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现代言情 > 成为第一名媛的妹妹 > 第74章 第74章真心话大冒险。

第74章 第74章真心话大冒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岑易穿着俱乐部的黑『色』羽绒服外套,  胸口有一行“i  see  you”的白『色』英文字体,像是叫嚣某种无声情绪,格外贴合此刻的情境。

    纪初谣多看了他一眼。

    漫天的白『色』里,  他一身黑的站在那里,身上自带着点贵气,  略显冷调的肤『色』皙白隽逸。

    帅还是一贯的帅。

    就是脾气看着有点冲。

    纪初谣困『惑』地『摸』了『摸』脑袋刚被人砸中的位置,  『毛』线帽上还残留着少许碎雪,触到体温,  化作细腻的水珠。

    再抬眼望去,  岑易已经一言不发地迈开步子,往『操』场南门的出口走去。

    发『色』漆黑,  连后脑勺看上去都冷冷的。

    安泽和徐至秦几人一脸『迷』之尴尬地小跑过来,  讪笑着帮忙打圆场:“不好意思啊,  刚我们闹着玩来着,没控制好力道,  不小心误伤到你们了,没事吧。”

    纪初谣摇摇头,  目光顺着塑胶跑道,看向岑易离开的方向,  眉心蹙起细小弧度。

    徐向笛看她没说什么,掸掸肩上的碎雪,  提醒道:“下次小心点。”

    安泽赔笑着应了句“一定一定”,  两只手分别推搡着徐至秦和张齐正,迫不及待想要逃离地带着他俩一起跑开。

    溜出二十来米,三人松了口气,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又是一阵恶寒。

    “艹,  这他妈也太尬了,老子鸡皮疙瘩掉一地。”

    “我特么三室一厅都抠出来了好吗。”

    三人攀比着谁比谁尴尬,末了看到走在前面的岑易,又小跑几步追上去。

    那边纪明熙碎碎念地帮纪初谣掸掉帽子和外套上的积雪,她刚没看清哪个男生扔的,所以只是牢『骚』了几句。

    纪初谣敛下心神,看手机扫描成功,发现是添加好友的界面,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没多想,发去验证,看对方同意后,又问:“多少钱。”

    徐向笛报了个金额,纪初谣点头,给他转账。

    纪初谣和姐姐、从悦在『操』场上多呆了半个小时,到中午找校外的餐厅吃了午饭,才回班级。

    虽然学校通知了放假,但还是差不多半个班的学生过来了。

    她们进教室时,投影仪上放着部电影,音量调的有些低,真正看电影的没几个,反而大多数围在中排座位玩真心话大冒险。

    本来这帮人平日最不屑玩这种游戏,但在学校里,玩其他纸牌类游戏,如果被老师发现,都会上报给学生会纪检部,进行全校通报批评。

    一群人实在是无聊的没事可干了,这才挑战了下新类目,不过玩着玩着又像是打开新天地,趣味十足。

    纪初谣走的后门,她本来想问问岑易上午的时候怎么了,感觉心情不好。进门才发现他正趴着睡觉,帽子扣在脑袋上,显得闷闷的。

    纪初谣把揣在口袋里的热牛『奶』拿出,塞到他的抽屉里。

    岑易似乎睡得不□□稳,她放牛『奶』的时候,帽子下的脑袋小弧度动了动,原本侧睡的姿势,变成了头朝下。

    纪初谣拄他边上站了会儿,半晌,找出让他不安稳的源头,探过身子,把他座位边上的遮光帘往下拉了拉。

    纪明熙和从悦刚才是直接从前门进来的,坐前面看安泽表演完大冒险,被逗得直乐呵,冲她也招了招手:“谣谣,我们也一起来玩吧?”

    纪初谣过去,在姐姐边上的空座坐下。

    安泽招呼着拿起矿泉水瓶在桌子中央转,把规则又讲了一遍:“瓶口转到谁就由谁来抽,真心话和大冒险都可以,如果做不到的,就现场来一段热舞,都没有异议吧?”

