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都市小说 > 止损 > 第59章

第59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59章

    “旁友,”电话那头的宋洲咋咋呼呼地像个票贩子,“房子要伐?”

    梁真:“???”

    “旁友,我们楼盘三期开卖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见梁真很给面子的没挂断自己的推销电话,宋洲迅速开始单口相声表演,“我们这个楼盘位于滨江路市中心,对,就是地王鹿城广场的那个滨江路,选择这个楼盘你不仅能尊享瓯江夜景,还能与地王做邻居。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你不用地王的价格,就能轻松享有地王周边的全温州最时尚最的购物商场以及超五星级豪华酒店。步行十分钟就能抵达国际一流的甲级cbd,从此不再受早晚通勤困扰。”

    “啊,那挺好啊,”梁真还真在认真听,“还能跟你做邻居呢。”

    “兄弟,眼光要放长远来看啊,”宋洲听梁真这语气,是觉得有门了,“我们再来看学区,选择我们的楼盘,你选择的就是温州实验小学,温十二中,温州外国语——”

    “停停停!”梁真叫停了,“你跟我讲什么学区啊,”他笑,刚想说他和邵明音就两人,又突然冒出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脑洞,比如邵明音真的能……

    “你们以后没孩子,这万一以后要二手卖掉,别人有孩子的肯定要看的啊,”宋洲道,“而且这个楼盘户型的选择特别多,从40平loft到350平豪华江景房应有尽有,怎么样,心动了吗?兄弟搞个带花园小别墅吗,门前再把你那辆gtc4停上,多帅哦。”

    “不是,”梁真问他,“你们家是资金周转不过来了吗,需要你这么搞推销。”

    “我们家能出什么事,是——”宋洲长长地“诶”了一声,长话短说地跟梁真讲他那还没到尽头的追爱之旅。高云歌上班的那个鞋厂老板是上个月跑路的,没带走小姨子但是带走了高云歌半年的工资。美人有难他能无动于衷吗,当然是要抓住机会好好表现了啊,于是就没有自己出面但把高云歌介绍到了自家的售楼中心。可高云歌不唱歌是真的闷,别说像其他售楼人员那样巧舌如簧白菜吹成翡翠,他都快谈妥的客户都能被别人抢去。宋洲能乐意能心安吗,但又不能让高云歌发现是自己在后面帮忙,他就只能各种骚扰认识的朋友让他们找高云歌买房,曲线救国的帮他挣点提成。

    “合着是这么一回事啊,”梁真感慨,“还真没见过你对谁这么动心思。”

    “那可不是吗,爱情这杯酒我喝了醉不醉就看兄弟你买不买房了哈。”

    “你这么一提我还真挺心动的,”梁真一本正经道,“房子也确实是刚需,我和邵明音总不能一直租着,总要买个写自己名字的。”

    “那还等什么啊,”宋洲在那边都搓手手了,“我给你内部折扣啊!”

    “这感情好。对了,你不是说还有40平的loft吗,你再给我介绍介绍这个呗。”

    宋洲:“……”

    “喂?”梁真看了看屏幕,还亮着呢,“那我买loft的话,你还给我内部折扣吗?”

    宋洲听他这么一讲,一口老血都能吐出来,卖出个loft高云歌能有几个钱的提成。

    “你爸不是几百万几百万的在砸你那个绝美爱情公司吗,”宋洲咆哮道,“买别墅啊,小洋楼!小花园!”

    “那我不公款私用了嘛,”梁真不为所动,他是真的对大户型不太感兴趣,“再说了,我算了下我自己的存款,按江滨路的地价,我现在也只能拿出个loft的首付。”

    “loft?!”宋洲快绝望了,“上下两层加起来就八十平,我送个小情人我都拿不出手!”

    “哟嚯,那你送个带花园别墅给高云歌啊,”梁真也有恃无恐,“你看人承你情愿意做你小情人吗?”

