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都市小说 > 止损 > 第41章

第41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41章

    如果你问一个raer什么样的说唱生涯才是圆满的人生,你得到的答案肯定是各式各样的。有人会说要混过underground参加过battle比赛,有人会说在成名前要在酒吧驻过唱夜店当过dj……但如果让他们只选一个经历,相信大部分都会告诉你——没有过beef的raer不仅说唱生涯不圆满,而且还不real。

    这里的beef并不是字面上的牛肉的意思,而是指当两个raer在你瞧不上我我也看你不爽的情况下出歌互相diss。都是玩说唱的,两个人如果有了矛盾还用得着干架嘛,当然是拿起麦录歌骂啊。

    beef的原因有很多,小到我就是没理由的不喜欢你就是想骂你,大到我不认可你的歌你的为人和价值观,有一方出了diss的歌另一方肯定也会回应,自古公道自在人心,大家把歌传到网上后让圈内的和听众都听听,自然能分出个是非来。

    而玩说唱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是兄弟是我的hoer,你的

    o被diss了,你能无动于衷袖手旁观吗,你当然是两肋插刀啊,就算不帮着也出首歌骂回去也要义无反顾站在兄弟这一边。所以两个raer的beef要是闹大了,往往会上升到两个厂牌甚至是交好朋友的站队。而虽然raer们之间的beef主题都是骂,但作为说唱文化的一部分,大浪淘沙之下还真的会有一些diss的歌骂出了新花样新flow,并且成为经典。

    梁真虽然还年轻,但在这样一个兄弟情网线牵的年代,梁真也曾参加过beef。他倒不是主角,也没专门出过歌,就只是在微博上坚定不移地站在西北的hoer们挑起来的,而是另一个城市刚成立的厂牌,但应战后,在歌的质量上他们完爆了始作俑者,那场beef后团结的西北帮成了佳话,原本踌躇满志的那个新厂牌反而成了笑话。

    而此时此刻,在温州的酒吧里,那个叫出梁真名字的raer,正好就是当初输的灰头土脸的厂牌旗下的一个。

    梁真先是闭麦,这样他们聊了什么远一点的人也就听不到了,只会以为是酒吧的人自己在交涉。他也没下台,就站在台上面无表情的往下看,那人也不矮,但因为有舞台的高度差,所以从一开始气势上就吃亏了。

    “这么巧啊,”那人讪讪地笑,“还以为认错人了,还真是梁真啊。”

    梁真还是不说话,就这么睥睨地看,像是怎么都记不起这人是谁,或者说,他一直都没把这号人放在心上。那人也不是一个人来的,跟着他过来的同伴刚好入座在邵明音他们旁边,他们似乎也知道梁真,抬杠一样的附和:“可不是嘛,都不敢认,微博上那个梁真几个月前还晒过超跑呢,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驻唱。”

    “怎么,就不允许富二代来体验生活了?说不定是在拍《变形记》,哪儿正藏着摄像头呢。”

    “是不是拍《变形记》不知道,就怕是本来就没钱,以前那些照片还是从别人那儿偷的呢……”

    也不知道这几个人阴阳怪气一唱一和了多久,梁真听得见,邵明音也听得清清楚楚,摸着啤酒瓶的手一直没松开,正越握越紧时宋洲抓住他手腕了,就差将他整个胳膊抱住,非常未雨绸缪地劝邵明音“别冲动”。

    “诶,我看刚才是有人能点歌的,”那人也坐下了,从钱包里大大方方地掏出张一百块钱放桌上,“五十块钱就能听梁真给哥唱,还真划算,哥给你一百,点一首,不用找了。”

    “不好意思,”梁真语气冷淡,“我的时间结束了。”

    “那还真挺遗憾的,不能听梁真唱了,”那人其实已经过了嘴瘾了,也没打算继续,“要不要哥送你张票啊,明天在温州有场演出呢,哥带你开开眼。”

    “票就不用了,”梁真嘴角稍稍扬着,“但您要是真想听我唱,也不是不可以。”

    “哦,是嘛。”那人回应,是被那声在“您”叫飘了。

    “但是吧,”梁真装得面露难色,“但是我再唱就影响到后面演出的人了,您实在要听我唱,得加钱。”

    “哦?加多少。”

    “也不多,”梁真看着他,笑得深意,“就一千吧。”

    “一千?!”这声音是另一个人的,“梁真你抢钱呐。”

    “我哪敢啊,”梁真道,“你们不是明天就演出嘛,都有演出了,难道还在意这一千块钱。”

    有人已经听出梁真是在故意怂恿了,刚想劝,那人还是硬气,钱包一套出来翻里面的现金,是真打算要梁真唱。

    “今天出门赶,”那人已经犹豫了,“还真没带那么多——”