    随着他话音落下,瓶口稳稳地落在纪明熙面前。

    纪明熙也不忸怩,直接从真心话那叠卡片里抽了一张。

    安泽拿过帮忙念:“最近一次心动是什么时候?”

    纪明熙思考了会儿,自从整理好心情后,也不觉得难以启齿,但怕众人想歪起哄,所以给了个比较模糊的答案:“上次百科知识竞赛。”

    他给她发了恭喜,又跟她说第六也很好。

    众人本来以为纪明熙是个事业心重的,会说“没有”之类的答案,谁想报出个这么近的日期,顿时发出“woo”的各种鬼叫,但绞尽脑汁半天,也没想出来暧昧对象会是谁。

    倒是张齐正极其不要脸道:“靠,不会是我那天发挥太优越,熙姐对我动心了吧。猛男羞涩。”

    纪明熙笑啐:“去你的。”

    打岔了会儿,安泽继续转瓶子,热场道:“下把转到的人来个大冒险吧,让大家嗨一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们这个方向风水比较好,瓶子堪堪擦过纪明熙,停在了从悦身前。

    安泽乐了:“哟,是同桌啊,快挑一张。”

    说着捧过大冒险的卡片,也不给她别的选择。

    从悦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但也很好说话地直接抽了最上面那张,一字一句对着念道:“拥抱你左手边的第三位男『性』。”

    她抬手数了数,最后指尖停在安泽身上。

    她挑挑眉,张开手道:“来吧。”

    “……”

    安泽一秒娇羞。

    徐至秦拍桌取笑:“班长你他妈脸红个屁啊。”

    安泽瞪他:“你以为人人跟你似的,脸皮比城墙厚。”

    从悦已经出了座位,非常利落爽快地环了他的肩膀一下:“这样可以吗。”

    安泽浑身僵硬,连忙摆手:“可以可以,换下一轮吧。”

    瓶子转了十来秒,这回是停到男生身上。

    陆续表演几轮真心话和大冒险,悠悠轮到纪初谣头上。

    安泽从刚才那波恢复过来,『露』出本『性』,贱兮兮地眨眼:“妹妹要不要挑战一下,来个大冒险?”

    纪初谣点头:“行。”

    安泽比了个大拇指:“够爽快。”

    纪初谣淡定从卡片里抽了一张,反观在场几个男生眼巴巴盯着,比她紧张。

    张齐正小声对徐至秦道:“应该不会还有抱左手边第二个、第三个男生这种卡片吧?我怕我会被老大『乱』刀飞剁。”

    安泽看了看题卡,兴致激昂起来:“给你关系最好的异『性』朋友发信息,‘我喜欢你很久了,现在在你家楼下等你,想听听你的答复’。然后告诉大家,他(她)给你回复短信的内容。”

    安泽读完自信满满。要知道妹妹『性』子看起来温温软软,虽然好相处,但跟班上男生又不会过于热络,依他看,最好的异『性』朋友肯定是岑易没跑,正好可以顺顺某人炸了一个中午的『毛』。

    纪初谣拿出手机编辑微信。

    男生们心有灵犀,目光集中地瞄向教室后角的位置,渴望从某人抽屉里听到信息的提示音。

    过了两秒,大伙儿又想到对方可能设了静音。

    正遗憾收回目光,纪初谣道:“回复了。”

    “!!!”

    安泽震惊地瞪大眼睛,再往岑易那儿看去一眼,岑易分明趴在那儿睡觉,一动也没动。

    纪初谣照着微信聊天框念道:“在我家?可我现在在学校啊,需要我赶回去不?”

