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都市小说 > 止损 > 第38章

第3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38章

    梁真的情绪向来都是来得快去的也快,《好易购》的魔性导购主持人在这种氛围里更是有奇效,梁真本来还有些伤感的,一听那背景音乐一看那画面,心情瞬间就没这么糟糕了。

    “这么敬业嘛,”梁真问,“除夕夜他们还直播?”

    “应该是录播的,”邵明音道,“我看过这段。”

    梁真心情刚好起来,听邵明音这么一说又do了。

    他还有爷爷给他打电话,邵明音呢,邵明音得看过多少《好易购》,才会这么凑巧的连转播的那几个都有印象。

    “别丧啊,”邵明音摸他还有点湿的头发,他也背贴着床头靠板,和梁真虽然没挨得很近,但又足够自然和亲昵,“这段真的挺有意思的。

    梁真于是还真认真听了,这场售卖的产品是一公斤的白银,两个主人照样一唱一和地将那白银吹得天花乱坠,有证书有回收保障有独家刻字,总之就是买到就是赚到。等大段大段的产品有多好的铺垫后就该介绍价格了,主持人特意把公司老总请了上来,是让老总亲自公布。

    那老总是北方人,挖白银的,肯定是北方人啊,老总先是套路的说辞一番,什么西湖的水雷峰塔的尖,杭州真美,浙江真美,为了感谢浙江顾客们的支持,他给出的价格是62001kg。

    梁真对白银价格没概念,特意搜了一下后发现这个价格虚高太多,他“啊”了一声,是料到后面要有精彩的讨价还价部分了,他看向邵明音,邵明音也笑,是觉得后面这段不会让梁真失望。

    果不其然,一听到这个价格,男主持人瞬间就拉下了脸了,怒意藏不住的问捂着嘴偷笑的女主持人:xx,他说你是六二。

    男主持人做出六和二的手势给导播组看,大声喊:“他骂我们是六二。”

    这一刻北方老总的惊愕表情非常的真实,真实到梁真都怀疑这一切不是演的,在男主持人表明“62”的发音在杭州话里是贬损的意思后老总只能靠降价来平息大家的“愤怒”。老总说降一千,男主持人还是很生气,说一千没诚意,还要降,再降一千。

    北方老总非常和气,62变成了42,男主持人还是不满意,是觉得4开头不吉利,尽管老总再三表示再降就是亏本赚吆喝了,最后订下的价格还是变成了一个三开头的数字。

    “歪日,”梁真被这一波操作震撼到了,“这生意怎么做?浙江人都这么精的嘛。”

    那一刻梁真甚至想到了他的父亲,他们家也是做金属矿产起家的,这些年销售重心也越来越往南移,浙江人讨价还价的功夫在电视里演的就这么炉火纯青了,真在商场上切磋,梁崇伟能得了了浙江人便宜嘛。

    那一刻梁真久违的意识到,他父亲也特别不容易,他已经在那个位子上了,所以才会习惯性的权衡利弊,很多时间他也抽不出来,很多事情他也身不由己。

    “我刚来温州的时候,我听到有同事说气话的时候说‘拿个杯’,”邵明音看着电视,也回忆起了些有意思的片段,“我还真以为是他气急了要喝杯水,给他倒了一杯过去后他们都笑,我才知道,‘拿个杯’在温州话里也贬损。”

    “那你在这儿快三年了,”梁真问,“你现在会说温州话了吗?”

    “出警的时候听多了,现在听的大懂,说当然还是不会说,太难了。”邵明音也问他,“你呢,你在这儿读书也两年了,你会说吗?”

    “我又不是温州人,”梁真笑得很轻。“我又不是温州人,我不会说温州话。”

    “我不是温州人……”梁真是茫然的,“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梁真的话音刚落,窗外就响起了烟花和鞭炮的声音,他们往好易购的右上角看,那里显示着时间——浙江大多数电视台都会在整点和整点半的前后半分钟里在右上角显示时间,此时此刻那串数字有好几个零,是过零点了,是新年了。

    已经是新的一年了,梁真还懵懵的,是没反应过来,邵明音就起床随便抓了件衣服,见是梁真的毛衣也就随手套上了,然后把梁真的外套扔到床上,是让他也穿上。

    “起来看烟花吗?”邵明音走向阳台,门刚打开那一会儿是挺冷的,但他还是出去了。那一阵的烟花不知道为什么红的厉害,邵明音趴在阳台上仰着头看,他自己也在那红光里。

    他没低头,但他知道梁真也在旁边了,木山街道虽然不算城区,但非节假日也是不允许燃放烟花爆竹的,但除夕和大年初一的交接夜,那堆了一整年的烟花,可以在这一晚放个精光。

    这是梁真第一次见温州过年,也是第一次见家家户户都放烟花爆竹。那些声音太响了,说是震耳欲聋都不为过,以至于邵明音必须大着嗓门告诉梁真,温州人要在除夕夜关门前放一冲关门炮,在年初一开门后放一冲开门炮。