    “没关系啊,支付宝微信都行,”梁真还真打算掏手机,“二维码扫一下就行。”

    “……行,”那人不想刚嘲了梁真没钱还秀跑车,马上自己也落了个打肿脸充胖子,既然都给一千块钱了,他当然要在梁真身上好好出口之前beef的恶气。

    “我想想该点首什么,”他故意说得那么轻佻的,“你反正也参加过battle比赛,不如喊首麦吧,什么…一人我独饮醉,唱个这个吧。”

    “邵警官!”宋洲压着嗓子吼了一声,这回他真的把邵明音胳膊抱住了,“你真别冲动,别抡啤酒瓶子,你让梁真自己来!”

    梁真也看能看到邵明音被那句“喊麦”刺激后的反应,但再次看向那个人,梁真还是一点也不恼。

    “也不是不能唱,但这个酒吧的环境不太适合喊麦,”梁真还真答应了,“要不这样,一千块钱呢,光在这儿唱也不划算,你看这样成不成,你钱先给我,回头我给你录首那什么…《一人我饮酒醉》,我放我微博上,标题我都想到了,c……”梁真敲了敲额头,笑。

    “不好意思,你叫c什么来着?”

    那人也笑,但笑得很僵。合着聊了这么久,梁真连他名字都不知道,而且梁真到现在才问,那态度明摆着是不屑知道。

    “c周周啊,”梁真听他不情不愿地自报家门后,恍然大悟的重复了一遍,“那我当时发微博,一定又艾特你又艾特天佑,都是c嘛,我这首歌就当给你们牵线了,微博正文我一定好好写,讲你怎么热爱喊麦文化,一千块钱听首《一人我独饮醉》。”

    “梁真你——”那人气了,他能不气嘛,本想羞辱一番梁真,结果反而被梁真拐着弯骂自己低俗。

    “我没说错啊,”梁真也不笑了,“你到底还点不点歌,没这钱咱们也不费口舌了,下个点的歌手还在等呢。”

    “点,怎么不点!”那人支吾,“我改主意了,不唱一人我独饮醉了。”

    “不喊麦也没关系啊,我看你钱包里红的也有三五张,要不你都给我,就当认识一场我给你打个折,你再点首适合这个酒吧环境的歌,我给您唱?”梁真把重音放在您上,但那态度是一点都听不出卑躬屈膝的。

    都到这份上了,那人也只能把整百的现金都掏出来拍那舞台地面上,随便说了首流行曲,梁真手特别快,一弯腰就给捞起来了,膝盖都不带弯的,唱完之后他都没等伴奏结束就直接下了台,高云歌一直在那儿等着呢,他走到人面前,将那钱全塞到他手里。

    除了唱歌,高云歌其实并不爱说话,钱被塞到手里后他就一直推给梁真,实在推不过后才有些结巴的开口:“我、我不能要。”

    “你拿着,”梁真又给推了回去,“我总不能白耽误你这么长时间。”

    “我真不能——”

    “让你拿着就拿着,”梁真这回把钱直接塞他口袋里了,“你就当那是个更傻点的宋洲,这种人的钱就当是地上捡的。咱们也算老乡,别再推来推去了。”

    见高云歌迟疑了,梁真得了空马上就跑下舞台了。他是从后门走的,出了门后他给邵明音发信息,等邵明音出来了,梁真也绕到正门口了。

    “怎么了?”梁真抬起手肘戳了戳邵明音的肩,“你脸怎么这么黑。”

    邵明音不说话,身子一侧让梁真的碰触落了空,梁真意识到邵明音这次是真的生气了,马上微微驼下背,凑到他眼跟前,怒着嘴做了个鬼脸。

    “不好笑!”邵明音捏他的脸,不知怎的,他自己要比梁真憋屈多了。

    邵明音道:“这钱我们不挣了,明天别来这儿。”

    “怎么就不挣了,合同都签过了,再说就剩几天了。”

    “再剩一天也别去。”

    “为什么啊,”梁真道,“今天是他们来找茬,概率很小的,以后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梁真要真还想去,邵明音总不能把人关起来,但他也是真的难受。

    “我知道你担心我,替我不平,但我不是处理的很好嘛,”梁真道,“他们嘴上一点便宜没得,我还赚了他们三百块钱呢。”

    “你知道我当时听到他们说的那么难听,我心里怎么想的嘛,”梁真揽过邵明音的肩,带着人慢悠悠地往车停的方向走,“说实话,我们几个西北的上次聊起来,都觉得那场beef翻篇了,没想到今天遇上,他们还斤斤计较着呢。你说这几个人这么小肚鸡肠,就这魄力,也就只能接接演出了。”

