    姜老头脸黑的更深。

    十七年没回家的姜国柱,轻轻安慰身边的女人,“别怕,这不就带你回来打结婚证,给孩子上户口了,你帮老姜家生了孩子,我爹不敢撵你走,再说了,我妈最疼我,一定会帮我们说话的。”

    康桂香面色温柔的看着男人,“国柱,你爹的工作还没给姜辞,你争取一下啊,你是亲儿子不给你给个丫头,那像什么话。”

    其实她心里激动死了,她终于又回来了,这一次,一定要比上辈子还要风光不可。

    上辈子也是这个时候,她跟着姜国柱来到了姜家,在二楼的樟木箱子里找到一本“日记本”,上面说林琬的那个女儿是什么“女主”,很快就要从医院醒过来回家。

    女主气运好,能带旺身边的人,她醒来后带着林琬离开了姜家,林琬很快就找了个比姜国柱强一万倍的男人嫁了,后半辈子享福做太太。

    姜辞找了个地主家的狼崽子,很快狼崽子家的地主成分也摘掉了。

    狼崽子家里挖出了几大箱子的宝贝,几年后两人的生意做遍了全国,还跑到国外做生意,一下子成了秦市的首富。

    姜辞被那个男人宠了一辈子。

    而她康桂香,抢了女主的爸爸,姜国柱回来后看着越来越漂亮、笑容越来越灿烂的前妻,渐渐后悔,康桂香同姜国柱争吵几年后,也离了婚,她一个人带四个孩子,不到五十岁就老的像个七十岁的老太婆。

    她吓的本子都掉地上,捡起来狠狠甩了几下,没想到上面的字迹换了。

    日记本上重新出现了一段话:康桂香跑到医院,偷了一瓶能使人昏迷的药注射到姜辞的输液管里,姜辞没有及时醒过来,机械厂的工作被姜国柱顶替。

    她当时虽然感觉不可思议,还是照做跑去医院,让那个姜辞没办法醒过来。

    做完这件事,日记本上出现了新的一段话:姜辞没有了工作,林琬气的重病,姜辞只能进山摘点山货回来偷卖,恶毒的康桂香还是不肯放过她,举报姜辞投机倒把,姜辞被判了五年。

    那年康桂香丝毫没有犹豫,去举报了姜辞,姜辞坐牢之后,康桂兰按照日记本上的提示,脏事做了一件又一件,积累了巨大的财富。

    有了钱的康桂香早就看不上姜国柱,离婚后找了好几个小白脸快活,可惜这样的好日子还没过上几天,顾青川就害的她破产。

    小白脸全跑了,姜国柱也不肯要她,儿女嫌她不要脸不肯认她,还把她送进了养老院。

    她在养老院摔了一跤,醒来后发现跟着姜国柱在秦市的招待所里。

    康桂香怎么能不激动呢,有了上一回的经验,她一定能把顾青川斗破产,她的那些小白脸啊,又俊俏又会哄人。

    再看看身边的姜国柱,几十岁的人了精力大不如从前,晒得发黑的脸庞一点也比不上她的小白脸。

    重生回来,康桂香真是一刻也无法忍受这个男人,可是她必须忍,还没到踹掉这个男人的时候。

    她又轻柔的提醒了一句,“国柱,你爸的工作你一定要顶替下来,我和四个孩子都指望着你拿这份工资养我们呢。”

    “工作你就别想了。”姜国柱说,“老头子太倔了,他要是肯给我工作,当初就不会反对退婚,非逼着我跟林琬结婚,幸好结婚证没领,不然今天这家里哪有你站的地方。”

    康桂香抖抖肩膀,心想等会她去替这个死男人要工作去。

    他们四个孩子姜老头不让带回来,还留在招待所里,她和姜国柱进了门。

    院门在身后关了起来,随后堂屋的大门也关上。

    康桂香是嘚瑟的,再一次看到林婉她心头很不畅快,都过了十七年,怎么这个女人还这么年轻漂亮?看上去才二十多岁的样子。

    不过不要紧,现在姜国柱成了她男人,马上林琬就该歇斯底里撒泼打滚了吧?

    哈哈哈真是解气,姜国柱去边疆前给她写了信,两人一直有联系,后来失联了一段时间。

    十年前姜国柱又写信给她,她那会刚死了丈夫,马上带着两个儿子过去找姜国柱,又给这男人生了两个闺女。

    等她目光扫到姜辞身上的时候,差点没昏厥过去。

    哪里出错了?姜辞这时候不应该在医院里挺尸,等着她去注射药物好让她继续睡觉的吗?

    她醒过来了这事情还怎么搞?

