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都市小说 > 止损 > 第42章

第42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42章

    在酒吧唱了一个月后,梁真总共赚到手了六千多,刨去一个月的房租水电费,剩下的钱拍v不知道够不够,但把以前录过的歌更精良的制作一遍还是绰绰有余的。梁真效率也高,在犹太空出时间来之前在录音棚里不仅过了遍旧歌,还又出了三首新的,其中也包括除夕夜那晚他在邵明音家里唱的四句hook,后加上的verse主题是则是关于音乐梦想和对自己未来的期许。梁真录歌一直找的同个录音师,那首歌制作完后录音师都说他给圈内那么多raer做过那么多首说唱,什么风格没见过,但没一首像《翻山越岭》,尤其是副歌的那四句,温柔到像一滴水落在吸水饱和的海绵上。

    《翻山越岭》录完后梁真并没有上传,而是打算放到数字专辑里,所以他就只给邵明音听,听得时候邵明音就是一直笑,也不说话,就是很开心的笑。被梁真缠了老半天他才憋出一句评价,说听着心里暖暖的。

    邵明音问梁真那什么时候出专辑,梁真就说还要等等犹太,是希望两人合作的歌也放到那张专辑里头。他和犹太也一直联系着,伴奏beat也早就决定好了,至于主题,梁真和犹太也是一拍即合。都不用那天battle梁真特意提,温州的歌只有《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这一段子一直是犹太的一个痛,他是温州的歌手,他当然也希望代表温州的那首歌是更具“艺术性”的,他做得每一首歌也是奔着让大家对温州改观、不要提到温州就是江南皮革厂的目标去的。

    犹太的需求在某种程度上和梁真的想法是不谋而合的,梁真一直知道温州外来人口多,但在他住到木山街道之前,他一个中瑞曼哈顿有跃层、交的朋友住鹿城广场的小少爷其实并没有直观感受到这种“多”。但和邵明音在一起后,梁真不止一次地去派出所里溜达,一张嘴把张姐等女同胞哄得老欢喜了,街道里有什么事需要邵明音出警去看看,梁真给女同胞使个眼色,就全都帮着说“小邵啊,梁真想去你就把人带着呗,说不定还能帮上忙”。

    邵明音能怎么办呢,只能让梁真也坐后面带他出去看看,梁真原本只是想和邵明音多呆一会儿,但这样出警的次数多了,他也借此看到了不少人间真实,小到街坊邻居的鸡毛蒜皮,大到工厂老板跑路农民工维权无门,这是他读书的前两年都没接触过的温州,但这也是真正的温州。

    而梁真也是在温州的外地人,一个真实的温州是不得不提从五湖四海来的外地人的,如果说犹太的歌词的创作是从温州土著的身份出发的,那么梁真写的那一部分就是作为一个外来者,以及由他出发的整个外地人群体在温州这座城市的生活百态。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主题定好后两人的歌词都写得很快,但摆在他们面前还有一个难题,那就是副歌部分到底要唱什么。梁真写了几句犹太都觉得不太很合适,但把笔给犹太,他其实也写不出满意的。一首说唱作品的副歌承载的功能和情感不比ra部分的歌词少,在纠结商讨了好几天后都没有写出让两个人都“我操!就是这个!”的hook歌词后,梁真开玩笑地说网上有首抒情版的《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实在不行他们就reix这首。

    “兄弟你听我说,”梁真说瞎话完全不需要打草稿,“我觉得这是个娱乐至死的年代,是个荒诞到真正的艺术明珠蒙尘,用于洗脑的口水垃圾歌反而熠熠生辉的最好也最差的时代。我们不如也荒诞一回,荒诞到底,reix江南皮革厂。”

    “reix江南皮革厂?”犹太懵了,“那不就成喜剧说唱了嘛。”

    “那不也意味着我们的歌抵达了一个至高境界嘛,伟大的喜剧都是能让人笑出眼泪的,”梁真继续神神叨叨,“咱们就做一出能让人听出悲剧的喜剧。”

    “啊……”

    犹太还真没反驳,梁真怕他真给绕进去了,连忙又说:“我开玩笑瞎说的,怎么可能真reix江南皮革厂。咱们这两天都好好想想,说不定合适的就出来了。”随后他们约了个进录音棚的时间,告别后见梁真是要去坐公交,有车的犹太一看都快六点了,就说送送他。

    梁真也没推脱,和犹太报了木山街道派出所的地名,一路上犹太好几次都想问问那天那个开警车的是梁真什么人,但见梁真没主动提,他也不好意思问。等车开到目的地,梁真道了谢后大踏步地往局子里走,犹太看着那个背影,没来由觉得年轻真好。

    而进了局子后的梁真更是轻车熟路地就进了邵明音的办公室,里面除了他还有好几个女警呢,除了张姐,其他几个也都是有娃的年纪,一看梁真来了,眉开眼笑地和见着自己小孩长大的模样似的。