    梁真道:“而我以后是会有巡演的,会有音乐节请我去,会有万人演唱会等着我开。”

    邵明音脚步一停,稍稍抬头看梁真,那个少年笃定道:“等着吧,他们这辈子的巅峰都未必有我二十岁的时候火。”

    梁真还没火,虽然出过的歌反响都不错,但他毕竟没开过巡演,所以尽管歌的质量好,在无法预计livehoe票房号召力的情况下,现在的梁真并不算真正的出名。

    但当你看到他脸上洋溢的、浑然天成的张扬和自信,你也会像邵明音一样,相信这个少年的光明未来指日可待。

    因为那张扬和自信是骨子里的,是他生来就有的——匮乏的亲情确实会让梁真偶尔的幼稚而不自知,但这样的一面梁真只在邵明音面前展露,除了邵明音,没有什么攻击和嘲讽能伤害到物质层面富足了二十年的梁真。

    因为梁真知道好日子是什么样的,也知道他轻轻松松就能享有的一切是很多人追逐一生都得不到的,这并没有让梁真滋长出任何恶习,反而是保护了他的少年心性,使得他不知自卑为何物,这种赤诚和真挚并没有随着年岁的增长和与安逸生活的告别而被磨掉一丁点,如果有所改变,那也只是因为梁真在长大。

    就像此刻梁真也停了脚步,想想刚才所发生的,也多少有些懊悔。

    “我觉得我还是不该拿那笔钱,”梁真是指那三百块钱,“接演出真的挣不了多少钱的,他们又不是什么很有名已经熬出头的raer,三百块钱对他们来说可能还真挺多的。”

    “那是他们……”邵明音想说活该,毕竟他们不先挑事,也不会下不了台的掏出那三百块钱。

    但梁真说得也有他的道理,只是他不再站在自己的角度。哪怕是别人找他的麻烦,他也还是会考虑到别人的难处。那并不是邵明音第一次见梁真流露出这种思考方式,却是第一次真切地挖掘到,梁真身上有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宝贵品质。

    ——梁真够骄傲,但梁真从来不傲慢。

    “那就算了吧,”邵明音道,是和梁真一起把这件事翻篇了。他们继续往前走,再过个小道就是停车的地方了,见来回没有车辆后他们刚要过去,就听见身后有人叫“梁真”的名字。梁真回头的时候挺没啥期待的,甚至还以为是有人叫了个相似的名字。但等他看到离自己就一米远的一个小姑娘,梁真还是一愣。

    “梁真,”那个小姑娘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随后又往前走了一步。她手包的肩带因为这个动作而有些下滑,她就伸手勾了勾。又说了个“你好”后她垂着的双手还是互相揉搓着指腹,看样子很紧张。

    梁真一点头,也说:“你好。”

    那小姑娘就捂嘴,那样子真的很激动,除非是大浓妆,梁真一般是看不出女孩子有没有化妆的,但等那小姑娘的手放下,梁真还是能看出她有涂口红的。

    “我刚刚也在那个酒吧里,和我朋友一起来的,”她指了指自己身后酒吧的门,“我觉得是你,但一直没敢认,后来周周来挑事我也都听到了,我想说……”那姑娘又捂嘴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

    “对不去对不起,我真的太激动了,”那姑娘双手握拳,是在极力克制住情绪,“对不起,我没想过今天晚上会遇到真人,我真的太激动了。”

    “没事没事,”梁真可不好意思了,“我又不是什么明星,你就把我当个朋友就成,没啥好激动的。”

    “我、我就是想和你说,”那姑娘看着梁真,眼神特别特别真诚,“你的歌真的特别特别好听,困难都是暂时的,你以后一定会有更大的舞台的,你……”那姑娘突然就有哭腔了,“请你一定要继续走说唱的路。”

    “好好好,我肯定继续唱,”梁真也慌了,“姑娘你先别哭,我要是顺利下个月出数字专辑了,你别哭别哭。”

    “对不起对不起,”那姑娘揉了揉眼睛,也吸了吸鼻子,“我…我去年就开始关注你微博,你每首歌我都听过我都会唱,我真的…”

    那姑娘看着梁真:“我真的很喜欢你的歌,喜欢你歌里的兰州,我真的很喜欢你。”

    “谢谢,谢谢喜欢,”这不是梁真第一次遇歌迷,但却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真爱的,都让他觉得无以为报了。

