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都市小说 > 止损 > 第43章

第43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43章

    木山街道派出所的赵宝刚今年五十九岁,在所长这个位置上已经干了快十年了。在调职之前,赵宝刚在市局刑警大队里也干过十几年,头颅没抛过,但那些年来赵宝刚也是为城市治安洒过热血的,所以三年前上面调了个邵明音过来,赵宝刚一看他资料保密系数那么高,一回想刑警队的峥嵘岁月,怎么可能不对这个有所经历的年轻人上心呢。

    而邵明音也一直没辜负赵宝刚期望,一来就积极地熟悉工作埋头苦干,都不用专门安排,邵明音恨不得二十四小时不眠不休都呆局子里。街道片警的工作虽然没什么危险系数,但非常琐碎,但凡有点追求的人都会只把这儿当跳板,熬够时间就往市局调。赵宝刚一开始以为邵明音过阵子就像另一个调过来的石家庄人一样进市局,所以他自己都会劝着邵明音别那么拼,别仗着年轻跟自己身体过去去,邵明音嘴上说着答应,但还是每天最后一个离开,第二天最早来,除了有一回邵明音早上来的时候手上绑着白绷带,说是不小心伤到了,赵宝刚才得了机会强行给他放了个假。休了大概一个星期邵明音还是回来了,赵宝刚记得,那天是他那个石家庄老乡把人送过来的,但除了那一次,赵宝刚不仅没见过,也从没听过邵明音说起过这个老乡。

    就这么在基层派出所工作了大半年,市局的调令也下来了,有调令是好事,邵明音那么年轻,应该去更广阔的地方大展宏图。可邵明音却拒绝了,给出的理由三年来都是一个样,说基层缺少年轻警力,他愿意留下。

    邵明音第一次拒绝调令的时候赵宝刚老开心了,他有私心,也是真的希望街道派出所里多些身手好效率高的年轻人,邵明音自愿留下,他当然开心。可眼看着都第三年了,和梁真一起过来的那个老乡都在市刑警大队当上副队长了,邵明音还是个最普通的三级警司。

    赵宝刚的级别虽然看不了邵明音过去三年的资料,但邵明音来温州后是直接把户口都迁到木山街道派出所的,所以他也能凭经验推断出来邵明音以前执行过类似卧底的任务,为了安全起见才调到了温州。邵明音也从不提以前的事,他还是见邵明音没回家过年,才知道他父母都去世了。赵宝刚是晚来得子,儿子的年纪和邵明音差不多大,邵明音的身世光是只言片语,赵宝刚就心疼了,平时操心完亲儿子,也会把邵明音当半个儿子在那儿操心。他的头发就是这么操心少的,尤其是在亲儿子都订婚后,赵宝刚更是为邵明音这个所里唯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同志还没找到女朋友而操心到头秃。

    而赵宝刚老婆就是民政局的,老公头发都快没了,做老婆的能不着急嘛,张罗着就是要给邵明音介绍姑娘。邵明音虽然不是本地人,但他一表人才相貌堂堂,不愁没有姑娘喜欢。邵明音是知道所长一切都出于好心,但他真去相亲或者找女朋友,那不是耽误人家姑娘嘛,当工作更重要的借口不再能含糊住赵宝刚,邵明音也就和他坦诚了自己的性取向。

    赵宝刚毕竟年纪大了,也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接受,接受了他就更愁,尤其是从老婆那儿听过太多今天来领结婚证明天就扯离婚证的例子,他总觉得邵明音要是想遇到那个对的人,那还不是难上加难。赵宝刚明年就要退休了,一定要在职业生涯里挑出遗憾,可能就是没在工作和生活上多帮到邵明音。

    而现在邵明音终于有对象了,赵宝刚按理说是该欣慰的,但梁真这种二十岁的小年轻,哄得了妇女同志的开心,逃不过赵宝刚这种快六十的老头的火眼金睛,再加上梁真被那个饭局连累、第一次被抓紧局子的时候他也在场,所以一直以来对梁真的印象都觉得这小伙子挺不成熟的,邵明音找了这么个人谈恋爱,把邵明音当半个儿子的赵宝刚能不觉得自己种的好白菜被猪拱了,他能答应嘛?

    “叫梁真是吧,最近还玩说唱呐?你这个圈子交友小心点,别又被连累进去了,邵明音可是最讨厌和毒沾上的人了,”赵宝刚还是有点气呼呼的,是真的看不上梁真,“你说你,好好的不读书去玩说唱,不务正业!”

