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都市小说 > 止损 > 第51章

第51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51章

    梁崇伟是提早半个小时来的,哪怕是提早了半个小时,livehoe门外已经排起了检票的长龙。看到这一景象梁崇伟先是想忽视,但走到门口了他还是转过身了,没什么表情的给队伍拍了张照,是打算回去后给梁真爷爷看看,他孙子现在也是有票房号召力的歌手了。

    和检票的人说明身份后,果然就有工作人员出来带梁崇伟先进去。梁真还在试音,见他爸已经来了耳返也没摘,从舞台上跳下来后朝他走过去。

    “你到时候就坐那上面!”梁真指着二楼的卡座。在没演出的晚上livehoe和酒吧没什么两样,但有了演出安排,二楼楼梯就会被封上,观众全都集中在一层。在来之前梁崇伟并不清楚这个livehoe的构造,他还以为梁真所说的只是相对靠前的位置,他没想到会是远离观众群的二楼小阁楼。

    “我总不能让你和底下的人一起摇摆吧,”梁真和他开玩笑。当然了,他也知道自己的父亲也二十岁过,在梁崇伟还是梁真这个年纪,他也会听崔健窦唯和张楚。青春的符号在那个年代是摇滚,在今日是说唱。

    梁崇伟上楼了,坐在靠近栏杆的那张桌子旁,都不用特意起身,他就能看到梁真又回到舞台上继续试音,将要唱的歌大致地过一遍。邵明音是从后台出来的,给梁真抛了瓶矿泉水,梁真边拧瓶盖边用下巴指着楼上。

    “我爸在那儿了,”梁真边喝水边说,“我陪你上去。”

    “不用了。”

    “是不用陪还是不用见啊,”梁真逗他,“你总要见的。”

    邵明音也往楼上那个方向看,因为灯光的对比那上面其实黑糊糊的,如果不站在栏杆旁边,从舞台或者一楼的观众席是不能看到上面都有谁的。

    “真要见?”邵明音收回视线,问梁真。

    “我爸又不会吃了你,”梁真推搡着他下舞台,和他一起往楼梯那边走,路过吧台的时候梁真还顺了好几瓶啤酒,等上楼后就把啤酒放梁崇伟手边的那张桌子上。

    “我不喝酒。”梁崇伟道,准确的说是不喝年轻人泡吧爱点的洋啤酒。

    “说不定你等一下就渴了呢,”梁真放完酒,按着邵明音肩膀让他坐梁崇伟旁边。这时候检票也开始了,观众也开始入场,梁真耳返还带着,里面有声音提醒他赶紧回后台。

    “我先下去了,”梁真指了指自己耳朵,三两步跳下台阶后他又折了回来,没说话,只是看了自己父亲和爱人一眼,然后飞速回后台。

    于是这个面朝舞台的小阁楼上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邵明音抿抿嘴,很拘束地对梁崇伟说了句“叔叔好”。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整个侧过来了,梁崇伟也彻底看清楚了他的长相。那毕竟是儿子喜欢的人,梁崇伟看着那张脸,也会想自己儿子到底喜欢他那一点。

    梁崇伟是异性恋,但这么多年也是阅人无数,邵明音这种舒服的好看也入得了他眼。虽然也是北方人,但邵明音的骨架和梁真一对比还是有差距,身板也不厚,露在短袖外面的手臂上肌肉线条也干净流畅。正因为这种恰到好处的瘦,邵明音整个人都显得轻。再联想到他的职业,梁崇伟能想象地出外派任务时邵明音面对险情或者突发情况他的身手会多敏反应会有多快。

    梁崇伟知道邵明音已经在基层工作了三四年了,但看着现在的邵明音,他还是能将眼前的人和那份内部资料上的三年经历对上号。

    这份保密系数极高的内部资料梁崇伟和梁真的爷爷在去年就看过,那毕竟是和梁真同吃同住的人,他们当然也会调查一番。爷爷看完后抽了半包黑兰州,不住地叹气,说这个年轻人为缉毒付出太多了,那么好一个人,梁真和他在一起肯定没问题。梁崇伟也当过兵,邵明音的经历同样让他钦佩,但当邵明音的身份变成儿子的恋人,梁崇伟不得不将好感都藏起来。

    他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岁数,知道怎么给年轻人的感情出难题设关卡。他并不知道邵明音有没有将那三年和之后发生的全部告诉梁真,但他知道,只要他问邵明音,梁真和你在一起能否一直安全,百分百的安全,只要邵明音对这段感情是真心的,他肯定会做出取舍。

