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穿越小说 > 朕的身子没有疾 > 第162章 旧人终逢

第162章 旧人终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最终,芝岚还是被燕祺强行带离了去,但是谁人也不知,就连芝岚自己也不知,当她被易之行从危殆中推开时,满眸的泪水已然汹涌了出来。

    从偏处窜逃之时,芝岚的双目皆是士兵们殒命的残景,一瞧见他们的尸骸,女子的心底往往能联想起易之行不幸惨死在易之临手中的光景。思绪及此,芝岚愈加不愿意独身逃离了。

    “我要呆在这里!我不要逃出去!”

    她强行推开燕祺的保护,旋即猛然转入内宫。不料,燕祺登时拽住她的手腕,继而厉声呵斥:“岚采女!你莫要再添乱了!陛下心意已定,倘使您今时再行进入的话,战斗中的陛下是会为您扰乱心神的!在下绝不容您打扰陛下作战!”

    “燕祺!现如今战斗的程度你也瞧见了!今夜不是易之临死,便是易之行亡!我有武艺在身,为何要在此时做一只缩头乌龟?我分明还能帮他抵御几个士兵,你们凭什么要送我出去!有这功夫,你倒不如将宫中那些柔弱的妃子先行遣送出去好了!”

    “可陛下他在乎的是岚采女你!旁余的人同陛下有何干系!”

    “滚开!别拦着我!”

    芝岚的情绪十足激昂,尤其是在瞧见周遭不断四溅来的血色之后,她便更对外头那方兴许安宁的地方毫无兴致了,已然同易之行度过太多日子与艰难的她没法想象易之行没有自己作陪而只身陷入危境中的情形。

    无可奈何之下,燕祺只能以肘相击,芝岚登时昏厥在他的怀中。

    “岚采女,多有得罪了。”

    在芝岚昏迷的这段时间中,殷宫上下血流成河,易之临的突然领兵袭击无疑是令所有人猝不及防的,无辜的性命丧生了不少,不过殷宫之外却仍是安详一片。由于易之临生性并不喜杀戮,而他的目的也不是推翻殷朝的统治,而乃让易之行从皇位上滚下,他德不配位,早已成了易之临势必要除去的眼中钉,肉中刺。因此自打芝岚被燕祺强行带入宫外以来,她的安全一直有所保障。

    可当她再度醒来,却骤时发觉殷宫的处境已然不同了。

    听闻仅仅只是两夜,在位者便已然失踪,准确来说,便是易之行就此无了去向,殷宫上下以易之临为尊的趋势愈发汹涌,尽管过往殷宫的礼节唾弃于弑父杀君,但如今淫威兵权在手,更何况还有蛮族联合抗敌,没人敢对易之临说上一句不字,就连当初逐渐趋向于易之行的中立派也不敢。这便是乱世中的现实,却是苏醒来的芝岚没法接受的残酷。

    “你说什么?易之行失踪了?你不是他的护卫吗?为何当时没有去保护他的安危?现如今他的失踪,你根本脱不了干系!”

    芝岚的情绪仍像当夜般炙烈,她不顾阻拦地预备冲出客店,不料燕祺却再度将她拦止。

    “岚采女,在下知晓您现今的情绪,尽管不知这是您佯装出来的,还是真情流露,不过在下告诉你,现如今您已然可以离开了,就此离开殷地,归于荀地,只要您平安归去,在下便能完成任务,就此去寻陛下。”

    男子的口吻很是严冷,似乎就连一点儿人情味也不羼有。也许这是因为他对眼前者的不信任,又或者说燕祺始终对芝岚的出现以及因为她而致自身没法及时在天子左右帮忙而感到怨恨,因此今时的他实在严酷,亦打从心底希望芝岚能快些离去,从此以后再也不出现于天子的生活里。

    可惜,芝岚叫他失望了,如今的芝岚根本不愿离去,哪怕一年之约已在当夜成了天子口中的‘不作数’,但芝岚始终没法轻易做到将生死未卜的易之行一人留在此处,无论生也好,死也好,芝岚亦想寻到他的踪迹。

    “我不会走的!你大可现在离开!我根本不想看见你!你放心,无论是生是死,我也同你无干!你的主子不会嗔怪你,你还是快去寻到你的主子吧!

    “既如此,那在下也只能如岚采女您所愿了,不过,在下还是希望从此以后您莫要在出现于殷地,更不要出现在陛下所能目见的范围中,您实在太麻烦了。”

    燕祺酷绝般地说道,能够就此离开芝岚也算是他这些时日的终极愿望,他终于能去寻自家的主子了,而非在此守护一位毫无价值的女子。

    目送着男子的身影,芝岚浑身颤抖,正如燕祺迫切地想要离开她一样,芝岚亦急切地想要离开这位惹人生厌的男子。过往的芝岚怕是怎的也不会想到自己今时竟会因一男子而去同令一男子争执得面红耳赤吧。

    不过,现今的这一切都不是首要的,眼下,芝岚的心底只容得下易之行的安危。

    与此同时,此间客店却迎来了几位新的贵客。

    “没成想这段时日里,殷宫竟发生了这么一桩大事,也算是给那丫头报了个仇!”

