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都市小说 > 止损 > 第45章

第45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45章

    时至今日,梁真都记得自己第一次连带着家乡向别人介绍的场景。那时候的梁真也如现在的高云霄一般大,跟着谈生意的父亲去了北京。天安门他们是一起去的,很快也有背着相机的问他们要不要拍照。

    七岁的梁真已经很有个性了,他看不上这种千篇一律ose的风景人物照。但那照片是现场就能洗出的,小梁真想尽快地拥有能摸得到的和父亲的合照,也就听摄影师指挥竖起大拇指或者比剪刀手。后来拿照片的时候拍照片的人客套地问了句梁真哪儿人,梁真就说他和父亲是兰州来的。

    “兰州啊,”那人说话的语气梁真都记得,“兰州拉面那个兰州啊。”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梁真其实是想反驳的,想说不是兰州拉面的兰州,是兰州牛肉面,是有黄河有中山桥有白塔山的兰州,这些个地道的符号和象征梁真能说上三天三夜,可梁真总不能每个人都三天三夜地说过去。在宋冬野的那首《董小姐》没火之前,多少人提到兰州,关于这个城市的印象和标签都是并不正宗的拉面。

    而等梁真真的走出兰州了,他遇到了来自全国各地五湖四海而来的人,他也发现这种困扰属于每一个城市。比起河南偷不完的井盖,山西挖不完的煤,莆田比正品还真的aj和ugg,以及温州的江南皮革厂……兰州拉面不贬不褒,至少不会引发地图炮地域黑。

    但并不是所有城市都足够幸运,比如温州隔壁的温岭,不管温岭本地人对这座城市感情多深厚,城市之外的人提起这个名字,绞尽脑汁地想过一遍后也可能只是说——

    诶?你来自的那个温岭,是那个医闹闹到国务院总理出重要批示的温岭嘛?

    这样的刻板印象同样存在于白银,当人们提及白银,首先想到的肯定不是它丰富的矿藏,而是一起曾二十多年悬而未破的连环凶杀案,当真相终于水落石出,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的自然是那个高姓的凶手。

    “当时很多报道说那个连环杀人犯是恶魔,”高云霄道,“然后我也听到老伯在那里说…说都是姓高,可能还有关系,说……”

    高云霄说不下去了,尽管审讯室外的老伯再三表示自己就算说过也是无心的,但他在茶余饭后的闲话确实深深刺痛了这个从小离家的少年早熟而敏感的心。

    “你说你……”赵宝刚是在场唯一和老伯年纪差不多的,有些话也只有他说合适,“你要是二三十年前去外地,跟别人说你哪来的,别人哦一声,说就是做新娘鞋的那个温州,你心里好受?你们那个村也都差不多一个姓,要是其中一个出了什么事,别人骂他的时候也沾亲带故的说你几句,你好受?”

    “但我真没扇……”老伯想反驳,但脸慢慢就涨得通红,在其他人的注视下他甩了甩脑袋,还是改口了,“我就是一手掌下去了,我也没料到就碰到他脸上了啊。”

    “你真打我弟弟了?”一直沉默的高云歌也说话了,很冲动地走上前,但被另一个民警拦下了,是希望他冷静。

    “二十年前我爸妈来温州打工就租在你这儿,我弟弟也是从小在这儿生活,”高云歌抖着嗓子,“老伯你怎么下得了手。”

    “那是他拉绳子在先!”老伯大着嗓门,“他不拉绳子,我能气到打他——”

    “别吵了!”

    邵明音站在审讯室那扇大窗户的正对面,说那三个字的时候他的目光也没从梁真和高云霄身上挪开,有同事觉得事态差不多明了了,正准备去把门打开把人都叫出来,邵明音却制止了他。

    “再等等,”邵明音看着审讯室里的那个人,“再等等,他们还没聊完。”

    梁真和高云霄确实没聊完,打开话匣子的高云霄和梁真说了他父母为什么会来温州打工,又怎么因为工伤而失去劳动能力的。他父母那一辈还没赶上整顿,父亲在没有劳工协议的小厂里被注塑机压断了手臂,母亲又因为常年和车间里的胶水打交道而得了血液病。二十年前的他们普通的像每一个来温州打工的外地人,背井离乡以健康为代价的出卖劳动力,二十年后当温州焕然一新,多少个“他们”又在这二十年里,像那些被整顿的小作坊一样,被淘汰和遗忘。

    “现在家里就我哥在挣钱,他真的很辛苦,”高云霄不掉眼泪了,是强忍着憋住,“所以我真听不得别人这么说我哥,我也受不了他那么说白银,好像我是白银人,我就低人一等似的,我……”

    高云霄突然一停顿,是想到了别的经历:“我每次去上学都自己坐公交车,有一回上来一个本地人,和司机用普通话聊着聊着,突然就说为什么不说温州话,我知道他们是在开玩笑,但当那个本地人说‘都是温州人为什么要说普通话’,当他们开始说温州话,我听着,我就知道我这辈子都融不进这个城市了。”

