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穿越小说 > 攻略皆是修罗场[快穿] > 第114章 被炮灰的真千金(二十八)司徒鄞。……

第114章 被炮灰的真千金(二十八)司徒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屋外的雪簌簌地落着,  暖意融融的屋内,龙凤红烛悄无声息地燃着,间或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却衬得整间房间愈发静谧安清了起来。

    这样的雪夜好似特别适合安眠。

    隔着曳地的水晶珠帘,  洗净了脸上的妆容,拆去了精美的凤冠,  睡到床上的棠宁原先还正兴奋地跟软榻上的贺兰箬聊着天,可聊着聊着,她的声音便渐渐小了下去。

    而再次抛了个话题出来的贺兰箬,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来对方回答的他,  当即有些讶异地抬起头来,  然后直接透过珠帘的间隙,看到了棠宁靠在床头沉睡过去的模样,  看着她即便是睡着了,嘴角也是微微翘着,  似是做了个好梦的模样,贺兰箬也跟着下意识地扬起了嘴角。

    他记得女子出嫁,好像基本都会起的极早,  再加上这一天的忙碌就没个停歇的时候,  棠宁会累实在是再之后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难怪会与他聊着聊着就睡了过去呢。

    正这么想着,看向棠宁的贺兰箬的眉头却蓦地一皱。

    只因为他发现棠宁可能是睡意来得太急,靠在床头睡着了也就算了,  偏偏上半个身子都『露』在了被子外头,新房里头虽然也烧着银丝碳,还算暖和,可到底外头落了雪,小姑娘的身体又向来不太好,  真的这样睡上一晚,第二天怕是不会太好过。

    这样一想,贺兰箬就怎么也躺不住了,犹豫了一番,他还是悄悄从榻上走了下来,轻轻掀开珠帘,轻手轻脚地来到了棠宁的面前。

    看着她这般毫无形状的睡姿,摇了摇头,轻叹了声,贺兰箬便上前两步,放柔动作地将棠宁的手臂放进了被子里头,然后拉动被子盖到了她的脖颈处,轻掖了掖。

    可能是棠宁这一天实在太累,也可能是贺兰箬的手脚真的很轻,一连串的动作坐下来,棠宁根本就没有要醒的样子。

    而贺兰箬因为要给她掖被角的姿势,直接就半蹲在了棠宁的床前,一抬头,便直接与棠宁的睡颜对视到了一起。

    先前隔着珠帘看棠宁,他就已经觉得很漂亮了,可没想到现在从微黄的烛光下,看着棠宁,却更衬得她这张脂粉未施的小脸,格外的莹润秀美起来。不仅如此,还可能是因为睡着了的关系,显得她格外的乖巧惹人疼。

    只一眼,贺兰箬感觉自己的呼吸微微一『乱』。

    甚至,甚至从心底里都不由得生出了一股想要照顾疼惜她一辈子的冲动来。

    也不知道就这么蹲在原地看了棠宁的睡颜多久,贺兰箬忽然鬼使神差地将手伸了过来,轻触了棠宁软到简直有些过分的脸颊。

    不过触了一下,贺兰箬的心跳便瞬间犹如擂鼓,他不晓得自己是怎么了。

    这样的行为完全不是君子所为,可他却仍像是着了魔似的,又碰了碰棠宁的脸颊。

    便是这时,龙凤烛心烧得又一声脆响,一下便将贺兰箬从刚刚有些魔怔的感觉中惊醒了过来。

    他不可置信地看了眼仍睡得无所察觉的棠宁,立时直起身来,人也往后退了两步,待他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属于自己的软榻上了。

    面朝上躺着的贺兰箬眼神怔怔地看着自己头顶上方,而被他藏在被子底下的,刚刚触碰过棠宁脸颊的手指,却不由自主地轻捻了捻,仿佛还能感受到刚才那一点柔腻的触感似的。

    等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贺兰箬,忙不迭地松开了捏在一起的手指,同时掩饰『性』地闭上了双眼。

    别……别想了……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是说好了要好好与棠宁做朋友的吗?为何,为何……

    他这样还能称得上是个君子吗?

    不能再想了!