    赵宝刚已经说得够委婉了,要是和邵明音单独聊,他肯定会劝邵明音别被梁真的表面纯良给迷惑了,这种年纪轻轻的富二代能走心嘛,虽说谈个恋爱不一定就要走到最后,但和梁真这种人谈,赵宝刚怕邵明音吃亏。

    “我是不允许这种人出现在我们派出所的家属群里头的,你别偷偷把他拉进来,”赵宝刚打量着梁真,“做我们木山街道派出所同志们的家属,你还差远了。”

    “什…什么?”梁真还从没听邵明音提起过,他们派出所还有这么快乐的微信群,群成员都是在职警员的伴侣,没事聊聊家里长家里短,节假日也会张罗着一起聚个餐。

    “所长他年纪小,”邵明音到底还是帮梁真说话的,“您就别和个小朋友一般见识了。我回去——”他看了眼梁真,再看向赵宝刚时眼神非常坚定,“我回去一定好好训他。”

    虽然和所长在洗手间里有这么个插曲,但邵明音已经到下班的时间了,赵宝刚再不满意梁真,总不能不让人回家。开车回去的路上梁真也为自己之前的莽撞道足了歉,邵明音也没训他,就让他下次注意下时间场合。见邵明音没怎么生气,梁真就问他那个家属群的事。

    “怎么?想进?”邵明音不看他,“所长都说了你还没资格,再说了,你想进,你用什么身份进?”

    “我…”梁真思忖着,是不放弃,“我肯定有办法的。我都是你对象了,我离做家属还远吗。”

    “行啊,那你就慢慢熬吧,”邵明音也不打击他。车也就快开到小区门口了,但在路过一处农田前的房屋时,他却慢慢踩了刹车,梁真也感受到了车速的放慢,问怎么了。

    邵明音不言,就只是往窗外看,等梁真顺着他的目光往那处看,原本随便的坐姿也端正了。温州人在农村盖小洋楼基本上都会顺带着在房屋前铺上水泥空地,老人要是带着孙子孙女,白天可以让小孩在那空地上跑一跑骑骑玩具车。大多数时候这样的空地就真的是没有人的空地,但今天,那里黑压压一片全都是人。

    那人群是分阵营的,站在左边的是五六个约莫四五十岁的老汉,看着装应该是本地人,右边人就多了,少说就有三十多个,站在最前面的是个小孩,五六岁那种,梁真坐在车里听不清他们都说了什么,但看那小孩的动作,很明显是指着对面其中一个老伯。邵明音的手机也是这时候响的,接通后梁真能听到里面的声音,是警局打来的,问邵明音回家了没有。

    “还没呢……嗯,我就在那个村…好好,知道了,我下去先看看。”邵明音回应电话那头的同事,就在不久前街道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说有个村一处空地上聚集了越拉越多人,好像是起了什么争执没能解决,人群围了快半个小时都没散开。有附近的怕人太多容易出事,所以就报警了,邵明音又正好路过,警局同时就打电话问问他方不方便看看现场情况。

    “不过人确实挺多的,”邵明音开车门了,是准备下去调解一下,“你们最好也派辆车过来吧。”

    见邵明音下车,梁真也跟着过去。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他们坐在车里没看清,走近了以后才发现另一边的人群里大多数都是妇女,而且还都带着孩子,抱着或者是牵着,全都站在那个约莫七岁的小孩身后——他们也是走近后才发现,那个小孩没指着老伯的手一直握着自己脸颊,眼泪更是哗啦哗啦地掉,跟不知道累一样地一直重复一句话:那个老伯扇我巴掌。

    那小孩开口后梁真就听出西北口音了,带着点鼻音,发音也靠前。他正想问问到底怎么一回事呢,有人从人群后面高喊了一声名字,那小男孩一听,哭声跟有快关一样立刻就止住了,等那人拨开人群跑到了那小男孩身边,看看他又看看对面,他反而是鞠了个躬和那大伯道歉。

    “大伯对不起,对不起,我弟弟高云霄不懂事,”他拽着那个高云霄的小男孩,是想走,“给您添麻——”

    “你为什么要道歉!”高云霄挣开了他哥哥的手,哭声更凄厉了,“他真的扇我巴掌了,你为什么要道歉!”

    “高云霄!”

    “他真的打我了,高云歌!你弟弟被打了!”高云霄指着自己后面的外地人,“他们都来帮我讨公道,你是我亲哥哥,你怎么还帮本地人说话!”

