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都市小说 > 止损 > 第47章

第47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47章

    梁真:我想勾个脏辫。

    邵明音看到那条消息算是想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催了梁真去那么多回去剪头发,梁真总是“再说”,原来是老有预谋。

    邵明音:你这是通知我一声还是咨询我意见。

    梁真:乖巧jg

    邵明音:……

    邵明音让梁真把照片发来看看,梁真却卖个关子,说等会儿他就来警局了,让邵明音当面验收。邵明音今天不值夜班,就问梁真晚饭要不要在警局的食堂吃,梁真没立即回,五六分钟后他给邵明音打电话,说他在警局门口了。

    “怎么不进来?”邵明音也到下班的点了,边接电话边往外面走,等他到了警局旁边的露天停车场,他看见了那个悠闲的倚着老桑塔纳的梁真,突然就停下了脚步。

    这时候天还没完全暗,但亮起的路灯已经照在了停车场上,同样也包括那个少年。梁真还是穿着早上出门那一身,黑帆布鞋鞋带系得松松垮垮,深绿色工装外套里是件领口有做旧破洞的灰棉t,显得整个人随意又精神。他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拿着手机贴着耳朵,冲邵明音笑的时候他的声音从眼前和手机里几乎是同步传来。

    “怎么?”梁真问邵明音,“你老公帅得你走不动路了?”

    邵明音听完就把通话挂断了,但他随后想从旁边绕到驾驶位的意图也很快被梁真看穿。梁真拦住了他去路,被左右阻挡了好几次后邵明音就再次停下了脚步,手也随梁真愿的摸上了那新发型。

    梁真没染,除了被剃短的鬓角两侧,其他头发都被编成约莫七八厘米的辫子,有几根上还套了有雕刻花纹的旧银珠子。邵明音原本以为这样的脏辫会很硬,因为梁真发质本来就不软,但真摸上去了,那脏辫却不点也不扎手。

    邵明音问:“你原来头发能有这么长?”

    “我想把脏辫扎起来,所以让编发师傅搓了假发进去,”梁真模拟了个做羊毛毡的动作,“我以后头发要是又长长了,我可以直接在家自己勾。”

    “嗯…”邵明音点点头,然后就侧了个身走开,拉开车门后坐进去了,梁真也上车,边系安全带边问邵明音:“你还没说我帅不帅呢。”

    邵明音抿着嘴笑,那眼神也是让梁真自己体会,梁真知道自己套不出答案了,但也没没讪讪地把后背靠回去,而是继续问邵明音:“我们晚上去看电影吧!”

    “我们还没正儿八经约过会呢,”梁真道,“择日不如撞日!”

    邵明音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看电影是时候了:“最近有什么电影吗?”

    “不是院线电影,我订了个私人电影院的包厢,”梁真报了个商场的地名,“情侣豪华观影套餐。”

    邵明音还是觉得太仓促了:“我制服衬衫都没换。”

    “不用换啊,”梁真将自己那件外套脱了:“你穿我的,警号不就遮住了。我们看完电影还可以去买衣服啊,今年都没见你添过衣服。”

    邵明音接过梁真的外套了,觉得也不是不可以,把梁真的外套套上后他想到今年没添衣服的不只是自己,等看完电影去商场里逛逛,要是碰到合适的也给梁真买几件。

    坐着没感觉,等邵明音开到目的地走下车了,他一撩那件外套的袖口,才发现梁真的外套比他预计的都要大,再加上邵明音肩没梁真宽,衣服撑不起来后就显得他比实际年龄还要小好几岁。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梁真帮他拉外套拉链,“等会儿进那个电影院,有工作人员问起来我们关系,我就说你是我同学。”

    “不对,”梁真马上改口,“我要说我是你哥。”

    梁真脑补的美滋滋呢,但真进了那个私人电影院,领他们去包厢的工作人员虽然好奇,但出于职业素质也没有过问。而梁真这次是真正儿八经只想和邵明音看场电影,门关上后就和按着遥控板找感兴趣的片源。

    梁真没看什么眼前一亮的片子,所以遥控板按得很快,他问邵明音想看什么,邵明音也说随便。梁真就继续随便找,按到港片分类后第一页就有《无间道》。

    梁真按遥控板的手先是一停顿,是想到邵明音之前提过他也当过卧底,正打算往下一页翻,邵明音说,那就看这个吧。

    于是他和邵明音就一起躺在大屏幕前的那张懒人沙发上,这让开头的那首《被遗忘的时光》非常有代入感,蔡琴通透的歌声萦绕着梁朝伟和刘德华,也同样环绕着梁真和邵明音。

    梁真看着梁朝伟油油的刘海,和邵明音说,他第一次看完这片子后连着好长一段时间一星期只洗一次头,就为了要梁朝伟头发那种感觉,又颓废又酷帅。邵明音就笑,问他那脏辫要怎么洗,梁真说平时头发怎么洗脏辫也怎么洗。