    睡着了,睡着了就好了。

    对,赶紧睡觉。

    于是,贺兰箬就带着这样纷杂的心思强『逼』着自己开始睡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略显杂『乱』急促的呼吸才终于渐渐平稳了下来。

    贺兰箬当前好感度:88。

    听到系统提示音,始终合着双眼的棠宁,轻翘了翘唇。

    深夜,雪越下越大了,却在天快亮的时候,逐渐停了下来,而此时的京城却早已成了个银装素裹的模样了。

    第二日一大清早,棠宁与贺兰箬差不多是被门外小丫鬟们的敲门声给吵醒的。

    刚睁开双眼,发现眼前一切都这样陌生的棠宁,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直到门外小丫鬟们的交谈声断断续续地传来时。

    “……怎么都没声响啊?该不是小公爷与夫人还未醒吧?春檀姐姐,那我们还要不要再敲了啊?”

    “自然,姑……夫人梳妆打扮还需要些时间,若是不叫醒他们,怕是连敬茶的时辰都会误了。”

    春檀稳重的声音也传了进来。

    敬茶!

    只这么两个字,使得棠宁瞬间惊醒,坐了起来。

    刚转头,她便隔着珠帘与软榻上的贺兰箬对视了一眼。

    然后两人格外心有灵犀地就开始动了起来。

    贺兰箬第一时间就开始整理起自己睡了一晚的软榻,棠宁则匆忙将软榻上的被子塞进了一侧的衣柜里头。

    两人再一起回到了床上还撒了花生红枣莲子桂圆的床边。

    轻吁了口气,棠宁刚想开口唤门外的丫鬟婆子们进来,谁曾想她才刚张口,一不小心瞥到了床上那方白得有些晃眼的元帕的贺兰箬,便厉害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硬是叫棠宁将那已经到了嘴边的呼唤声,又给憋了回去,然后皱眉疑『惑』地朝他看了过来。

    怎么了嘛?

    棠宁漂亮的杏眼里明晃晃地写着这四个字。

    看懂了她眼神的贺兰箬,轻咳了声后,便脸颊微红地指了指帕子。

    对此,棠宁颇有些不明所以地循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还俯身将那帕子拾了起来。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压低声音询问贺兰箬帕子有什么问题时,便看见对方直接从一旁一个抽屉里找出了一柄镶了宝石的匕首来。

    随后在棠宁惊愕的眼神中,举着匕首在自己的手指随意一划,鲜红的血便顿时冒了出来。

    “你做甚……”

    棠宁剩下的话还未说完,她就又看着贺兰箬直接将手指上的血全部擦在了她手中的帕子上。

    目瞪口呆看完了他所有行为的棠宁,望着他还在往外冒血的手指头,登时皱紧了眉头,“贺兰箬,你干什么呀?好端端的,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棠宁不问还好,一问,贺兰箬的脸一时间红得更厉害了。

    “新婚之夜后,家里的婆子会检查元帕,若是没有落红,我爹娘那边还好解释,可二叔与老夫人那边恐怕会借题发挥,借此败坏你的名声,所以……”

    贺兰箬磕磕巴巴地这么解释道。

    “落红?”

    “就是血……”

    贺兰箬这一辈子就没有这样尴尬过。

    特别是他解释了,棠宁还有些不理解的模样,使得他简直都尴尬得都有些不知道怎么才好了。

    棠宁怎么会不懂,只不过一方面秦夫人可能是因为要『操』劳她与秦芊芊两人的婚事,一时间完全忘了给自家女儿上所谓的婚前生理卫生课,她怎么懂去!另一方面呢,则是因为她觉得这样有意思。

    瞧贺兰箬这脸红耳赤,尴尬地满地找头的模样,可不就有趣吗?

    还好很快,门外的春檀等人就通过再一次的敲门声,解除了贺兰箬的窘迫。

    “进来吧。”

    他忙不迭地唤了这么一声。

    于是随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的声响,一群丫鬟婆子们便狭裹着屋外的寒风,一窝蜂地涌了进来,帮棠宁穿衣洗漱的,给两人铺床叠被的等等,各个分工明确。

    只不过贺兰箬这边却直接拒绝了这些丫鬟的服侍,理由是他自己照顾自己习惯了,用不着她们。

    于是这几个丫鬟便只能听话地候在了一旁。

    而另一头给棠宁还有贺兰箬铺床的却是长公主身边的老嬷嬷,她一瞧见床上的那染了血迹的帕子,眼睛便立刻一亮,随后命人将这方帕子收了起来,看向坐在梳妆镜前的棠宁,眼神不由得就更慈爱了。