    高云歌也愣了,高云霄生下来就是他带大的,从会说话起,高云霄就没叫过他名字,从来都是哥哥、哥哥的叫。长兄为父,他当然也疼高云霄,听说弟弟在闹事他鞋厂下班后卡都没打赶回来了,本想陪个不是后带弟弟走,没想到高云霄反应这么激烈,没能息事宁人,反而让事态往更不可控地方向发展。

    高云歌抬头,不知所措地看着不打算散去的人群,好在这时候又有人走到前头了,是个穿制服的警官,后头跟着的人他也认识,是梁真。梁真也看到高云歌了,和在酒吧里驻唱时的装扮不同,他就穿着很普通的衣服裤子,除了头发稍稍有点长,他现在和其他鞋厂流水线打工的年轻人没什么两样。梁真冲高云歌比了个“好巧”的口型,抿着嘴微微一笑,是让高云歌别太担心。

    “到底怎么一回事?”邵明音站在两堆人中间,这样真有肢体冲突了他也能及时发现。有个抱着孩子的四十多岁妇女在这个村子里住了十几年了,街道民警也认识几个,和邵明音也算打过照面,就解释了下都发生了什么。

    “是我娃娃和我说滴,”那妇女道,“我娃娃说高云歌他弟弟被本地人无缘无故扇巴掌了,大家都是背井离乡来打工的,也都是有小孩滴,这一个将心比心,我们就觉得气不过,怎么能扇娃娃巴掌呢,要是自己家娃娃的,我们该多心疼。我们就是想讨个公道,想让大伯给娃娃道个歉。”

    “我没扇他巴掌,”对峙地那个老伯反驳,他正拄着个铁锄头,反驳声音一大,原本伫在地上的锄头也被他抬起十几厘米又再次放下,“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是这个小孩子先在小道上拉了条绳子。”

    老伯指着房屋后边,那条小道是指两块农田中间的水泥路,“我把田里庄稼都打理好,骑着三轮车回来的时候看见这个小孩子鬼鬼祟祟地躲在路两边,我一看不对劲,走过去发现他把一根细绳系在对面的香樟树上,另一头自己捏着,一等着我过去就把绳子拉上要绊我,”那老伯看向邵明音,开口说得是温州话了,“警官,你评评理……”

    “说普通话吧,”邵明音道,“我也是外地人。”

    那老伯原本还义愤填膺的,一听邵明音不是本地人,突然有些迟疑。高云霄借着这个停顿就插上话了,说自己没有拉绳子,眼泪流得也更凶了。

    邵明音算是理明白了,他这是遇到罗生门了。那小男孩是咬定老伯无缘无故打他,老伯那边的真相又是小男孩捉弄他在先,他可能太生气碰了碰,但也肯定没到扇巴掌的程度。

    “再说我为什么要扇你巴掌啊,”那老伯脾气也不好,握着铁锄头的手一直在用劲,“你们一家人,从你爸妈还在温州打工的时候就租我们家的房子住,我要是想打你,我还用得着今天。”

    邵明音额头的神经一跳,是听出那老伯话里的歧义,他当然知道老伯的意思是他不会无缘无故地打人,但那小男孩活络着呢,怎么可能不把那歧义抓住。

    “大家都听见了!”高云霄流着泪,哭腔浓重,“你就是看不起外地人,所以才打我!”

    那句“你就是看不起外地人”就像一枚注定要爆发的定时炸弹,牵扯着在场所有外地人的神经。高云霄随后又往前走了两步,站到了那老伯眼跟前,语气是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凶狠,“你就是个恶魔!变态!”

    “你这小屁孩说什么呐!”那个老伯也实在忍不住了,他太气了,人要是气急了,动作很容易就因为冲动而不过脑,就像他现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抡起一直握着铁锄头,直直地就要往高云霄砸去。

    那变故太快了,快到谁都没反应过来,那铁锄头就要下去了。邵明音离得近,他完全是条件反射地冲上去几步,在来不及把锄头夺过来的情况下,他本能地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高云霄,将那小男孩护在身下抱住后他也是一闭眼,同时后背传来重击后的闷声。

    但在那闷声之后,邵明音并没有感受到丝毫地疼,只是有什么东西也挡在了他身上,帮他挡下了那一重击。

    邵明音猛地睁开眼,扭过头后他看到同样用血肉之躯挡住自己的人咬着牙关“嘶——”了一声,是疼狠了。

    “梁真!”邵明音整个人都呆滞了。

    梁真其实已经疼得有点直不起腰了,眉头也皱着,倒抽一口气后他第一句话反而不是有多疼,而是问邵明音:“你没事吧。”(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