    然后就是电影里经典的阳台戏之一,梁朝伟问来接头的黄秋生,明明说三年,三年后又三年,三年后又三年,他当卧底就快十年了。

    这个数字还是让梁真有些紧张,使得他侧过头看和自己紧靠着肩膀的邵明音。邵明音知道他好奇什么,依旧是看着电影里的阳台,他和梁真说他就只当了一个三年。

    梁真问:“那你为什么要去当卧底啊。”

    邵明音就勾着嘴角笑了一下,手指勾着自己头发:“可能也是以为做卧底会很酷很帅吧。”

    这显然不是那个够有说服力的理由,邵明音那时候都十九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卧底的风险,更何况他父亲就是当警察的,邵明音想去,他父亲能同意?

    “我不是和你说过我在警校有男朋友嘛,还被我爸抓了个正着,”邵明音还是笑,“我十九岁的时候,和现在挺不一样的。”

    梁真看邵明音,邵明音也看他。

    邵明音说,我十九岁那会儿也和你差不多吧。

    “家里人不让我继续谈,我偏要犟,一点委曲求全都不会。我就觉得自己没错,我为什么不能喜欢男的…我以前真的挺‘跳’的,看我不爽的人也有,就告到校方了。”

    “其实刚开始是他自愿报名去当卧底,这样校方答应不处理我。我就觉得这样不行,不能都他一个人担着,他去当卧底那我也去。”

    “但其实去一个就可以了,事情都是因我而起的,那当然是我去。我父母当然不能接受啊,离家那天我爸还说,出了这个门就别回来了……”

    “卧底肯定不止我一个,大家配合的很好,所以只用了三年那个贩毒团伙被一窝端。虽然连根拔得彻底,但为了安全起见我户口还是迁了,”邵明音一停顿,“我身份证上写的也是温州。”

    邵明音点点头,说差不多就是这样。

    “那你父母……”

    邵明音不说,他真的不想说,良久他才挤出一句,说有些事碰上了,就真的是碰上了。

    而且也和毒有关。

    那是另一个故事,也发生在那三年里。买家接头暴露后劫持了校车,车上的音乐老师就是邵明音的母亲,而上前营救的特警队伍里有邵明音的父亲。毒贩都是没良心可言的,知道自己逃不脱了,就想拉其他人垫背。而在听到自己的妻子为了保护学生而发出的绝望的呼喊,作为丈夫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觉得很愧疚,邵明音说,所以这三年不是不想回去,是不敢。

    他笑,说如果没遇到梁真,他一个户口身份证迁得干干净净的人,还真快忘了自己哪儿来的了。

    “倒是你……”邵明音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当然是要好好教育一番,“你真的别碰那些东西,百害无一利,你要是真的碰了……”

    梁真深吸了一口气,没吐出来,跟听审判一样的听邵明音的后话。他以为邵明音会说分手,会毫不留情面的抓他,会把他送戒毒所……那么短短几秒的停顿里他自以为想到了所有的可能,他想邵明音那么恨,他肯定也不是例外。

    可他却只听到邵明音说,他会把自己铐起来,像第一天遇见那样。

    “然后关房间里,直到彻底戒掉,”邵明音道,像是知道自己这么说很没气势,邵明音握拳要捶梁真胸口,补充说他到时候会很凶的。

    梁真就握住他的拳头,摊平后十指相交,他说他这辈子都不会给邵明音这个机会。

    随后电影就放到了梁朝伟去看心理医生,从咨询室的沙发上睡醒后他说在这里能睡舒服点。梁真就抬手,搂过邵明音肩,将他又往自己这边拥了拥,活跃气氛道:“以后要是有禁毒委员会办公室找我写推广曲,我肯定免费。”

    邵明音就笑,不是不相信梁真以后接不到推广曲,而是不相信禁委办会这么潮。

    “真的假的?那你不就又红又专了嘛,”邵明音打趣,“你这算不算也是被招安了。”

    “这哪是被招安啊,”梁真神气道,“我这叫为爱发电!”

    看完电影后他们顺便就在商场里吃了顿火锅,梁真是真的挺爱吃醋的,专门调了一碟只有醋和葱花的。为了方便吃饭梁真把脏辫扎起来了,低头的时候能让对面的邵明音清清楚楚看到额头和眉目的轮廓线条。吃到一半的时候他们旁边桌来了一个三口之家,小男孩手还不够长,想捞锅里的东西得站起来,他爸爸就哄着让儿子小心不要烫到,然后每次都先夹点东西到儿子的碟子里,然后再自己吃。