    见状,贺兰箬下意识对着铜镜里的棠宁眨了下右眼。

    见他这样,棠宁抿了抿唇,还没笑,便发现身旁动作轻柔地给她输着头发的春檀正『露』出了一脸促狭的小模样来。

    她发现了。

    大清早的,小公爷就通过铜镜对自家姑娘眉目传情。

    她都看见了哦。

    看清她眼神含义的棠宁,登时就伸出手在她的腰腹声不疼不痒地拧了下。

    倒拧得春檀的眼里的促狭更甚了。

    对此,棠宁干脆不理她了。

    这丫头也学坏了,明明之前还一副稳重老成的模样,现在竟然也学坏了。

    一大清早,在这样欢快的气氛当中,棠宁与贺兰箬也终于收拾好了。

    一对新婚小夫妻,便顺着府内早就已经清理好的道路,径直往正院的方向走去。

    新婚头一天,需要他们给家里的长辈们敬茶认人的,也算是另一种彻底将新媳『妇』完全认作自家人的一个仪式。

    瞥见她派过去的老嬷嬷带着笑意地一点头,心一直提着的长公主终于狠狠地松了口气。

    圆房了就好,圆房了就好。

    她多怕自己这个儿子娶人家小姑娘进来只是做个摆设,其实心里仍旧记挂着纪慕清,到时候她心里就难受了。

    现在,她可算是放下心来了。

    为此,青平长公主对着棠宁也笑得愈发真诚热络起来。

    在棠宁给她敬茶的时候,当即送上了一份丰厚的见面礼不说,还将手腕上价值连城的紫翡手镯给顺势撸了下来,戴到了棠宁的手腕上,棠宁不要她还不干,还拉着棠宁的手说了许多的知心话,几乎一下子就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清楚了,她这个做婆婆的到底有多满意棠宁这个儿媳『妇』。

    有青平长公主珠玉在前,后面的见面礼相比之下,怎么也出彩不起来了。

    倒是贺兰箬的这位二叔,却叫棠宁略略有些讶异。

    长得一副心宽体胖,笑面迎人的模样,送的礼也同样厚重,谁能想到在私底下,他竟是个仗着老夫人的势力,一次又一次设计陷害自家侄子的『奸』佞小人呢。

    实在是……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棠宁在心里暗叹了这么一声,这一场认人敬茶的戏目差不多就要结束了。

    几乎一认完人,虢国公府里的其他长辈都回到了各自的院子里,而棠宁与贺兰箬却是在正院这边,与长公主夫妻俩一起用的早膳。

    临走之前,长公主还不忘拉着贺兰箬又交代了两句,说什么他已经成家了,都是有媳『妇』的人了,以后要努力上进,别再想之前那样荒唐无状了,到时候惹得家里人担心不说,连累着媳『妇』也跟着一起忧心。

    这样一番话,是长公主特意避开了棠宁,私底下与贺兰箬说的。

    所以,就连棠宁也不清楚,原先兴致还很高涨的贺兰箬,为什么跟长公主说了几句话之后,整个人忽然就情绪低落了下来。

    棠宁不明所以地跟在他的身后,见他越走越快,步子也越迈越大的模样。

    提着裙子追了两下,实在有些跟不上的棠宁,当即就疾走了两步,一把拉住了贺兰箬的衣袖,气喘吁吁道,“你慢一些,我要跟不上了,路有点滑……”

    听到棠宁这样一番话的贺兰箬这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他低头看着棠宁因为一路小跑,而微微泛红的脸颊,一股难言的愧疚感油然而生。

    “我……抱歉。一时忘了你还跟在我后面了,下次不会了。”

    贺兰箬道歉道得十分诚恳。

    见他这样,本就没有生气的棠宁埋在『毛』领里的白嫩小脸顿时漾出一个软绵的笑来,“你道歉做什么?我没有怪你啊,只是想你步子迈得小一些,叫我能跟上罢了。”

    看到棠宁的这个笑,贺兰箬只觉得她这样一笑好像一下就笑进了他的心里,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意更是在他的心头不断地流淌着。

    “好,我走慢些,必定能叫你跟上好不好?你应该没来过虢国公府吧,现在时候还早,不若我领你四处转转好不好?虽说落了雪,可雪后的风景却也别有一番风味不是吗?”