    “那明天早上也会这么吵嘛?”梁真靠近了,声音还是需要大。

    “其实从现在开始到七八点都会很吵,”邵明音挺确信的,“烟花爆竹从零点到天亮都不会停。邵明音又看向高空,密集的烟花使得黑夜折射出白昼的错觉,他好像把梁真给忘了,他看着那天空,他眼里没有丝毫的睡意。好像如果没有梁真,他就会一直站在阳台上,看那整夜不熄的烟火,听那鞭炮噼里啪啦的躁响。

    一个人,从零点到天亮。

    他让梁真心疼了。

    梁真自己都觉得冷,就把外套给邵明音披了,这样一来他穿着的全是梁真的衣服,可如果没有梁真呢,如果没有梁真,他会记得给自己加件衣服吗。他没穿袜子也没穿拖鞋,脚踝露在外面是会冷的,梁真把自己的给他,如果没有梁真,他会换双棉鞋吗。

    他落到梁真心里面了。

    “邵明音。”

    邵明音低头,看梁真的眼神竟闪过那么一丝恍惚,好像在问,你怎么在这儿。

    他们两个北方人,怎么就在温州遇到了。

    “邵明音,”梁真大喊着,声音盖过了周遭的喧嚣躁动,“我在这儿,我陪着你呢。”

    我在温州,我在邵明音身边。

    他能看到邵明音眼里有光,跟层泪膜似的,哪怕笑得一点也勉强,这样的邵明音也好让梁真难受。

    “邵明音,你看看我,”他在邵明音的耳边,他亲他,“我在这儿,我……”

    他知道有什么滋长出来了,从胸膛,从那颗跳动的心里,那被称为灵感的绽放像游丝撩拨着他的手指,他没抓住,他开口还是只说得出一个“我”。

    他也渐渐说不出了,只能动嘴型,源泉的涌动是稍纵即逝的,他没个契机来疏通,他再不甘心,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暗涌平息。

    “梁真?”

    他抓着梁真的肩膀:“你唱啊。”

    你想唱的,你唱啊。

    “我没能抓住,”梁真明明是看着邵明音的,眼眸却深的像是透过他看到其他,“邵明音,我没抓住。”

    “你抓得住的,”邵明音鼓励地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你开口,你只要开口它就出来了。”

    “我……”梁真稍稍的停顿,然后哼了个旋律,可当要把词加进去,他知道那是什么情绪,却一时唱不出来。

    而邵明音一听梁真哼的那个调子,没来由就觉得熟悉,两人一起做最后挣扎的回屋,梁真在翻手机里有的beat,太多了,他没找到那一个。

    然后他听到身后有动静,是音乐,是手风琴。

    他回头,邵明音就坐在地板上,手风琴就放在腿间,所以他并没有背琴带。把那两个八拍又弹了一遍后他冲梁真点头,他和梁真说,是这个。

    是那天梁真给邵明音听的两个beat里的一个。

    “唱啊梁真!你现在最想唱什么,你就唱啊,”邵明音看着他,“你知道的,唱啊。”

    那呼喊整个的钻到梁真身躯里,他眼前是邵明音,邵明音希望他唱。

    他开口也不再是“我”,当歌声嵌入那段伴奏,有些分割刚好落在那个“我”上,那是山川,是湖海,是只为你而来。

    “不论是哪座山川

    哪片湖海我

    翻过山和岭

    都只为你而来。”

    梁真唱出来了。

    梁真自己都不敢相信,也忘了做rerd,他又唱了一遍,那一遍邵明音也在哼,他们没来得及关窗,窗外还是那么热闹,但他就是能听见。

    他能听见邵明音,他知道自己此时此刻为什么在温州了。他梁真翻山越岭是为音乐来的,为了邵明音。

    而邵明音就在眼前。

    梁真蹲坐下身,四目相对的同时邵明音把手风琴推到旁边,他们开始接吻,邵明音跪直了腰,这让他比坐着的梁真高那么半个头,他就捧着梁真的脸将他的下巴扬起,手掌贴着下颚像捧着什么珍宝。

    这个姿势是不好发力的,但梁真就是能把人抱起来。抱回床上后他大开着膝盖夹住邵明音的盆骨,丝毫不容许邵明音逃开。

    而邵明音本来就没打算逃开。

    他们还在亲吻,从唇到脸颊到下颚,梁真手摸到邵明音小腹那层薄薄的腹肌后邵明音主动地把外套脱了,他还自己往上撩毛衣和贴身的那件睡衣,梁真帮着脱的时候他也配合的抬起手,等身上不着寸缕了,他们的唇齿依旧没有分开,当邵明音的手在对方勃起的性器上套弄,梁真的手也探到了他后头。

    “把你藏的东西拿出来…”邵明音指的是梁真之前放床头柜里的保险套和润滑。

    梁真拿过来了,拆完包装盒的那个过程邵明音直直地看着他,眼眸里是毫不掩饰的赤裸裸的情欲。

    “怎么了…”见梁真拧开润滑后反而停了动作,邵明音就笑,一笑起来,眼那角就浑然染上风情,“难道还要我教你。”

    “不是,我是在想……”梁真想到自己之前查过的同性恋的科普文章和资料,箭在弦上了他才意识到,他还没和邵明音商量过,做爱的时候到底谁上谁下。

    这么一想梁真就矛盾,邵明音身手这么好,他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心甘情愿做承受的那一方,那他自己呢,他毕竟直男了二十年,如果是邵明音他未必不能接受,但他总觉得自己的反应会很扫兴。

    “想什么呢,”邵明音的欲望被晾着肯定不舒服,撑着直起身后他重重咬了下梁真的耳朵,“你到底想不想干我?!”

