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都市小说 > 止损 > 第49章

第49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49章

    七月,梁真开始跑巡演,第一站是嘉兴,然后是杭州,南京之后就返程,上海演完之后最后一场在温州。

    梁真在圈里还没和谁有正面的beef,所以人缘还算不错,每到一个城市都会有ho招待,赚钱之余还能在这些城市深度游并且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兄弟。在巡演的半个月里梁真也拍了不少吃喝玩乐的短视频,并在从南京回上海的路上挑出了一些素材剪了个十分钟的vlog发到微博,以此来纪念自己这些天怎么丰富精彩的。

    可等第二天早起一睁眼一刷评论,梁真却发现有好几条留言都说想买今天晚上的票但是购票渠道提前关闭了。

    梁真有点不能理解了,之前的三场演出虽然人也多,但票想买还是能买到的,怎么到了上海购票渠道就关闭了。他就去问上海场地的负责人到底是什么个情况,负责人说他们livehoe运作了也好几年了,但单场演出卖出超过一千张票他们也是头一次。这个人数已经是超出酒场地容纳量了,hiho的演出现场气氛又太燥了,票再卖下去他们怕听众嗨过头出了踩踏没有安全保障。

    梁真和负责人聊的时候一直很冷静,也没有表现出其他情绪。但一挂完负责人的电话梁真立马就打电话给邵明音。接通后他的兴奋劲全都藏不住了,衣服还没穿呢就跳上酒店的床蹦跳了好几下,和邵明音说自己的演出票卖soldout了。

    “我的大明星,你真的一点自己已经火了的自觉都没有吗?”电话那头的邵明音笑,像是也刚睡醒,声音有些含糊,“你在闲鱼上搜一下你上海那场的票,还有倒买倒卖呐。”

    “不是吧,”梁真还真不知道这回事,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邵明音居然知道。

    “我说邵明音啊,”梁真嘚瑟道,“你怎么连闲鱼都不放过啊,说!你微博也天天刷我的饭拍现场视频啊。”

    “对啊,每天早起睡前都刷一刷,今天的份刚刷完呢,”邵明音特别坦诚,“每天都能看到新的快乐源泉,对了,我还重温了你在嘉兴那一场呢,第一首歌就忘词了。”

    梁真:“……”

    “还有在南京啊,”邵明音咯咯的笑,“你演出那天晚上是不是把矿泉水浇自己头上嘛,哦呦,你回头也看看实时微博最新的那一个视频,你的脏辫沾水后真的好可爱哦……”

    “别说了别说了!”梁真气急败坏地打断,“我就忘了一句,而且我freestyle填进去了啊,怎么就你听出来了。还有还有,我长得帅,我长得帅我就是平头我也好看,我爱怎么往头上泼水我怎么泼。”

    “哟,”邵明音逗他,“小朋友还来脾气了?这么较真啊。”

    梁真:“……”

    梁真放弃和邵明音拌嘴了,他还想继续问问呢,想知道邵明音还在微博上刷到什么有意思的了。

    “有意思的啊……”邵明音把声音拉长,“也不是没有,比如——”

    邵明音没马上接下去,而是停顿了,梁真套了衣服后拿着手机坐在矮飘窗上,边等邵明音开口边看上海雾蒙蒙的早晨。

    但他没等到下文,反而听到邵明音呼吸越来越重,甚至还带着点上扬的气音。

    梁真登时眼睛一眯,站起身后他问电话那头的邵明音在干什么呢。

    邵明音没回答,像是知道被发现了,他也不再压抑从鼻腔里出来的轻哼。

    “邵明音,”梁真低着嗓子,“你手现在放在哪儿呐。”

    都是男人,男人早上起来会有什么反应两人都心知肚明,邵明音就是不告诉梁真,梁真也能想象他现在手摸在哪儿。他问邵明音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邵明音说电话一接通一听到你的声音就有反应。

    “嗯……梁真……”

    “我在,”梁真换了只手拿手机,他现在特别想视频,他想看邵明音情动的样子,但邵明音不让,他就只能听得见喘息,见不到也摸不到。梁真不甘心啊,这种不甘很快变成了言语上的挑逗,邵明音第一次听梁真说那么多骚话,羞得一句也反驳不了,快要到的时候邵明音断断续续地复述他没讲完的有意思的事,他说他也看到莉莉的微博了,莉莉现在是梁真超话的主持人。

    “嗯,”梁真知道自己怎么说话会让邵明音觉得酥觉得麻,他现在就用那种口吻,“她和朋友来南京玩,顺便就来看了。”

    “她说你合影的时候超有男友力,合影的时候……嗯……”

    “对,我当时已经要回后台了,还是有歌迷想合影,情绪也比较激动,就拉扯到我衣服了。”

    “然后你……”

    邵明音都知道,他都看到了,但他想听梁真亲口说。

    “然后我……”梁真也舔了舔下唇,他想象着邵明音现在的样子,躺在床上接电话,侧着身,衣服裤子可能都穿好了呢,是制服,但他还是解了腰带,手伸到那里面摸。

    “你奶子立起来了吗?”