    此言一出,却没料男子与少女皆沉默寡言,男子不愿提及往昔那件哀事,而少女却只是纯粹地不愿听闻芝岚的名字,哪怕今时在他们的眼中,芝岚已然逝去,随璟已然娶了旁人,却也还是抵不住她对芝岚本身的厌弃。因为随妤再清楚不过,在自家兄长的心底,一直惦念着的仍是那逝去的女子,而非这位新迎娶来的公主。

    自知失言,莽山连忙止了口,旋即为随璟斟了一杯酒。

    “好了!好了!来,咱们饮酒,饮完还得办正事呢!此回我们入了这殷地,也算是看了一场好戏了!这殷朝终算是要彻底衰颓了!它们愈乱,我们看者愈加开心!”

    莽山的声音仍旧激昂热切,但其身侧的两位男女却始终不发一言,各自怀揣着各自的心思。

    当然,这些心思皆是布满哀伤与郁结的。尤其是随璟,当他再度涉入殷人的领域,往昔的一切痛苦与悔意便又齐齐涌上,而正因如此,此行她才没敢将自己的新婚妻子带来,一方面是防止随妤与她发生不可调和的争执,另一方面却是因为自己的思虑过度,恐没法照顾到那位对自己极为有利的穆国公主。

    此时的他们谁人也不知,他们口中亦或者心底所思衬的那位已逝女子,今时离他们不过也就一层楼的距离,如若就此分别,兴许便是永别,因为芝岚早已决定好去追随生死未卜的易之行了。可倘使就此目见,那这几人的命运便会将发生不可控的逆转,到时芝岚那颗暂且为易之行跳动的心也许极有可能会因久违的容颜驻停下来。

    “好了,妤儿,你快些吃吧,这些都是你爱吃的。”

    随璟主动破冰,不愿再同自家妹妹继续冷战。

    然而随妤嘟囔起的嘴却愈发委屈,甚而就连眼底的泪水也不可自抑地漫了出来,她当即怒喝道:“哥哥你还会在意我吗!你为了那穆公主,居然屡次三番打妤儿!倘使日后你们有了儿,妤儿是不是可以立即去死了!”

    少女的情绪异常不可控,随璟望之,只能无奈摇首,继而竭力平复下心绪对眼前人道着:“好了,妤儿,当时是你不对在先,你也知晓的,我只是为了兵权才娶了穆国五公主,这并不代表我会扔下你不顾。”

    “从前哥哥你可不会如此!什么为了兵权,倘使日子久了,你迟早会爱上她!就像你当初爱上那芝岚一样!”

    “你以为爱当真有这么容易吗?既是逝去之人,你也不必再提,尤其是莫要在穆国五公主面前提及,日后我可不愿再听闻五公主于我面前问东道西的了,妤儿,你听明白了吗?”

    由于芝岚的名字再被提及,随璟深藏在心的怒意终于走漏出了些许。他不愿屡屡触及过往的伤心事,他实在太过痛苦了。

    “妤儿不明白!哥哥你既喜欢了,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倘使日后那穆国五公主总是在你面前晃荡的话,妤儿一定要同她说,当初哥哥你是怎的为芝岚舍命不顾,而芝岚又是怎的为你丢下性命的!她永远也没法取代芝岚那女人在你心底的位置!永远也不可能!”

    兴许少女的言辞颇有些矛盾,但在同一活人比起来时,芝岚的确要比穆国五公主顺眼得多,倘使能让那位穆国五公主死心,提及芝岚的名字倒也无妨。

    “够了!随妤!你闹够了没有!”

    随璟当即怒拍案几而起,事到如今,他也不知自己是因芝岚的名字屡被提及而怒,还是因随妤的行为触及到他的利益而恼,总而言之,他对自家这位妄为妹妹的耐性已然在不知不觉中消磨殆尽。

    “如若你日后还要胡闹的话,那我走到哪儿,去何处办事,也不会将你带上!听见了吗!”

    “你不将我带上,我便在府上欺负你家那位小娘子!在你归来之际,便再也瞧不见穆夕琳的脑袋!”

    “那我便将她带上,将你留下!这你再知足了吧!”

    “你!”

    随妤满眸戾气,此时的她早已被眼前者气得晕头转向,而随璟却在丢下这番话后,彻底离了一楼,猛然赶赴至二楼的客店中。

    “不行了,我必须带快些去寻易之行,如若他不再宫中,不曾被易之临杀害,那他还能在哪儿?听闻这段时日里,易之临已经派遣兵卒四处追捕他了,易之行,你可千万不要被他们抓住才行啊……”

    此时,芝岚正从二楼的客店里自言自语地奔下,她没有行李,也无需行李,只想一头栽入搜寻易之行的道路上,她一刻也不能等了。

    随璟与芝岚一个向上,一个向下,他们二人所必经之路乃是同一座蜿蜒的木梯,兴许是因为二人的思绪都处在极端的亢奋中,因此在正面遭逢时,谁人也没仔细注意到眼前人。

    然而当某个身影乍然间擦肩而过之际,随璟却猛然从怒气中回过神来,一种莫名谙熟的气息牵引着他的精神,下一刻,他骤时回了首。(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