    徐至秦闻言呛了呛,咽咽口水:“妹妹你这朋友听着像是可以进一步发展的意思啊……”

    纪初谣继续一板一眼地往下念,念出一种诙谐感:“谣姐你说你回来就回来,深情表白就免了吧,我现在肠胃非常不适,回家前可能还得先去趟医院。”

    她说着一边回复石高阳只是真心话大冒险,一边跟众人解释:“是我一个认识挺多年的朋友,不在这儿读书。”

    安泽等人吓出一身冷汗,过了会儿又觉得这个男生的回复过于搞笑。

    虚惊一场,安泽组织大伙儿继续,纪初谣运气不太好,又被转到。

    因为前面的真心话多是情感类,她想了想,还是继续选择大冒险。

    安泽看到她抽中牌面的内容,顿时不厚道地笑了:“请你再从真心话和大冒险的卡片中各抽取一张。”

    纪初谣:“……”

    从悦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安慰:“妹妹手气有点差啊,这种牌,几十张里面估计就一张。”

    纪初谣叹了口气:“没事,来吧。”

    安泽让她抽完两张,先自己都看了遍,道:“两个都很简单,我们先来真心话哈。请问,这两天最让你感到开心的事是什么。”

    纪初谣视线微低,往教室斜后角瞥了一眼,没等余光触到人,又径自把目光收了回来,道:“昨天下午去图书馆。”

    “昂?”安泽『迷』『惑』,“再具体一点儿?”

    纪初谣唇线轻抿:“学习,然后出来看到下雪。”

    众人听言有点懵,张齐正惊叹:“妹妹的开心真的好纯粹啊,果然是学习使我快乐吗。”

    纪明熙护犊地环过自家妹妹的肩膀:“就是这么励志,有问题?”

    大伙儿摆手,笑道:“哪敢哪敢。”

    安泽笑着把卡片往后翻:“好,来第二个了。打开微信,给最近联系人中的第一位异『性』打语音通话,对他说‘我是猪’。”

    张齐正道:“换第二位吧。妹妹不是刚给她朋友发过信息吗,再给他打语音通话,怪无聊的。”

    安泽蓦地想到早上纪初谣和徐向笛站那儿互加好友的画面,于千钧一发之际,难得激灵一回,补救道:“要不还是换第三位吧,3这个数字吉利。”

    管他是谁,只要不是徐向笛就行。

    纪明熙好笑嗤道:“3哪儿吉利了,你这cue的未免也太生硬了。”

    两人正要争论,纪初谣作为当事人已经首肯下来:“就3吧。”

    说着也没等大家看清第三个联系人是谁,纪初谣已经点下语音通话。

    两秒后,教室里突然跳起欢脱的微信经典铃音。

    包括纪明熙在内的一行人皆微微一愣,四顾一圈,最后把目光定到了教室后方。

    纪初谣掌心有点冒汗,一边愧疚于要把岑易吵醒,一边又紧张地陷入自我的头脑风暴。

    老实说,她觉得岑易生气了,而且惹他生气的那个人是她自己,但她又实在『摸』不清具体门路。

    她想,岑易应该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悖她面子。

    只要他还理她,那就代表没那么严重。

    音乐响了许久,因为没有接听,中断了。

    安泽有点窘,正想暖场,谁想纪初谣又拨了过去。

    这回伏在那儿的黑『色』影子动了动,岑易坐起身,额发有点凌『乱』,眼皮懒倦地耷在那儿,显出一点被人吵醒的不虞。

    他从抽屉里『摸』出手机,看到一旁放着的牛『奶』,眉眼间的倦意稍稍褪去,少了几分方才的躁。

    他眸光散漫地扫向聒噪叫个不听的手机,触及页面上跳动的联系人姓名,些许错愕。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没马上点接受。

    他应该知道纪初谣就在教室里,但也没抬眼往她这处望来。

    教室中排的那群人屏息盯着,在这段冗长的寂静中,几乎要为纪初谣尴尬到缺氧窒息。

    纪明熙刚打算踹开椅子出马,岑易反而不紧不慢点下了接听键。

    纪初谣觉得背上紧绷的那根弦松了,但转念想到大冒险的内容,又有点赧于开口。

    她道:“岑易,我是猪。”

    明明是在同一个教室里,两人却各自捏着手机,通过微信些许变了语调的语音通话。

    岑易靠在椅背上,发梢因为被压着睡了太久,还有一根呆『毛』翘在那里。

    过了好一会儿,他对着手机,沉沉应道:“嗯,你是猪。”(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