    那姑娘问能不能合影,梁真也答应了,邵明音帮着他们照了几张后那姑娘再接过手机,翻着那几张照片真的高兴到跳起来了。

    “我就是想当面告诉你,你的歌很好听,以后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你的,你一定要继续唱下去!”那姑娘的情绪逐渐有些平复了,但还是像个终于见了偶像的粉头,太开心以至于告白完后就冒冒失失地想跑掉,转身没走几步她就又折回来了,看着梁真,问他能不能给自己签个名。

    “行啊,”梁真还没给别人签过名呢,也没随身带笔,那姑娘就在自己手包里翻,那里面同样也没有笔,能涂涂画画的只有一支口红。

    “用这个签吧,”她把口红盖打开并且拧出来,她也没纸,就把气垫也拿出来,打开后让梁真签在里面的镜子上。

    梁真刚开始没反应过来,还真接过那口红了,就要涂上去后他觉得还是不行,将东西都递还给了那姑娘。

    “不行不行,口红和气垫都是女孩子很精贵的东西,我不能这么糟蹋。”

    “那我去车上看看,”邵明音说着就往马路那边走,梁真让他小心点,也帮着看来往的车辆。不一会儿邵明音就带了笔和便签过来了,梁真问那姑娘叫什么名字,姑娘说叫莉莉。

    “lily?”梁真听着耳熟,“诶,你微博id是不是‘lily是莉莉’?”

    “对!就是我!”莉莉激动地喊了出来,“呜呜呜,我喜欢的raer记得我id,我真的要哭了。”

    “我能不记得嘛,我每条微博你都有点赞评论啊。”

    “那你以后能多发微博吗,你上条微博还是转发年前的棠叁livehoe的演出,你都快两个月没更微博了,我都以为你不唱了。”

    “啊…微博我确实很少更新,怪不得你看见我那么激动。”

    “你以后能不能多更新微博啊,”莉莉问他,“你就是发些日常也好,就是秀恩爱也好。”

    “这……”梁真看着旁边的邵明音,笑,“我对象职业有点特殊,恩爱不好秀。”

    莉莉眼睛瞬间就瞪大了,看看邵明音又看看梁真。梁真以为她是接受不了同性恋,觉得膈应才会有这种反应,正犹豫如果她当场脱粉了自己还要不要继续签,莉莉来了句“卧槽”。

    “卧槽,梁真你都有对象了,对象颜值也那么高,”莉莉又开始激动了,“你们这什么绝美c啊,怎么这么好磕!”

    “c…c?”梁真还是把自己名字签上了,也写了“to莉莉祝一切都好”,将那张便签递给莉莉后他问,“啥叫c啊。”

    “就是你们这种…天哪,我不要当你的唯粉了,我以后要当你们的c粉!”

    不只是梁真,邵明音也听的云里雾里,两人刚一面面四觑,莉莉就撒欢一样跑掉了,是不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呢,重新进酒吧前她再一次的冲梁真大喊:“梁梁!我们都等你的新专辑!”

    莉莉走后,梁真和邵明音也准备回去了。开车那一路邵明音都没怎么说话,梁真就明里暗里的老爱瞅他,他也不觉得气氛有什么不对,但总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

    梁真问:“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啊?”

    “没有啊,”邵明音道,“我能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我给女粉签名,还合影,你不生气?”

    邵明音笑了:“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你要是生气不开心你一定要和我说,”梁真打包票,“你要是不喜欢我这样,我以后就不和女粉合影,也不给她们签名了。反正我又不是什么明星偶像,我只要歌好听就行了。”

    “想什么呢?”邵明音食指一勾就是在梁真脑门上一敲,“都什么年代了,谈个恋爱你还把自己搞的这么贞洁烈夫啊。”

    “我不是怕你不开心嘛……”

    “我哪有不开心,是你自己想多了,”邵明音还是笑,“再说了,以后会有更多人喜欢你,我现在就不开心,那我以后不得气吐血啊。”

    梁真摸着自己胸口,“你放心,不管以后怎么样,不管有多少人喜欢我的歌,我这颗心,永远都是你的!”

    “知道了,诶呦,真的是幼稚死了,”邵明音道,“你以后该怎么和粉丝互动就怎么互动,别因为我就有心理负担,更别扭扭捏捏的。再说了,以后不仅会有更多的人喜欢你的歌,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你的为人和品性,喜欢你这个人本身。不管是哪种喜欢,我都不会不开心,”

    邵明音说这话的时候刚好是红灯,他停车,扭头看着那个少年,在他额头之前被敲的地方揉了揉,那动作就像他说的话,很温柔。

    “因为不管是梁真的歌还是梁真这个人,都值得他们喜欢。”

    邵明音微微笑着,又在他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而我只会为这样的梁真骄傲。”(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