    宋洲沉默,宋洲吃饱了兄弟的狗粮,宋洲卒。但卖出loft的提成也是提成,为了追爱宋洲只能再次满血复活,并且给了梁真一个限时折扣。限时不是他故意难为兄弟,而是谁买loft还能有折扣的,他怕高云歌事后一想不对劲,就加了点花样进去。

    而宋洲的电话确实让梁真上心了。他是不奢望这辈子能和邵明音进民政局领结婚证了,但能一起在购房协议书上签字,以后拿同一本房产证,那不也算是绑在一起了嘛。这事儿梁真越想越美滋滋,还会莫名其妙就笑起来,以至于邵明音以为他前段时间忙音乐节的合作忙傻掉了。但当他问梁真出了什么事情没,梁真就总是神秘兮兮地一句话不说,倒是好几次邵明音看到梁真在查银行卡余额,当上一场商演的尾款终于打进来了,梁真看着那数字不笑了,而是很酷的对邵明音进行眼神放电。

    尽管那副模样在邵明音眼里就像是把嘴巴卡在笼子缝隙里的小哈士奇,但出于对小朋友的关爱和体谅,邵明音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发。梁真头发又长到可以勾脏辫的长度了,就像不会计较梁真偶尔的呆萌,邵明音也不会特意说出来,他很喜欢看梁真从额头把头发往后撩的动作。

    梁真问他今天正常下班吧,邵明音说是,梁真就故作神秘的让他下班后在派出所里等,他开车来接。

    梁真还能有什么车,但gtc4太招摇了,他就把那辆雷克萨斯lx开过来了。这种大型suv由梁真这个身高体型来开不要太有感觉,邵明音坐上去后就不是很敢往梁真那边看,也忘了问他们究竟是去那儿。等车停在售房中心门口了,邵明音才反应过来。

    梁真往中间的箱子里一翻,很快就拿出了一个文件夹,是提前把他们两需要用的证件都准备好了。邵明音低头看了看自己还穿着的制服,是想说梁真太冲动冒失了,但抬头看着一脸期待的梁真,他就只是笑。

    和邵明音进去后,梁真果然看到了高云歌。他之前就和高云歌联系过,也提前看过户型。但邵明音是第一次来,一进样板房后梁真注意力就全在邵明音的表情上,是很在意他对自己的选择满不满意。

    而一进那个loft的样板房,走过玄关,厨房和浴室,邵明音看着那个大卧室,根本收不住笑。

    “和那个老小区的户型差不多吧,”梁真说着就走到卧室内侧的那个大飘窗,坐下后弓起一条腿,手也无意识的做出弹吉他的动作又放下。这个户型和他之前住了两年的出租屋最大的不同就在飘窗的设计上了,但梁真还是很喜欢,他都能想象以后的日子里,他和邵明音会坐在这个飘窗上,他弹吉他,邵明音手里的是手风琴。

    邵明音也走过来了,仰着头看这个loft的二楼,样板房将二楼设计成衣帽间并且又放了一张小床,梁真就说他的设想以后可以在那儿放架钢琴。

    “是吗?”邵明音问,“大明星现在要走艺术家路线了吗。”

    “又不是我弹,”梁真倾身过去,握住邵明音的手,“我以后在家里练歌,还要劳烦您给我降调升调呐。”

    有什么比四十平的loft更适合两个男人过二人世界吗,邵明音和梁真的答案都是没有。两人都没太犹豫,就到售房中心的一楼准备签各种合同了,期间梁真按照宋洲的提示“抽了个奖”,果然拿到了一个不错的优惠。

    随后梁真就坐回邵明音旁边了,手时不时地在大腿上擦,那样子是挺紧张的。他没看邵明音,因为一看就忍不住笑,倒是邵明音看他那羞涩样子,很宠溺的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手往下放在别人看不见的桌下,握住了梁真的手。

    梁真说道,“我觉得自己现在像在领证。”

    “这个楼盘建好至少要个三年吧,房产证还早着呢,”邵明音顿了顿,是想到梁真购房的贷款不是按第一套房子的贷款率来的,“你也不是第一次买房,有什么好紧张的。”

    “以前那算什么啊,我还没成年我爸就把几处房产写我名下了,他要不说我都不知道我是有房的人。但这次不一样啊,我自己买的,钱也是自己挣的,”梁真扣着的手指更紧了,“而且是把你和我的名字写在一起。”他看着桌上的印泥,“等下还要一起摁手印呐。”

    邵明音补充:“还要一起还贷款。”

    “对啊,”梁真一脸憧憬,“我们绑在一起啦!”