    于是,带着某种运筹帷幄的自信,梁崇伟没有拒绝那声“叔叔”。就是在演出的过程中他也一直和邵明音有交流,他只要问了,邵明音就会告诉他这首歌梁真是什么时候写的,那首歌又是从哪里汲取灵感的。他也会和邵明音喝酒——下面的舞台实在是太燥了,被气氛感染后他们也需要一些镇定,于是就开了啤酒对着瓶子吹。当梁崇伟聊到投机后主动地将啤酒瓶朝向邵明音,邵明音一愣,但也和他碰了个杯。

    而在舞台那边,和特邀嘉宾犹太一起唱完《新江南皮革厂》后场上的灯光就稍微暗了下来,这意味着演出即将进入尾声。最后一首歌之前的短暂空闲里梁真也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场下观众聊。梁真的现场算女粉比较多的了,于是聊着聊着,人群里突然就有姑娘喊“老公”,这不仅引起了观众的哄笑,也让梁真不好意思的捂脸。

    这些起哄梁崇伟当然也听得见,他对邵明音说,很多人喜欢梁真。

    有很多人喜欢梁真,喜欢他的歌,喜欢他的人。这些人里有男有女,有比邵明音更年轻漂亮的,身材更好的,甚至有更能激发梁真创作欲望的。这种喜欢在今后的日子里只会多不会少。梁真才二十岁,可能都不需要等到他们的感情出问题,那么年轻的梁真说不定就飘了,就经受不住某些诱惑了。

    邵明音是能听出这些潜台词的,但他没有回应,也没有反驳,他只是继续看着舞台上那个发光发热的少年,眼眸里是欣慰和骄傲。

    “是这样的,”梁真一手拿着麦一手插着腰,“大家想喊什么其实都没关系,来听歌嘛,开心最重要。”

    “但是吧,今天这一场有点特殊,”梁真原本叉腰的手指向了二楼,“大家可能不知道,今天我爸也来看我现场了,所以——”

    梁真没能说完,因为人群又开始此起彼伏的“哦呦”“哟”……等这些声音稍稍平息了,梁真正打算继续说呢,就又听到有人大声喊:“岳父!”

    梁真笑岔气了,脸也有点红。等工作人员递上麦克风架子他将麦固定好,然后站在架子前,故意结巴地让大家给他点面子。

    “大家真的别太起哄,”梁真对着麦说,“我对象也在上面呢。”

    raer毕竟不是偶像明星,最重要是歌好听,而不是靠私生活的八卦吸引关注。在今天之前梁真从未在社交平台上谈及自己的感情,知道他谈恋爱的莉莉和其他粉丝也从没大肆宣扬过。这也是为什么南京场结束后那个“我对象等我回家”的微博异常火爆,因为很多女友粉真的很为之伤心。

    而今天在温州,梁真的家人和对象都来听他现场,这不就是变相的官宣嘛。那大家能给梁真面子能不继续起哄嘛,嗷嗷伤心抹把泪后,当然是高喊让他们赶紧“结婚”啊。

    “知道了知道了,”梁真红着耳根子的叫停,“安排上着呢安排上着呢。”

    大家被梁真突如其来的兰州话腔调逗笑了,哄闹声也渐渐平息,梁真还是没将麦拿离麦克风的架子,而只是握着。梁真问大家知不知道接下来要唱什么,台下的声音虽然不齐,但答案都是同一个。

    “不过今天这首歌的歌词,和你们在专辑里听到的版本并不太一样,但是——”梁真紧接着就是扫视全场,问,“这首歌的hook大家都会唱吧。”

    异口同声的,大家都说“会”。

    “那等一下一起唱好吗。”

    “好!”

    “好,最后一首歌,”梁真双手握着麦,当舞台的灯光变成单一的暗蓝,他也不再嬉皮笑脸。

    “最后一首歌送给我爱的家人,”梁真道,“送给我远道而来的父亲,《翻山越岭》”

    几乎是下意识地,原本靠着椅背坐的梁崇伟在听到梁真的这句话后挺直了后背,好像这样就能离舞台上的那个少年更近一分。

    他也听到了梁真的声音,讲“他来自兰州,这是他在温州度过的第九百三十七个夜和昼……”。梁真用一个非常平和的声音讲述他过去那些和说唱有关的经历,有起有伏,有喜悦有沮丧。不知是谁第一个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模式,当梁真唱完第一段verse最后一句的“但我翻山越岭是为了音乐为了hiho”,人群里不仅响起了大合唱,还都不约而同地挥动着手机制造出了一片光海。