    不行!必须要让自己镇定下来,经历过一辈子奇奇怪怪的事情的康桂香,虽然心里急的要死,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一说就露馅了,可她还是不由自主的往楼梯看过去,二楼樟木箱子底下的日记本肯定还在,只要她拿到那本日记本,上面就会教她怎么做。

    不怕不怕,一会想办法去二楼,把日记本找到,她这辈子还会成为富婆,找更多的小白脸。

    ……

    姜辞有些奇怪,这个康桂香挺清楚姜家大宅的格局嘛,她老是看二楼干嘛?

    二楼可是她和林琬的房间,康桂香在窥觊什么?

    姜辞谨慎起来。

    姜国柱跪在姜老头跟前,“爸,我回来了。”

    姜老头一侧身,“我当不起你爸,我大儿子在我心里已经死了。”

    他最看中的大儿子,本应该成为家里的顶梁柱接替他的班在机械厂大展宏图,结果为了个女人抛妻弃女,连爹娘都不顾,根本算不上一个男人。

    他只当这个儿子死了。

    许灵芝看到心爱的大儿子受委屈,一把拉起来,“别听你爸瞎说,回来就好。”

    姜国柱也是最近才听说他娘没把他活着的消息告诉林琬,看了眼林琬在这里,他心里居然没有一点愧疚,反而觉得林琬的存在会让康桂香难堪。

    他皱了皱眉,想让林琬离开,免得三个人都尴尬,“我家开家庭会议,你在这里干嘛?”

    他以为,姜老头是跟全家商量怎么安置他这一家的。

    姜辞看到了姜国柱身边的女人,哪有她美貌如花的妈妈好看,姜国柱是瞎了吧。

    “姜国柱,过了十七年,你以为家里还是你走的时候的样子吗?现在的家里,我妈可比你的地位高多了,你两个弟弟,都是吃着我妈的饭娶媳妇生子,你不会以为大家都帮你说话吧?”

    姜辞瞧着渣爹就不爽快,“得不到的永远都是心头的朱砂痣,你不满意包办婚姻不愿意娶我妈,我这么漂亮的妈还看不上你呢。”

    “现在你得到你的朱砂痣了,早晚有一天你也会发现那不过就是一滴蚊子血罢了,哪一点比得上我妈,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姜辞骂的爽快,老姜家理亏,哪有一个这时候会替姜国柱出头。

    只有姜老头说了句,“什么朱砂痣蚊子血的,你们小姑娘家在哪里看的?乱七八糟的,你爹再不好也是你爹,爷爷会给你做主的。”

    反正姜辞骂爽快了,林琬就能畅快些,她端了杯热茶给姜老头,“爷爷,我生气嘛,那你接着骂吧,我不骂了。”

    姜老头,“……”

    姜国柱满脸的不开心,办过酒席后林琬就住到了姜家,只睡了一晚上她都能怀孕,早知道就该忍住的。

    “你就是小辞吧?我是你爸爸,你放尊重些。”

    呵……姜国柱还有脸摆爸爸的款,他配吗?

    姜辞冷声道:“我爷爷说他大儿子死了,那我心里我爸也死了。”

    姜国柱:“……”

    本来他还打算只让林琬离开这个家,女儿他是准备认下来的,看现在的情况,姜辞是没法和康桂香这个后妈好好相处了。

    那也只能让她离开姜家。

    康桂香底气十足,上辈子她就把姜辞踩在脚底下,重生有了经验,哪怕姜辞提前醒过来,她也不怕!

    “你这小丫头片子一点家教都没有……”

    姜辞打断康桂香的话,“我是我爷爷一手带大的,你是想说我爷爷不懂得教孙子孙女吗?”

    一句话点醒了姜老头,这女人变着法的在骂他这个当家人啊。

    “大孙女儿是我教出来的,你是不是想说我也没家教?”

    康桂香:“……”她不是,她没有,她现在还不敢骂姜老头啊。

    “爸,我哪敢骂您呀。”康桂香紫涨着脸皮,很想现在就把姜辞敲晕,回医院躺着去不好吗?

    姜老头烦死这个毁了他大儿子的女人,不是她,大儿子大儿媳至少也能相敬如宾,他也不至于要做出今天这样的决定。

    “你哪来的脸叫我爸?谁让她进来的,我们家开会有她什么事?撵出去!”