    这时候高云歌和另一个男售楼走过来了。高云歌和邵明音一起回办公室,是问一些关于公积金的问题,男售楼则是回了前台。

    这个男售楼梁真有印象,从他和邵明音进售楼中心后他就老爱往他们两身上瞟,跟有斜视似的。现在梁真一个人坐在那儿,他也不放过,边往他的方向看边和旁边的同事不知道在聊什么,还引得别人也往自己看。

    梁真觉得有点被冒犯了,就走过去想让那人别那么看自己。不走近还好,一些“cy”“gay”之类的关键词梁真就听的清清楚楚。

    梁真简直无语了,他是顾客,给你们送钱来了你们管我gay不gay。梁真有点闹心了,但也没打断争吵,就直接压着嗓子说了句“闭嘴”。

    那男销售先是被唬住了,确实不说话了,但又觉得被佛了面子。再加上他和高云歌有些矛盾,梁真又是高云歌的客户,他就很不甘心地又嘀咕了一声。梁真本来已经打算走了,听他那几个字那语气,瞬间就有怒意了。

    “你刚刚说了什么?”梁真手在前台上一拍,那声响一出来其他工作人员和来买房的都往这边看了,那男销售肩膀更是一抖,是怂了。

    “没、没说……”

    “警察前面你加了什么形容词来着?”梁真帮他回忆。他现在脾气已经很好了,但牵扯到邵明音,他火气就上来了,那是他捧手心里的,平时拌个嘴他从没赢过还输得心甘情愿,他怎么听得别人说邵明音坏话。

    梁真站直身子,垂眼冷漠地看着那个坐着的男销售:“道歉。”

    但不知道是被吓着了还是不服,那男销售缩着脖子,愣是一句话也不说。梁真又好气又好笑,踱步走了两个来回,觉得自己有必要教育一下这个对lgbt群体有偏见的男同胞了。他人本来就高大,只有他一个人在那儿说确实显得挺咄咄逼人的,但那男销售就像个鹌鹑,尤其是看到有人拿手机在拍了,看镜头的眼神特别无辜。

    梁真那个气啊,大大咧咧说了句“两个男的来买房怎么了,我们以后还同张房产证呐!”。随后他侧过头,刚好看到有人在拍,梁真情绪也没控制好,冲拍摄者也是一吼。见那人还在拍,他就想拿过来删掉,但没走几步,就有人比他拦着了。

    “梁真,”邵明音拦着他,“你别冲动!”

    梁真能听出邵明音语气里的呵斥,好像梁真的火发得无缘无故,他也觉得梁真做错了。梁真眉毛瞬间就撇下来了,是觉得委屈,看着邵明音的眼神也特幽怨。

    邵明音一看他那眼神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安抚地握着他肩膀刚要说些什么,就看到其他人落在这边的目光和越掏越多的手机。

    “乖,我们先回家,”邵明音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房子下次再买。”

    梁真就这么被邵明音先哄回去了,回去路上梁真也和邵明音说了到底怎么一回事,邵明音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就转移话题说他的公积金可以用,程序走十几个工作日就能取出来用于买房,这确实让梁真心情愉悦了,一回到家就把售楼中心里的不愉快全忘了。梁真手机没有开微博提醒,所以等他接过邵明音递过来的手机看到那个视频,他可能真的是全网最后一个知道这个视频上热搜的人。

    而等梁真重新打开微博,在一众从未见过的id发来的私信里,他的粉丝群依旧排在很前头,一个个都如同老母亲一样感慨万千,是觉得运势来了真的挡都挡不住。她们乐此不疲安利这个安利那个安利了两年没把梁真弄火,梁真在售房中心怼了两分钟,梁真火了。

    梁真火了,靠着那个骂人不带脏的视频,他喜闻乐见并且自己没有一点点防备地从地下进入主流大众的视线了。(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