    “梁真!”

    “你告诉我有没有立起来,我就告诉你我怎么说的。”

    “……”

    “立着的吗?立着就捏捏它,像我平时那样玩……”

    “梁真……”邵明音的声音变软了,发腻了。

    “你在子对吧,你把它捏起来,然后再松开,就这样拉扯…我昨天也和她们说别拉拉扯扯,影响不好。”

    “梁真…”

    “我和她们说,”梁真的声音特别蛊惑,“我和她们说,我对象还等着我回去呢。”

    他随后听到邵明音一声闷哼,再吐出来的气息是抖得,梁真也受不了了,耳机一插就是退到另一个a看从上海回温州南的动车票。他就要下单了,缓过神的邵明音让他别买。

    “来回好几百呢,别回来。”

    “我……”梁真瞬间就语塞了,“我…邵明音你!”他控诉,“你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

    “你今天晚上就有演出,你回来了演出就赶不上了。”

    “可是你……!”

    “梁真。”邵明音叫他名字,也没有刻意安抚,倦懒又平和。

    “嗯。”梁真应得不情不愿。

    “梁真,我想你。”

    听到那三个字的那一瞬梁真连都平息了不少,他重新坐回飘窗上了,看着窗外早高峰车辆的川流不息,又直白又有点害羞地说,我也想你。

    “那就等演出结束啊,”邵明音道,“明天是周末呐,我等你回来。”

    那天晚上的演出比之前的任何一场都来得成功,人数多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也是梁真特别卖力。他那晚的状态也特别好,导致原定十点结束的演出在观众的不退场和呐喊里延长到了十二点。而等一切都结束,梁真没休息几个钟头就坐最早六点十七那班动车前往温州南。

    他到底年轻,这么折腾也不觉得累,在动车上眯了一两个小时就精神抖擞神清气爽。等从动车站打车回到家,他站在门口也没掏钥匙,而是敲门,都不用提前问,他知道邵明音今天白天肯定腾出时间了,他肯定在家。

    而当门从里面打开,梁真跟入室抢劫一样不由分说地冲进去。门一关,行李箱往玄关一放,梁真丝毫由不得邵明音反抗地就开始脱他的衣服,邵明音半推半就地配合,边亲边脱,等到了床上,两人也坦诚相待了。

    梁真巡演跑了半个月,也饿了半个月,手上动作和平时相比自然没了轻重,但他虽然着急,该有的步骤还是一步不少,手指弄得差不多就要换真家伙了,他突然就听到了一声敲门。

    那敲门声起先只响了一次,梁真装没听见要继续,那敲门声就又响了,这次是三声。

    “操…”梁真下面都已经抵着了,箭在弦上被这么一打断,他能不骂脏嘛。虽然那声“操”他只是比了个口型,但额头的青筋已经因为情绪的浮动而隐隐约约能看得见了,

    “这时候谁会来找到这儿来?”梁真憋着一股气呢,问邵明音也是问自己,怎么也想不明白。邵明音安抚地抚摸着他额头和头发,离开梁真的臂膀站起身,是准备去开门。

    和梁真不一样,邵明音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在玄关处就脱完的。邵明音走过去,先是穿了内裤和裤子,然后边系着腰带边往门那边走,走到门前了,他也把那件短袖捡起来了。

    他离门太近了,完全是没有任何目的性的,他就往猫眼看,是想知道到底是谁。他并没有任何可能的人选,所以看到屋外站着的是个不苟言笑西装革履的中年大叔,他也想不起来自己曾经遇到过这个人。

    可再多看几眼,邵明音还真觉得眼熟,那个大叔的轮廓和眉目是那么熟悉,好像真的在哪里见过,好像朝夕相处过。

    而就在他思虑之际,这双眉眼的主人直直地看向猫眼。尽管知道外面的人不可能看见里面发生了什么,邵明音对着那个眼神,他心里还是突然一空。

    邵明音开始套衣服,但手不知怎么的就都得不成样子,他只能往后退不让自己能看到那个猫眼。

    但这个房间就那么大,他退了那几步,还在慢慢悠悠穿衣服的梁真就注意到邵明音的失态,他还没开口,邵明音就结结巴巴地让他快点把衣服穿好。

    邵明音刚一说完,敲门声就又响了,梁真能看到邵明音瞳孔都是一缩,整个人都僵着。他连忙帮着邵明音把他的那件短袖穿上,等他走到门口了,他自己的衣服也穿好了。

    梁真没邵明音的那种警惕,每次开门前都会先看看猫眼,但今天他也留个心了,手虽然已经放到门把手上了,眼睛还是贴着那个小洞先看看。

    然后梁真也把手缩回来了。

    他也往后退了一步,看着那个小洞,一手插着腰,一手勾着手指在鼻子下面蹭了蹭,这意味着梁真也是没想到来者居然是这个人,梁真也紧张。

    而他能不紧张吗?

    ——屋外的人是梁崇伟,梁真能不紧张吗?(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