    梁真也和他们一起唱,唱那段重复两边的副歌——

    “不论是哪座山川

    哪片湖海我

    翻过山和岭

    都只为你而来

    不论是哪座山川

    哪片湖海我

    翻过山和岭

    都只为你而来”

    这首歌梁崇伟也听过,很抓耳,副歌的部分听一遍就能记住,如果他再年轻个二十岁,说不定就会像当年听摇滚一样跟着唱。他看着舞台上的梁真,在那不算敞亮的光线里,那个少年在积蓄着能量。

    而他也继续唱——

    “这听上去值得唏嘘

    但我并没有多少风雨

    彩虹也没有那么绚丽

    我不管是谦虚还是傲慢都有可能被妒忌

    就像盖茨比开头有advantages的那一个

    我去走大多数人走的路也未尝不可……”

    这是第二段verse,也是梁真对自己现状的剖析,他不避讳自己前二十年在梁崇伟庇佑下的生活,在不得志的时候他退缩过犹豫过,是否要妥协回家安安稳稳做他的公子哥少年郎。

    但梁真此时此刻站在这里,而他的父亲在不远处听他歌唱。

    “我家里有矿

    我不愁钱粮

    谁都说我是叛逆才特么去玩说唱

    我退路那么多我偏要去撞那南墙

    到底该如何衡量

    关于挚爱和别人的期望

    我爸帮我做选择那就回到北方

    前程和未来有他在前面闯

    他并不知道我要的不是名和利

    而只是个药方

    治的是心病是何时能不彷徨

    如果我选一往无前音乐在旁

    那这一切是不是都跃然纸上”

    梁真很短促的停顿了一下,依旧是双手握麦的姿势,他说“所以我此刻站在场上。”

    这句歌词出来后舞台的灯光迅速一灭,然后又迅速的变成更冷调的白,还没等人群发出欢呼,梁真伴随着一段新加的特殊的旋律继续唱:

    “我知道我做不了第二个宋岳庭

    但我也不会在名字前加个lil

    把小e当成榜样

    我生来就嚣张猖狂不卑不亢

    因为梁真这个名字是我父亲倾注的希望——”

    一瞬间,那段伴奏戛然而止,其他的舞台灯光在这一刻无缝衔接的熄灭,唯有一束白光从上往下的打在梁真身上。在这个

    eak中所有人包括梁崇伟都是秉着呼吸看着梁真在那曙光里张开双臂。

    在所有人的注视里,梁真在寂静中坚定地说道:

    “listen,i’l。”

    那几个单词撞击着梁崇伟的耳膜,当他在欢呼声中看到四面八方的灯光全部打开变成暖调的黄,当他将那几个单词的首字母拼凑成梁真的姓,那撞击也落在麻木的泪腺。他眨了眨酸胀的眼,在那段动人的“只为你而来”的副歌里,他重新看清了舞台上将麦拿离麦克风架子的少年。

    ——那是他的儿子,那是他给的姓氏。他的血也在梁真身上流淌,那是他独一无二的少年。

    而那个少年也在看着他——

    “嘿这一年我二十岁

    离一生中的那个黄金时代越来越近

    我也想吃想睡想变成忽明忽暗的云

    想永不放弃永远活在当下

    我突然能明白我父亲用心和良苦

    他是希望我不做那挨了锤的牛羊

    他帮我铺了路盼我少受他当年苦

    他爱我

    就像我爱他

    但他给我的safetyzone再大我也要成长

    而他今天就在现场——”

    唱到这里梁真的声音是发颤的,也有鼻音,并且重复了好几遍“他今天就在现场”,梁崇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向邵明音时眼里除了询问更多的是担忧。

    “他没事,也没忘词,”邵明音看过梁真的词,知道原本就是这样,“他就是真的很开心您今天能来现场。”

    很高兴您在现场,能听到他说和唱——

    “他今天就在现场

    他会知道他儿子永远是西北的狼

    选择走这条路就不畏惧肩上担当

    从金城戈壁到瓯江湖海从未迷茫”

    接下来的副歌邵明音跟着哼了,边笑边动着嘴型,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梁崇伟,却发现梁崇伟也在笑。随着对视的延长他们两人眼里的笑意也更深,至少在这几句副歌里,他们都抛开了其他所有的一切,只沉浸在那旋律和歌声里,只享受音乐本身的美。