    “梁真又来找小邵啊,”赵姐看了看正在理桌子的邵明音,“今天不用陪太久呢,小邵晚上不值班,马上就可以回去了。”

    “回去好啊,”梁真找了张凳子在旁边坐下了,“赵姐你不知道,邵警官真的太为人民服务了,太爱工作了,他对象都找我吐槽好几回了,说夜班太多他们不仅联系少,也伤邵警官身体。”

    “哟…”赵姐听着,那叫一个忧心忡忡,“赵姐明白了,”她稍稍凑过去,小声地和梁真说,“那我下次排时间的时候再留意着点,再不济也把小邵的夜班安排在工作日那几天,你不说他对象还是学生嘛,我让小邵星期六天都早点回去,他们视频啊什么的也都方便。”

    “赵姐你真的是太好了!”梁真握着她的手,“我先替你对象谢谢您!”

    “不客气不客气,”赵姐也笑,“赵姐就等着结婚呢,到时候给小邵和对象都包个大红包!”

    “咳咳…”邵明音鸡皮疙瘩已经能扫一地了,也实在听不下去了,假装咳嗽地打断他们两,逃离般地走出了办公室的门,他前脚刚出去梁真后脚也说自己要去洗手间,尾随着跟邵明音进了隔间后,梁真反手就是将门一锁。

    “出去。”邵明音压着嗓子训梁真,正要解腰带的手也要去开门锁,梁真怎么可能这么听话,抓着人手臂就把邵明音推到隔间的隔板上,那声音并不算轻,邵明音刚要发火,梁真就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他唇上做出嘘声。

    “我刚才看过了,这里面没别人,”梁真靠过来,膝盖欲要顶开邵明音的腿,邵明音推他,梁真就乘机将他双握住,高举过头顶后抵在隔板上。

    “梁真!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邵明音声音还是轻,与其说是生气,他的反应其实更像是害臊,被梁真一亲后他拒绝地扭过头,是让梁真别在这儿胡闹。

    “我就要在这儿!”梁真彻底控住了邵明音,有反应的那儿也隔着衣服抵着邵明音的小腹。

    “我早想这样了,”梁真空着的那只手拽邵明音的警服衣领,手指划过锁骨下方细滑温热的皮肤,“我早就想这样干你,就穿着这一身……”

    “别闹!”邵明音还是挣开了,在耳朵红起来之前他推了梁真一把,跟梁真再在一个隔间待下去梁真指不定还会做什么荒唐事呢,他厕所也不上了,边整理衣服边开了门,直接就出去了。

    梁真还是第一次看邵明音这么抵触,站在隔间里回想了一下他方才的反应,觉得邵明音真可爱。他随后也出了门,却不想邵明音也还是站在洗手台前,侧对着门口站着,没有动。

    “怎么了?”隔间的门是向外开的,梁真的视线有所遮挡,还以为邵明音是在等自己,就一个越步地将人抱住,邵明音一个踉跄,使劲地打梁真手臂,那声训斥的“别闹”是真的生气了。

    梁真连忙缩回手,规规矩矩地站邵明音旁边,和他一起往门的方向看后梁真瞬间就瞪直了眼,一颗心也提到了嗓门眼。

    邵明音也慌,一慌手上动作也乱,衣服到现在才整理好。站在门口的派出所所长赵宝刚是看着这两人从一个隔间里出来的,邵明音刚出来又“衣衫不整”,他年纪虽然大又快要退休了,但也没完全被时代潮流抛下,赵宝刚但凡联想一下,也能猜到他们两个刚才在隔间里干了什么。

    “所、所长……”梁真派出所次数来多了,当然也认识赵宝刚,“所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你什么你?”赵宝刚指着他,“什么叫不是我想的那样,我想哪样了?”

    “我、你……”梁真咽了口唾沫,罕见地说不出话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现在特别后悔刚才的精虫上脑,也特别怕,怕老所长从此看轻了邵明音,给邵明音以后的工作使绊子。

    梁真在那儿暗暗着急懊恼呢,赵宝刚虽然指着他,但却一眼都不看,就问邵明音:“真是他?”

    邵明音抿了抿唇,不说话,只是点了下头。

    见邵明音是这反应,赵宝刚也从门口走进来了:“我就说你哪儿来的对象,还以为你是能接受姑娘了,没想到是个幌子。”

    梁真听赵宝刚这么一说,瞬间就觉得柳暗花明了,原来老所长之前就知道邵明音的性取向,那老所长不就是友军嘛。

    赵宝刚还是指着梁真,又问了邵明音一遍:“真是他?”

    邵明音恩声,梁真也跟着点头,刚准备笑呢,赵宝刚就重重地“诶”了一声,一跺脚,看着邵明音的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恨铁不成钢。

    “这小伙子能靠谱?!”赵宝刚那叫一个气,“我不同意!”(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