    康桂香脸色难看,“爸,我怎么就不能进来,我可给国柱生了两儿两女,总比林琬只生了一个丫头片子强吧。”

    “你闭嘴。”姜老头差点没被气死,老姜家不缺儿孙,姜辞是姜老头第一个孙女儿,他原本就很看中这个大孙女。

    “老二说那两个男娃一个十二,一个十五,我们老姜家不给别人养儿子。”

    康桂香吓了一跳,原来老头子已经知道了?她心里暗恨这个男人太蠢。

    他二弟在招待所问的时候,姜国柱怎么能说实话呢?他自己认下不就好了,说四个娃娃都是他亲生的不就得了,她现在就不用这么丢脸,要被姜老头挤兑。

    她求助似的看着姜国柱,“国柱,你说过会把我儿子当你儿子看待的。”

    姜国柱拍拍她的胳膊,让康桂香放心,“你儿子就是我儿子,老姜家一定会认下来的。”

    只有姜国柱会认,姜老头可不会认这两个便宜孙子。

    大儿子铁了心要给别人养儿子,姜老头心灰意冷,这原本是他最看重的儿子,现在彻底废了。

    老头子心里不再抱有任何幻想,“林琬,姜国柱他废了,连我都管不了,你是受害者,你说说你有什么要求,老姜家都同意。”

    林琬看到姜国柱带着那个女人回来,佩服自己居然没有发疯,可能是因为提前知道了,见面了反而没有想象中那么愤怒。

    只有失望和恶心,包办婚姻真是害死人,不过她还是不后悔,她还有个女儿。

    “爸,我和姜国柱当初是办了酒席我才住到老姜家,这个家我现在是呆不下去了,但是我也不能就这样走出去,姜国柱必须把欠我的那张结婚证补给我,然后我再跟他离婚,从此男婚女嫁再不相干。”

    合情合理,姜老头点头,“应当的。”

    姜国柱干了这样混账的事情,姜老头原也没指望大儿媳还能留在老姜家。

    林琬的提议,能让大家脸面上都好看些。

    可是有一个人不愿意。

    “那不行。”

    康桂香跳起来了,“这结婚证打了,那我不就成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儿了?反正国柱不会跟林琬过日子的,何必给我添堵。”

    “噗嗤”,沈梅梅和钟慧慧都忍不住讥笑起来,本来家里男人说话她们是不插嘴的,可是这个女人跳的太厉害。

    “你可不就是个小三儿吗,我们全家只认我大嫂子,她的地位是没人能取代的,离了婚也是我们大嫂子。”

    钟慧慧和沈梅梅嫁过来就享福,家里什么事情都是林琬打点的妥妥当当,她们俩当甩手掌柜,现在想想,确实是亏欠了林琬许多、

    不能不帮大嫂子说上几句话。

    康桂香知道这些人不会站她这边,她跟姜国柱撒娇,“国柱绝对不许你跟林琬打结婚证,太恶心人了。”

    几十岁的人了那撒娇的场面简直不能看,屋里的人一阵阵的恶寒。

    姜老头都看不过去,这女人一看就不是个省心的女人,“不肯按林琬说的办你就滚回你的边疆去,你还以为老姜家稀得你们?最好你们全死外头。”

    康桂香脸色由黑转白,心里权衡了一下,如果不答应她怕林琬赖在老姜家不肯走,而且更重要的,是楼上那本日记本,早点拿在手里头早点安心。

    “那国柱离完婚之后,我总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家门了吧。”

    她要进老姜家,她要上二楼,她要找机会翻那个装着日记本的樟木箱子。

    姜老头算什么?姜国柱算什么,姜辞算什么,她必须得到日记本。

    姜老头瞪了眼这个鸹噪的女人,转头问林琬,“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没了。”林琬说道:“今天我就收拾东西,领了离婚证我就走。”

    姜老头默认,最任劳任怨的大儿媳妇要走,剩下老二老三两个儿媳妇,是不可能任由老太婆揉搓拿捏,再加上姜国柱领回来的女人,家里以后哪儿还有安稳日子过。

    已经预料到以后那些鸡飞狗跳的日子,姜老头叹口气,“那现在说说分家的事儿吧。”

    “爸,你还在呢怎么能分家?”姜老二老三心想他们爹这回是真被大哥气着了,父母还健在分什么家啊。

    他们不愿意分,沈梅梅和钟慧慧却愿意。

    这大嫂子走了,一大家子的家务活比上班还累人,她们都还要上班呢,谁也不愿意下班了还要伺候一家人吃喝。

    钟慧慧掐了男人一把,叫他闭嘴,她说道:“我们都听爸的安排,爸说怎么分就怎么分。”

    许灵芝简直要被气晕过去了,分了家她还怎么享儿媳妇的福呢?

    “我不同意分家,我好不容易把三个儿子拉扯大,正该我享福的时候分家,除非我死呢。”

    分了家她上哪儿要那每个月九十块的买菜钱呢,死老头子发什么疯?

    康桂香也慌了,一旦分家姜辞肯定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万一被她找到遗忘的日记本,那她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我也不同意分家,好不容易国柱回来一家团圆,正该我和国柱孝顺爸妈的时候,怎么能分呢?”