    当高云霄终于将自己心底的想法和盘托出,那一刻梁真多少也能理解高云歌对宋洲的冷漠——他和他的弟弟一样对城市没有归属感,他对这个城市的人又该如何放下戒备呢。

    “融不进没关系,”梁真安慰他,“等你读完书,你可以回白银。”

    但高云霄摇头:“可是白银不好。”

    梁真一讪笑:“怎么能说自己家乡不好呢。”

    “白银真的不好,”高云霄道,“矿挖没了,没收成了,能出去打工的都走了,不然我爸妈也不会来温州。我哥说白银经济不行学校也不行,让我在温州好好读,他要把我供成大学生。”

    高云霄道:“我们不能回白银,我们回不了白银。”

    当那个被称之故乡的地方真的成了回不去的远方,不只是温州,他们去任何一个城市,他们都是没有归属的外地人。

    “我确实拉绳子了,”高云霄说这话的时候特别平静,连眼睛都不怎么红了,“他先说我哥,也说白银,我想报复他,被他发现后他扇我巴掌,就是这样。”

    “你们都听到了吧,”室外的老伯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没有人同他一块儿高兴,所有人都是一言不发地继续往审讯室里头看,听梁真笃定地和高云霄说,白银很好,白银可以回去。

    “白银不只是那个凶杀案有名,”梁真冲高云霄一笑。那个笑莫名的让邵明音觉得熟悉,好像自己在哪里见过。

    梁真问:“你知不知道有个歌手叫张玮玮?”

    高云霄摇着头,是没听说过。

    “那你今天知道了,”梁真掏出手机,点开了网易云后给高云霄看张玮玮的歌单。

    “很多人知道张玮玮是因为《米店》,但很少有人会去注意,这首歌收入的专辑叫《白银饭店》,”梁真还是笑,“张玮玮是白银人。”

    梁真没带耳机,所以就直接点了外放,那首《白银饭店》也通过设备从室内传到了室外,传到所有人耳里。梁真和高云霄靠的很近,肩碰着肩地看那首歌的歌词,一曲完毕后列表循环的下一首是《秀水街》。

    白银的秀水街。

    这条街上太阳出来,这条街上星星要走。当高云霄记忆里的秀水街和张玮玮的歌声重合,来自这个城市这条街上的他也前程未知。

    这条街上天空晴朗,来往的人们流着幸福的的眼泪,审讯室外的人除了高云歌都没去过白银,但当张玮玮在吉他声里唱到“就到这儿吧……”,他们仿佛也能看到那个秀水街,看到他们是崭新的贵人,他们来到的是又一个黄金世界。

    “牛逼吧,”梁真在歌放完前点了循环播放,当前奏的吉他声再次响起,梁真道:“白银有张玮玮。”

    “而温州到现在都没有这样一首歌这样一个歌手,”梁真又摸了摸高云霄的头发,“虽然不应该这么比,但白银真的是个很好的白银。”

    梁真道:“白银来的高云霄也是很好的高云霄。”

    高云霄突然就哭了,不止是掉眼泪,是哭出了声。他到底只有七岁,他哭得那么歇斯底里。梁真给了他一个拥抱,拍他后背的时候梁真问他,你知道新娘鞋吗?

    “你和他讲的?”审讯室外的赵宝刚问邵明音。

    邵明音摇头,他自己都不知道新娘鞋是个什么梗。

    “刻板印象和偏见真的是没办法的事情,真说起来,温州以前的标签也不好听。”梁真语气平缓,将那个故事徐徐道来,“浙江山又多,马路没覆盖农村那会儿,娶个媳妇是要徒步翻山的。当时有个新娘的小高跟婚鞋是温州买的,翻了一座山后鞋跟就掉了,可想而知那时候温州鞋的质量有多差。但现在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现在的温州、温州的产业也越来越好,因为温州人够拼,他们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经年累月把温州鞋做出了口碑,把曾经的小渔村变成现在的温州。”

    梁真将怀里的小朋友扶着,帮他擦擦眼泪,问他:“你在学校和那个村里,肯定是个孩子王吧,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小孩愿意帮你。”

    高云霄抽抽鼻子,没否定。

    “你真的很好,很聪明很灵活。就像你刚才说的,你哥把你留在温州也是因为这边的教育好,他希望你出人头地,”梁真鼓励他,“你把聪明劲儿放到学习上,你以后也会很白银出了个张玮玮,白银也出了个高云霄。”

    梁真道:“那才是你应该拉的绳子,不是出于报复,而是堂堂正正证明给他们看,你、你的城市,都不比任何人的差。”

    梁真道:“你左右不了别人对你的城市的刻板印象,但当你足有耀眼,别人会因为你改变对你城市的偏见。”

    高云霄被说动了,他问梁真:“会有这一天吗?”

    “当然会,”梁真肯定道,“所以不要不喜欢自己的家乡,那是歌里唱的黄金世界,那是你的根,是你永远的归宿。”

    “那……”高云霄没头脑地问,“那你会回去吗?兰州,你也会回去吗?”

