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现代言情 > 我的渡灵师大人 > 第443章 晕针

第443章 晕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人在里面呢。”顾扶惜一看夜笙凉就知道她开快车过来的,对宴修迟不免又多了几分不满。

    夜笙凉点点头,跟着护顾扶惜进了房间。

    进来两人都吓了一跳,宴修迟整个人开始妖兽化了。

    “哇哇哇,吓死人参了。”小掠没敢靠近宴修迟,方才离得近了,差点被对方的手掐住了脖子,看见两人,跟看见救星似的。

    夜笙凉心头一惊,这是兽化了?

    一掌先劈晕宴修迟,灵气如体,抑制住对方的毒素。

    很快,宴修迟立马又暴动起来了,猩红如野兽u般的眼神,像司机要把夜笙凉狠狠撕碎一样。

    “你们……走……”宴修迟清醒不过一分钟,立马陷入狂暴之中。

    顾扶惜面色略微好了些,如果他说让他们第一时间救自己,顾扶惜绝对不会让夜笙凉久这样一个白眼狼的。

    知道自己控制不住会伤害他们,才费尽心思醒来,告诫他们,顾扶惜即便在不喜他,也没了什么不满。

    夜笙凉则是觉得棘手了,这毒素似乎是故意用在宴修迟身上的,她一向清楚世家族内的龌龊不少,为了争夺那权利,宴修迟就是那个无辜被牵连的人哦!

    啧啧……

    “坏女人,他还有救不?”小掠瞧着昔日的风华的男人变成了这个样子,心中难过。

    夜笙凉思索着,倒也你是没办法,只是,她动不了手啊!

    方才她那抹灵气都是好不容易打进去的,宴修迟整个人的防备极其森严,她就是想帮他祛除毒素也没办法啊。

    “算了,先让他吃一颗解毒丹,抑制下,等明天他清醒过来在说吧!”夜笙凉如是说道。

    点了宴修迟的穴道,让他暂时动弹不得,顾扶惜立马上前钳制宴修迟的下颚,夜笙凉弹了一颗解毒丹,入口即化,宴修迟眸色暗淡了一下,瞬间昏睡过去,手指上幻化的兽掌却是除不去。

    小掠松了口气,要是宴修迟真的妖兽化了,它可吃不消。

    顾扶惜瞧着安静的宴修迟,也松了口气,这人真是能折腾。

    一早,宴修迟醒来的时候,下意识抬手去遮挡眼前的光亮,粗壮的手接触的额头,宴修迟神色一怔,继而苦笑一声。

    “宴修迟,你醒了。”小掠拿了早点过来,放下东西一溜烟跑到外边去叫人了。

    宴修迟只记得自己逃掉了,然后跌跌撞撞地跑到人家的墙头掉了下来,没想到居然无意间跑到顾扶惜家里边来了。

    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他一点记忆都没有,他只是庆幸,自己居然还活着。

    “死没死?没死赶紧吃东西。”顾扶惜语气不太好。

    宴修迟也不在意,人家救了他,他理应感谢的,一点都不计较顾扶惜恶言。

    夜笙凉昨天因为太晚了,直接住在顾扶惜家里边,吃了早点这才过来。

    “夜小姐。”宴修迟感激地看向夜笙凉,从顾扶惜嘴里,他已经知道是夜笙凉帮他抑制住了毒素。

    “怎么样?感觉?”夜笙凉其实是好奇,宴修迟自己是御兽家族的人,应该是解药的吧?

    宴修迟很无辜地告诉夜笙凉,他没有。

    “昨天被追杀,身上哪里有解药?”说到这里,宴修迟只觉得愤恨。

    他的地位根本威胁不到那人,那人却想要赶尽杀绝,心中有片悲愤。

    “你的毒,我看了,不是什么大问题,昨天没给你解,是因为你自己意识防备极强。”夜笙凉解释道。

    宴修迟明白似的点点头,他知道自己的防备意识强,但更惊讶的是夜笙凉说什么?能解毒?

    他们宴家的的兽毒根本没人能解开,夜笙凉说能解?这让宴修迟很是好奇。

    他们宴家基本不出现在世人面前,兽毒世人从未见过,怎么可能有人会解。

    宴修迟顿时觉得自己是在异想天开,心中也有些绝望,可是很快,他就被打脸了。

    “解不解。”昨天就因为宴修迟一顿饭都没吃好,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似的。

    咬咬牙,宴修迟心意横,不管结果如何,他还是心存一线希望。

    “解。”

    夜笙凉瞧着他那副像是去赴死的模样,顿时乐了,“干什么?又不是让你去死,你至于吗?”

    宴修迟没说话,要是毒没解,那不就真的妖兽化,那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话宴修迟可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

    要解毒,顾扶惜和小掠就出去了,将空间留给两人。

    宴修迟只觉得眼前一花,夜笙凉手中就出现了金针,细长细长的,宴修迟心头忍不住要抖,不会吧!要拿这么长的针扎他?

    “那什么?这针是干什么的?”宴修迟露出一个自以为的好看脸色。

    然而,夜笙凉根本没看他,笑着道“当然是给你扎啊!”

    宴修迟总觉得夜笙凉说话阴恻恻的,心下不由得生出几分后怕,卧槽,卧槽,咽了咽口水,宴修迟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发抖了。

    夜笙凉眼神诡异地看着宴修迟,嘲笑道:“哈,原来你居然怕针,啧啧……”

    宴修迟浑身都僵了,是的,他怕针,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看见针,他就不由自主的全身发冷汗。

    “要不,别用针了吧?”宴修迟小声地道。

    夜笙凉眼神亮亮地,似笑非笑看着他:“你觉得呢?”

    宴修迟心下更绝望了,天要亡他。

    “放松。”夜笙凉手指搭上宴修迟的脉搏,在后者注意力转移的时间,金针扎了下去。

    然后……很好,宴修迟居然晕了……

    夜笙凉觉得自己遇到的怕不是个假人,居然有人怎么怕针?也是醉了。

    这样也好,反正他已经没了防备的意识,正巧夜笙凉动作加快。

    肉眼可见的,那金针上带着白色的气,一弹,金针嗡嗡地颤抖了起来。

    夜笙凉抹了一把额尖的汗水,意识在宴修迟体内扫视,在一个小角落里找到了毒源。

    割开了宴修迟的手腕,一鼓作气,夜笙凉运气,黑色的毒液顺着宴修迟的手腕一一流了出来。

    夜笙凉赶紧收集毒液,没准以后有用。

    给宴修迟喂了一颗固本丹,接着金针提他疏散药效。

    宴修迟兽化的手开始恢复原状,夜笙凉这才将针取下来。(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