    贺兰箬笑着这样说道。

    闻言,早就有心想要逛一逛的棠宁当即就点了点头,然后她便看着对方直接就将自己的衣袖递到了她的面前。

    棠宁还未来得及发问,贺兰箬就已经先一步解释道,“雪后路滑,虽说府内大部分的雪都已经被扫干净了,路还是滑的,拉着我的衣袖,好走一些。”

    “好。”

    听他这么说,棠宁当即伸出手来,抓住了贺兰箬的衣袖。

    两人便这么在国公府里四处『乱』逛着,一人介绍一人观看,时间不知不觉地就这么过去了。

    直到走到了一间四面都栽种了竹子的屋子前时,棠宁敏锐地察觉到,明明已经又高兴起来的贺兰箬情绪又再次低沉了下来。

    见状,棠宁眼神微敛,随后好奇地指着前方的屋子问道,“那里是什么?好有意境的屋子,我能进去参观一下吗?”

    听她这么问,贺兰箬的眼神明明灭灭了好一会儿,这才忽然深吸了口气,冲着棠宁轻点了下头,“那是我平时用来放……杂物的屋子,你想去当然可以了,只不过里头东西有些杂『乱』,你若是想看,我领你过去就行了,其他人在这里等着吧,如何?”

    “好。”

    棠宁赞同了他的意见,然后便随着贺兰箬一并往那间屋子走去。

    唔,其他人不晓得这屋子对贺兰箬的意义,知晓所有剧情的棠宁又怎会不知道呢!

    毕竟剧情当中,原主就曾为了这间屋子不止一次地跟贺兰箬吵过架,也因此将贺兰箬越推越远,直到两人形同陌路。

    就是棠宁也没想到,她才嫁进来第一天,贺兰箬竟然就愿意将屋子里的东西与她分享。

    这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

    是的,这里头装着的不是其他,正是……

    “哇!”

    一推开房门,看着满屋子大大小小的木偶娃娃,看着它们或坐或卧或站的动作,和身上形式不一的衣裳,棠宁是真的发自内心地惊叹了。

    贺兰箬他不仅会用伪音给娃娃配音讲故事,他还会做,并且每个娃娃的关节做的十分灵活,真的动起来,好多动作几乎与人类无意,更别说它们身上这些着实精致的衣裳了,据说就连这些衣服都是贺兰箬……请人帮他做的。

    哈哈哈,是的,他就是再能耐也不过只会做娃娃罢了,女红绣花什么的实在太为难他了。

    只不过这些衣裳的款式倒都是他想出来的,每做一个娃娃他连它是什么『性』格,什么吃什么穿什么,贺兰箬都早早地在心里构想好了。

    也是很用心了。

    “这些,这些,还有这些,你别告诉我,都是你亲手做出来的!”

    棠宁不可置信地转头朝贺兰箬看了过来。

    看着她晶晶发亮的眼睛,原先还心中忐忑的贺兰箬,突然就觉得自己心头漫上了一股别样的欣喜来。

    “嗯。”

    他点了下头。

    “你也太厉害了吧?真的,你怎么做出来的?这些也是你跟北区的江湖艺人学的吗?不行,我想看,你可以现在就做给我看吗?”

    “现在?”

    “嗯嗯!”

    棠宁用力地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就这么窝在这小小的屋子里,一人做一人看,只不过最后给娃娃画脸的时候,棠宁却觉得贺兰箬画画的手好像有些残,先前她收到的那两个就已经很明显了,她一个看不过去,便直接接了过来,就开始专心致志地给这个新做好的娃娃画起脸来。

    最后贺兰箬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张他设想中的小脸在棠宁的笔下栩栩如生地显『露』了出来。

    看他这幅惊讶的模样,棠宁当即就得意地抬起了下巴,“如何?比你画的好看多了吧?”

    说完,棠宁还炫耀地抬起了手里的娃娃,嘴角更是高高地翘了起来,一副真好看,我真棒的小模样。

    直看得原先还有些震惊的贺兰箬直接忍俊不禁了起来,笑完了他这才目光灼灼地盯着棠宁莹润无瑕的侧脸,“你就不会觉得我这是在玩物丧志吗?堂堂国公府的小公爷不去读书习武,不去建功立业,却在自己闲暇的时间玩这些毫无益处的东西,你不会觉得我一点也不上进,然后失落失望吗?”