    梁真没回答,就是扭过头看那块漆黑的大玻璃,也不知道有没有和那个人对上眼,但他知道那个人一定在看自己。

    邵明音也确实在看他,一直都在看他。关于回去的答案也是邵明音想知道的,那是梁真爱到骨子里的兰州,梁真总要回去的。

    现在的梁真还那么年轻,但落叶总要归根,等他完成了学业,等音乐事业顺遂,那个生他养他的故乡才是梁真的心之所向,如果梁真一定要回去,他不能一起,他也会祝福吧。

    “会回去的,兰州。”

    邵明音抬头看被白炽灯照到明晃晃的天花板,眼睛一眨不眨到酸涩后他耳边还是梁真的那句会回去的,心里头的涨溢推翻了刚才那个假设。

    当过往的点滴都清晰的浮现,并汇聚成今天眼前的梁真,他知道真有分别的那一天,他面对梁真,他肯定连客套的祝福都不会说出来。

    然后他又听到梁真说了个但是。

    当视线再次投向审讯室内的那个少年,他听到那个少年答非所问的说,但是我在温州遇到那个人了。

    梁真道:“除非把他也带回去,不然我也不回兰州了。”

    他很淡地一笑,那些不着边际的自言自语只有邵明音听得懂。

    “他是我在温州的羁绊,他是我另一个故乡。”

    “咳、咳——”赵宝刚的咳嗽声打破了审讯室外长久的沉默,让另外一个民警去敲门后他小声地在邵明音耳边说,那小伙子话说得还是挺有道理的。

    随后梁真就和高云霄出来了,是高云霄先给老伯道得歉,老伯一把年纪了,但这次和高云霄说对不起,他也没表现的有什么不情不愿。赵宝刚还是好奇,没忍住地问梁真怎么知道新娘鞋这种老一辈才知道的温州故事,梁真就说他学得专业resentation和aer都不少,关于温州鞋业转型的课题他也做过,这个故事也是以前查资料的时候看到的。

    “所长,我有认真在读书的,”梁真边说边自己点头,乖巧得和见老丈人一样。赵宝刚也没给什么评价,只是吩咐别的值班民警把高云霄兄弟和老伯送回去。至于邵明音,他本来就下班了,赵宝刚就催他快回家休息。

    而见梁真屁颠颠地跟在邵明音后头,出门后又转过身和自己挥手说再见,赵宝刚虽然也迟疑,但还是摆摆手,让他们快回去。

    梁真见所长是这么个反应,料想自己在所长心里头也没那么不学无术了,美滋滋地坐上副驾后邵明音也在车上了,钥匙插好后他握着,良久都没发动车子。

    “怎么了?”梁真凑过去摸邵明音的手,邵明音顺势就将他的手握住了。梁真还没来得及高兴呢,邵明音就抬起手臂搂住他的背。

    “你今天好主动啊,”梁真也抱着他,舍不得撒手。

    “你别老摸后背那一块啊,”梁真感受到邵明音手上的动作了,“刚才我都是装给那小孩看的。我就刚砸下来的时候疼,不信你回家看看,肯定都没青。”

    梁真语气真的轻松,和没事人一样,这让邵明音的声音在对比下特别的低落,他问梁真,你怎么这么傻?

    怎么这么傻,就这么扑上来把我护住了。

    “我要是不把你护着,我才傻呢,”梁真将他搂着也更紧了,“还好不是你受那一锄头,不然我得心疼死。”

    他感受到邵明音的肩膀一抖,梁真就扶着他肩膀让两人的额头碰到一起。邵明音不说话,牙关咬到腮帮子微微鼓起,梁真看着这样压抑的邵明音也好心疼,他就在邵明音唇上亲了一下。

    他问邵明音,我们回家吗?

    “昨天没吃完的饭我放冰箱里了,”梁真出来的时候看到邵明音没碰那碗泡面,“回家后我给你炒蛋炒饭,蛋直接倒到饭里的那种,超级香!”

    他捏邵明音的脸,他叫邵明音的名字。

    “邵明音,我们回家呀。”

    那天晚上是梁真开的车,邵明音坐在副驾上。梁真每每侧过头看邵明音,他一直保持的姿势都会让梁真想到第一次送邵明音回家的那天晚上,在那辆gt4的副驾上,邵明音也是这么侧靠着车门,头歪歪地倚在那儿,不知道看什么出神。

    但现在他们在一辆老桑塔纳上,车开到小区后他们是一起进的那个一居室的家,梁真三下五除二就出锅了蛋炒饭,吃完后也是他洗的碗。等他们最后一起躺到床上了,邵明音才叫他的名字,和他说了句谢谢。

    梁真并不知道邵明音具体谢什么,但又隐隐约约是知道的。他就笑,原本只是搂着对方腰的手也开始往下摸,邵明音就打他手,这么一打闹,两个人就都笑得放肆。等唇又碰到了一起,梁真听到邵明音又谢谢他。

    谢谢他在这儿。

    那个晚上邵明音睡得从未有过的安稳,也是从那个晚上开始,他才真正意义上同失眠和浅睡告别。他还是会有梦,梦到那首《秀水街》,张玮玮在唱昨天过去,明天会来,唱就到这儿吧,又一个黄金世界。

    而他和拥抱着他的梁真在今天的温州,这也是他们的黄金世界。(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