    而等他们再一起看向那个舞台,舞台上的梁真也极其的放松。没有刻意的去找节拍,梁真说,我必须唱。

    “我必须唱

    为了梁真这个名字为了hiho”

    邵明音也是有些好奇,是没想到梁真在hook结束之后还继续唱——

    “为了不辜负理想

    音乐和流逝的时光

    我自认没让那个人失望”

    伴奏已经渐变着消失了,但梁真还没有结束。起初邵明音以为梁真说得“那个人”是他的父亲,是就坐在自己身边的梁崇伟。

    可当邵明音看向梁崇伟,梁崇伟却是有些存疑的摇摇头,同时他们也听到了,听到梁真说,“所以站在这里我想问问他”。

    二十岁的梁真站在舞台上,他拿着麦,他喊得那么大声,他要问得是邵明音——

    “莎莎!你愿意和我回兰州吗?”

    梁崇伟是看着邵明音笑起来的,捂着嘴笑,肩膀也因为嘴角的弧度一耸一耸细微的抖。

    他上来之前从舞台也往这个方向看过,他知道他们现在坐的地方很昏暗,站在聚光灯下面的梁真肯定看不清楚邵明音是什么表情什么动作。

    但梁真还是很准确地看向邵明音,极其灵动的眨了下眼睛,然后亲了下并拢的食指和中指,那个停在指尖的吻同样指向那个方向。

    他站在舞台上,笑得同样放肆并且露着那颗小虎牙,他并不知道他的莎莎掉眼泪了,而他的父亲递上了一张纸巾。

    “对不起…我……”像是根本没料想到自己会掉眼泪,邵明音有些语无伦次,他并没有任何悲伤的情绪,但眼泪就这么掉下来了。他接过了纸巾,但没有用,只是捏在手心里。那睫毛上还沾着的泪水看得梁崇伟心里也是一软,而当他胡乱的抹了把脸,再看向梁真,他选择了笑。

    梁崇伟侧着身重新贴着椅背,这让他的视野里有旁边的邵明音以及余光里模糊的梁真。

    他看着这两个年轻人,他已经做不到像之前那样苛责般的全盘否定,说他们之间的不是爱情,而爱情——

    爱情啊。

    梁崇伟看着他们,反反复复地在心里念那两个字,爱情。

    他的观念依旧没有改变。他依旧认为爱情无法明码标价,虚无缥缈没有绝对的保障。爱情还随时可能出现变故,就像此刻明明知道了梁真有对象,还是会有一些歌迷出于被感染和喜爱而大声地回应“愿意”。

    他知道的,邵明音也肯定知道,有多少人喜欢梁真,就有多少人愿意和梁真回兰州。

    可这个最应该说“愿意”的年轻人却是沉默的,因为无需言语,台上的那个少年就知道他的答案。他再次摸着自己的脸颊将残留的泪痕擦得干干净净,吸了吸鼻子后依旧只是笑。而当他侧过头并没来得及将那笑颜里的情愫收回来,梁崇伟看着那样的邵明音,竟有那么个一瞬间羡慕自己的儿子。

    他那拥有爱情的儿子。

    那一瞬让他明白爱情无法定义不是因为廉价,而是无价,就像梁真的那个眨眼和邵明音的那个笑。谁都不能保证明天百分之百的安全,但他们在今天拥有彼此,他们富有的像拥有整个世界。

    那一瞬也让梁崇伟放弃了分开他们的念头。他站起身了,离开前用手拍了拍邵明音的肩,动作和力道恰到好处的像个认可后生的长辈。

    他应该留下来和演出圆满结束的梁真一起庆祝的,但他还是先行离开了。作为父亲他此刻的心绪复杂又微妙,一方面传统观念依旧让他担忧着儿子未来的路,但另一方面,他又开始松动并接受认可他们的关系,只因他深知这两个年轻人如同绕梁余音经久不绝,他们分不开了。

    他们流着同样的血,他还能不懂自己的儿子吗——哪怕有再多的人愿意跟梁真回兰州,梁真也只愿意和邵明音回兰州。

    作者有话说

    咯咯咯:lil是little的意思。有说唱歌手在取艺名的时候会在已经很知名的raer名字前加lil,寓意是希望有一天像偶像那么牛bi。梁真一直用自己的名字,也是希望自己不做谁谁谁第二,而只做第一个梁真。以及我在写《翻山越岭》的时候,我想象中的这四句副歌的旋律是法老feat泠风版本的《我想》,但verse部分肯定是对不上的,大家如果感兴趣可以听一下那首歌,很好听很真挚的一首歌!(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