    邵明音说那话的时候其实挺凶的,还有点嫌梁真不争气的意思在。但那语气再凶狠,梁真一听还是整个人都酥了,下腹更是蹭蹭蹭的涨。邵明音那儿也涨,梁真手指头探到后面做扩张时他也会给邵明音口,既让快感不中断,又能让邵明音少些不适。

    梁真第一次做这种事,显然是没找到那个会让邵明音爽的点,但那里也能容纳两根手指了,在邵明音帮梁真舔了舔之后,梁真戴了套,然后一手扶着性器一手掰着邵明音的大腿根,缓缓抽送着将那物送进去。

    但梁真下面太大了,送到一半邵明音就疼得倒抽气了,原本硬着的前面也因为疼痛而变软,梁真见不得他隐忍的样子,一抬腰刚准备拔出来不做了,邵明音却突然握住他那儿。

    “帮我撸,”邵明音指的是自己的,他环住梁真腰了,那语气和眼神也野,跟不计后果似的,梁真摸前面的时候他就蹭着床单扭着腰慢慢把梁真的吃进去,后来实在不适应的厉害,他干脆直接坐到梁真怀里头,腿还是环着梁真的腰,就这么直直地全吃进去。

    邵明音真的疼,小腹一抽一抽的,前面也彻底软了,梁真就揉捏邵明音的乳尖,另一边的乳头被他含在嘴里舔舐,梁真又倒了点润滑到自己根部,同时也照顾着邵明音前头。这样的挑逗使得邵明音抑制不住地发出几声闷哼,腰也在慢慢变软,而当梁真挺腰小幅度抽插,邵明音的闷哼也开始发腻了。

    足够的润滑到底还是有用的,很快梁真的幅度就加大,手也继续的揉捏邵明音的胸,等姿势变成后入他本想先慢慢的磨,邵明音却催他,头埋在枕头里不扭过来,让梁真快点。

    梁真将性器抽出来,然后又重重地全部送进去,顶到底后他如愿听到邵明音泄出来的呻吟,但速度还是没快起来。

    “梁真、梁真……”邵明音也不管不顾了。他还是会疼,但那是种酸胀的疼,酥酥麻麻的,夹杂着被攻占的羞耻和无助,他催梁真,“你快点啊。”

    “叫哥,”梁真俯下身贴着邵明音后背,“叫哥就快点。”

    邵明音听到了,跪着的腿也是一抖。梁真经验不算老道,他也是第一次被人干,本来心理上的快感就是远远强于感官上的,这时候如果再叫比自己小的梁真一声“哥”……

    “叫不叫?”梁真又是一个深顶,但又抓着邵明音的腰不让他垮下去,另一只手也不停的搔刮乳头,邵明音腿又抖了,脚指头蜷着,脚踝也紧绷。

    他开口了,但声音太轻,梁真停在乳尖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一分,邵明音抓着床单,那声“哥”里有浓重的鼻音。

    那声“哥”也用尽了邵明音最后的理智,整个身躯都只剩下了快感,梁真也加速了,一边肏一边撸他前头,灭顶的欢愉来临之际他心底又滋生出害怕,梁真就从后面死死地抱住他,抓着他的右手十指相扣。

    事后梁真还是从后面搂着邵明音,邵明音也任由他轻吻和啃咬最脆弱的后脖颈,疲惫和情爱的乏力使得他久违的涌上睡意,窗外不停息的烟花爆竹声正在抽离之际,他听到耳边有梁真的呼吸。

    他听到梁真说,他以前有想过花名的。

    “我在笔记本里写第一首词的时候,我在右下角写音梁,”梁真轻轻地说,“很有文化很有寓意的,是余音绕梁的意思。”

    “后来真打算玩说唱了,这个名字却一直没用,是觉得自己的歌还担不起‘余音绕梁’四个字。再加上现在用真名也挺好挺方便的,就也从来没和别人提过。更重要的是每次想提,总会说不出口,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

    梁真将人翻过来了,他摸邵明音的耳朵,他在邵明音鼻尖啄了一下。

    他笑,他现在知道了。

    “原来是缺了邵明音。”

    音梁是余音绕梁,是音乐和梁真,是邵明音和梁真。

    梁真道:“原来一开始就是邵明音。”(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