    因为一直看梁真,邵明音也注意到梁真时不时地会往那一桌瞟,邵明音猜他是触景生情了,夹了片毛肚放锅里涮,正打算再过几秒就送到梁真碗里,梁真先夹了一大筷子羊肉给他。

    那毛肚最终也到梁真碗里了,梁真涮了好几遍醋,吃得特别开心。

    等火锅吃完,两人就去逛衣服了。两个男人买衣服那不叫逛街,就是看到中意的,试了之后合身就直接买了,前前后后都不用二十分钟。邵明音把制服衬衫也换下了,穿身上那件和梁真的t恤颜色很相近,梁真就不让他再套自己的外套了,是想也穿回情侣衫。

    本来买完衣服,他们也该回去了,但路过一家潮牌店的橱窗鞋柜后邵明音停下了脚步,问梁真要不要进去看看。

    梁真先是摇头:“我鞋够穿啊。”

    “进去看看吧,”邵明音推着他后背,脚也不小心踩到梁真鞋跟,“你真打算穿双回力去开巡演?”

    “那怎么了?”梁真觉得没毛病啊,“回力是国货之光,我爱。”

    但梁真还是进去了,这样的店才是他以前买衣服裤子鞋常去的,里面都是贵的要死的潮牌和联名,但自从和邵明音住一起后梁真在这方面的物质需求急剧下降,再说了,就梁真这身材长相,回力他也能穿成匡威,他当然没放心思在怎么打扮自己上。

    而现在又进了这种店,梁真嘴上说着不想买,但还真看到喜欢的了,试了之后他还没放回去呢,邵明音就让店员包起来了。梁真刚想说别花这个冤枉钱,邵明音就又拿了根头巾,折叠了几次后将那头巾贴着梁真的额头、穿过剃掉的鬓角上方系到后脑勺,并且打了个结。做完这一切后邵明音把手放在梁真肩上,认认真真地看少年的新装扮,看着看着就笑了。

    “你怎么还脸红了?”梁真问他。邵明音让梁真转过身照镜子,同时把他绑着脏辫的头绳也解下来了。梁真看着镜子里的邵明音抬手将自己的脏辫稍稍弄散,然后贴着自己耳朵说,哥哥好帅。

    梁真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的脸因为这句话瞬间就冷了,看上去真的很酷,他这大半年是真的又长高了不少,比快一米八的邵明音还要高半个头,尽管青涩还未全然褪去,但真的有哥哥的样子了。

    “哥哥太帅了,不想给别人看。”

    邵明音的声音还是轻飘飘的,撩的梁真邪火乱窜,但他表面还是故作镇定,直到邵明音又拿了:“藏起来。”

    梁真才撑起来的冷酷人设在那句“藏起来”后彻底崩了,他才想把给自己买鞋买头巾买帽子的邵明音藏起来。付完钱往停车的地方走的时候谁也没说话,明明知道邵明音把车停那么远是因为商场的地下车库满了,但当他们在后车座里荒唐,他听到邵明音被颠地一遍遍叫“哥哥”,又是要快又是要慢,他出入那个销魂的地方,他也不知道问了多少遍邵明音是不是故意的……

    可等极致的欢愉结束,梁真搂着坐在自己腿上短暂脱力并且轻微颤抖的人,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是有生出一丝遗憾的。

    他不知道邵明音会不会也有这种感觉,但这一刻他真的好希望自己是真的哥哥。

    他向邵明音假设,如果是很成熟的梁真遇到了邵明音的十九岁,如果他真的比邵明音大,那么会不会就没有那三年了,那么邵明音就不会见不到父母最后一面,在档案上销声匿迹故土家乡也不会成为伤心地。

    梁真知道这种假设都是徒劳的、无用的,但他心疼邵明音是真的,那三年肯定不会像邵明音说得那么轻描淡写,而在最黑暗痛苦的三年里,他没有遇到邵明音。

    “你真的没必要苛责自己。”邵明音道。他说这话的时候梁真已经在开车了,而他坐在副驾,微眯着眼不想动,身上还披着梁真的外套,“人都是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的。”

    “再说了,如果没有那三年,我也不会来温州。”

    邵明音道,也就不会遇到梁真的十九岁了。

    一阵沉默后,梁真问邵明音明天想吃什么。

    “你不是说明天要拍v吗?拍到什么时候?”

    “说不准……”

    “那我直接打包食堂吧,”邵明音道,“你明天也别太赶,拍迟了我就去接你。”

    ……

    气氛很快因为这些日常对话而不再紧张,他们脸上也再次染上笑意。邵明音问梁真他今天怎么不乐观了,平时要是碰到这种话题,他肯定会大大方方地说“toherday”。

    “明天确实是新的一天呢,”梁真也不惆怅了,“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崭新的。”

    “邵明音。”

    “嗯?”

    “我们今年回石家庄过年吗?”

    邵明音没马上回答,而是反问梁真他年前还会开巡演吗。

    “那顺便就给你定个小目标。”邵明音笑着看着前方,眼眸里也染着暖意的光。

    他向梁真承诺,如果年前的巡演能往北一直开到石家庄,他就带梁真回故土和家乡。(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