    闻言,棠宁登时讶异地转头朝他看了过来,“你会为了这些东西不去读书习武吗?”

    “不会。”

    “会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吗?”

    “不会。”

    “会在必要的时候不去建功立业,不上进吗?”

    “也不会。”

    “那不就得了。”

    棠宁一脸的理所当然,“旁的人闲暇的时候可能会喜爱下棋弹琴什么的,而你喜欢做这些漂亮的娃娃,大家兴趣爱好不同,为什么他们就是闲情雅致,你就是不求上进呢?还有,我先前看你的武功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我想这些年你必定也没有一天的懈怠的。既然如此,空暇的时间稍微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碍着谁了吗?”

    “可若是外人知晓了……”

    “外人是外人不是吗?你现在纨绔的名声都已经这么响亮了,竟然也怕外人说你吗?”

    棠宁好笑着这么说道。

    而听到棠宁这么一番话的贺兰箬却觉得这么些年来,一块始终压在他心头的大石头仿佛一下子被人搬开了似的。

    从小就喜欢这些东西的他,曾经不止一次地被爹娘训斥,被二婶嘲笑,被老夫人恨铁不成钢,甚至连慕清……慕清在得知他这样的爱好之后,也拿异样的眼神看过他,还曾不止一次地暗示过他,他应当将心思更多的花费在文章上。

    唯有棠宁,只有棠宁告诉他,他有这样的喜好是不可耻的,是与其他人弹琴下棋无异的爱好。

    只这么一想,心中暖柔一片的贺兰箬看向棠宁的眼神便带上了连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柔情起来。

    或许,他这个媳『妇』真的娶对了,才不过成亲一日,他竟已经开始期待起他们两人以后的生活起来了。

    心中一片激『荡』的贺兰箬不由自主地想到。

    若不是怕吓到棠宁,他甚至……甚至想要将此时微笑的她揽入到自己的怀中……

    贺兰箬当前好感度:90。

    离开了贺兰箬的秘密基地,却又得了一只漂亮木偶娃娃的棠宁边走还边和对方提议,说是下次他再做娃娃的时候,一定要带她过来,只因为他给娃娃画脸的水平太差了,那些脸对得起那么漂亮的娃娃吗?那样的事情完全可以由她效劳。

    “好。”

    除了好,贺兰箬实在是想不到其他别的任何词了。

    他几乎所有的心神全都放在了棠宁的身上,在她差点摔倒的时候,更是第一时间扶住了她。

    看得一旁的春檀那叫一个啧啧称奇,不过进了一趟刚刚的屋子,为何她总觉得小公爷和夫人的感情又好了些。

    算了,不管因为什么,姑娘过得好,她就开心了。

    当天晚上,晚膳的时候,想着明日就是正月十五上元灯节了,从来没有见识过京城的上元节是个什么模样的棠宁,当即就缠着贺兰箬想要他带着她出去见识见识。

    熟料,她这边贺兰箬还没说通,另一头的青平长公主却派人过来发话了。

    才刚新婚,上元灯节就先别出去了,大家一起在家里热闹热闹。

    一听到这样的传话,棠宁整个人就如同那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

    见她这么想出去玩,贺兰箬眼珠一转,一个主意便冒了出来。

    第二日傍晚,好容易等国公府里的看管松懈下来之后,国公府一处隐蔽的围墙旁,先一步跳下去的贺兰箬,站在外头伸出双臂,就让坐在围墙上头的棠宁放心跳下来,他会接着她。

    用力咬了咬牙,棠宁纵身一跃,便被贺兰箬抱了个满怀。

    两人便用这种旁门左道的法子,在长公主放松警惕的时候,出了府。

    另一头,同样在傍晚时分,听贴身大太监说那身负异香的波斯女-奴已经到了京城当中最大的春红楼里的司徒鄞,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也出了皇宫。

    因为厌恶身旁人看向他面容的眼神,司徒鄞还在一旁的小摊子上挑拣了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给自己带上了。

    这一边,已经随着贺兰箬来到大街上的棠宁却看着正前方距离她只有十几米的,站在小摊旁,戴着面具的玄衣男人头顶的鲜红大字,愣了。

    司徒鄞。

    系统评分:92。

    当前好感度:??

    对此,54088:???

    棠宁:???(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