    可不能分家,要分也得等她把日记本拿到手再分。

    许灵芝瞬间对这个即将成为她大儿媳妇的女人有了好感,“还是你懂事儿,以后家里就靠你打点了,之前林琬每天做的家务,你就全接过去吧。”

    许灵芝心中得意:林琬走了怕什么,这不马上就填上来一个更好的?

    康桂香:“……”她才不想做个老妈子干家务呢。

    但是现在也不能得罪许灵芝,她皮笑肉不笑的应道:“妈,您放心我和国柱会孝顺您的。”

    姜老头根本就不管许灵芝的意见,问另外让个儿子,“老二老三你们愿意分吗?”

    “我们不愿……意……”话没说完,就被自己的媳妇掐的说不出话来。

    沈梅梅是老师,文化人说话就是中听,“爸,我们心里是不愿意分家的,但是咱家现在的实际情况,分了家更有利于家庭和睦。”

    “您看大哥一下子带了四个孩子回来,家里还有六个上学的孩子,这十个半大的孩子放学了一窝蜂的回来,我还怎么批改作业啊,吵都吵死了,爸最近睡眠也不好,还是分了清静。”

    沈梅梅表态,“您放心,咱们是分家也不离心,还是一家人。”

    许灵芝气道:“老三媳妇你做梦,想分家你就是不孝顺,我去你学校闹去,闹的你工作也没有了。”

    “我还没死呢你想去闹谁!”姜老头当了一辈子的机械厂老领导,身上自有一种威严,压的许灵芝不敢再说话,“今天这个家是分定了。”

    他很庆幸自己做出分家的决定,他是活不过许灵芝的,要是等他死了还没分家,老二老三迟早也被他们亲娘祸害的妻离子散。

    娶个媳妇能影响三代人,这话一点儿都不假,姜老头拍了桌子定了分家方案。

    “其实咱们家也没什么东西好分的,这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攒下来的,你们几个的工作我也都安排了,我没什么对不起你们几个兔崽子的。”

    姜老头说道:“家里一共两处宅基地,曲水桥附近的那个小院子我做主给姜辞,她是我大孙女我疼她,你们有意见也不准提,老子的东西爱给谁给谁。”

    老二老三看媳妇都要分家,心想要是不分恐怕会被自己媳妇锤死,再加上老爹也下了狠心要分,那还说什么呢?

    “爸,我们没意见,都听你的。”

    沈梅梅当然更没意见,这本来就是老姜家的宅基地,老头子爱给谁给谁,“大嫂子没有正式工作分不了住房,那处小院子给她们合适。”

    许灵芝可不干,“那是我老姜家的房子,得由我三个儿子继承。”

    那处小房子,就紧挨着顾青川家,姜辞一听爷爷要把那房子给她,她不要还不知道便宜谁呢。

    她跟许灵芝说道:“要不您把那房子留给我爸,将来我爸把房子传给您那个便宜孙子,老姜家的祖宅可就给了外人,我好歹是我爷的亲孙女,我爷既然给我,我就要。”

    不要白不要。

    姜老头一想是这么个理,“许灵芝你给我闭嘴,别说我在孩子们面前不给你留脸面,再说一句就给我滚出去。”

    房子是大宗财产,这又不是单位分的房子,是家里的宅基地祖屋,可以自由买卖,老值钱了。

    小院子分就分了,那现在家里住的这大院落呢?

    前后两进带院子带东西厢房的大宅子呢。

    钟慧慧冒着被骂的风险问道:“爸,那现在的大院子怎么说?您也给定个章程吧?”

    姜老头不偏不倚,“这处大院子你们哥几个都有份,按市价折算成五千块钱,现在我住着,你们都给我搬出去,等我死了以后你们谁家出的起这笔钱就买走,然后把钱平分了。”

    “姜国柱你也别说我偏心,老二老三我给安排了工作,你这回来我也会给你安排个工作,但是你别痴心妄想坐办公室,只能是一线工人。”

    “还有你自己要娶的女人你自己管,你自己要认的儿子你自己养,别想让老姜家出钱出力给姓康的女人安排工作,门都没有。”

    姜老头身心疲惫,大手一挥,“就这么定了,小辞跟爷爷去厂里交接工作,林琬跟姜国柱拿上家里的户口本,先扯证再离婚,老二老三准备搬家吧。”

    没人敢对姜老头的分家方案提意见,就连姜国柱都没话说。

    只有康桂香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姜辞如果得了工作,她就不会上山采山货偷卖,她还怎么找机会举报她呢。

    康桂香大声说道:“等一下,我有话说。”(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