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都市小说 > 止损 > 第37章

第37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37章

    “别磨磨蹭蹭了,回家就让你长大。”

    邵明音都这么说了,梁真当然加快脚步屁颠屁颠就跟上了,一回到家他也没猴急,买来的东西都摆好后他才跟拆礼物一样打开玄关的那个抽屉,那个小塑料袋里不仅有杜蕾斯的ndo,还有ky。

    梁真不是怂,是紧张和激动过头了,他反而不爱说话了。把东西都放床头柜里之后他变现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哪怕心里都乐开花了,他装也要装的风轻云淡又老练。

    邵明音能不知道梁真在较劲什么嘛,不就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嘛,他也不戳破,回来后该做饭做饭,该烧菜烧菜,这是大年三十,年夜饭还是不能将就的。

    梁真还是不会炒菜,就一直在旁观摩,帮忙也仅限于把出锅的菜端出去,等他们坐上桌后春晚已经开始了,邵明音就让梁真把在超市买的那一打啤酒拿出来,他第一次做那么多热菜,刚好拿来下酒。

    啤酒度数本来就不高,邵明音酒量也不差,和梁真碰着碰着那一打就全给喝完了。他其实没怎么听电视里的声音,小品相声更没觉得好笑,倒是看到一些艺人偶像在台上唱歌的时候他抬头了,很不着边际地问梁真:“你说你有一天会不会也站在那儿。”

    “站那儿?”

    “在春晚或者央视的舞台上,”邵明音也是突然想到,“你有没有参加选秀的打算?”

    梁真拒绝地干脆:“不要。”

    “那你要一直在地下?”邵明音问,这同样也是他一直以来的疑惑,“我只是觉得对于你个人而言,其实是有捷径的。”

    梁真确实能走捷径,他身世干干净净还能炒个二代人设,他人长得帅有气魄又有实力,他完全可以更快的得到更多的曝光度,只要……

    “但是从地下到主流,是要妥协的。”

    梁真是背对着电视的,但他能听清那些歌词,这是春晚的舞台,当然要合家欢,要一家人整整齐齐。说唱也不是都脏,现在大家都讲loveandeace,也有说唱歌手在获得主流认可之后参加直通春晚的演出。

    “我以前和你说过,川渝说唱走得很前头,十年前有个四川raer在tv唱老子明天不上班,后来他翻唱e的ragod,里面有一句就是‘去央视说个老子再和我比’。”

    “嗯,”邵明音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他很酷。”

    “很酷,很牛逼,”梁真继续讲,“但就在去年,有一个raer参加了直通春晚的比赛,也是在tv,他也是川渝人,但他站在那个舞台上,他把‘老子’改成了‘我们’。”

    梁真道:“他妥协了。”

    想站到地上,是要妥协的。

    “我知道这种改动表面上看其实无伤大雅,但是……”梁真一顿,是在整理自己的思路,“但这样一改,有些东西他就变了,有些态度就变了。那才是说唱最核心也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那种态度。我不是说这两个raer谁就高贵谁就被招安了,我两个都很喜欢,但如果是我,如果是梁真……”他放下筷子了,啤酒罐也被他捏出声音,有些话他没能即刻的说出口,是觉得自己还没到那个高度那个情景,他还不算有资格。

    所以邵明音就帮他说了,像是能看透梁真都在思忖什么又纠结什么,邵明音道:“梁真只会写自己想写的,唱自己想唱的。”

    邵明音握着自己的那罐啤酒,在梁真放在桌上的那罐边角碰了碰,喝了一口后他继续道:“梁真的态度不会变。”

    梁真笑:“那等我以后能开演唱会了,或者是有音乐节的行程,我开唱前就在舞台上喊,英雄兰州出处,说唱梁真态度。”

    “你押韵怎么这么快,”邵明音揶揄,“照这个速度,你下个月电子专辑不愁出不来。”

    “那是因为……”梁真还扭捏了,埋头笑了一下,“那是因为和邵明音在一起啊。”

    因为菜烧的比平时都多,他们吃得也慢,之后的整理也费了不少时间。等什么都收拾好了也快十一点了。之后他们一起洗的澡,梁真还是第一次和邵明音洗澡呢,在花洒下将人从后面搂着像抱着什么宝贝。梁真从来没伺候过谁,那是他第一次帮别人洗头,当然很不成功,泡沫总会沾到邵明音眼角,邵明音都想把笨手笨脚帮倒忙的这个人推开了,但又考虑到地滑,怕梁真摔了所以一直没有大动作。

    洗着洗着梁真还是亲上来了,就只是亲,捧着邵明音的脸,纯情的不要不要的。洗澡之后他们甚至都没擦身子,就这么亲着出了浴室的门,那门一打开就是朦胧的热气,他们就沐浴在那里面。

    因为天冷,房间里开了暖气空调,梁真又调高了几度,然后就蹿回床上将人压住继续亲,手都已经伸到后面摸了,他手机在这时候响了。

    是震动,但梁真没管,都这当口了,天王老子电话打过来他都不接,但那震动停了之后又响了一次,邵明音就伸手去床头够,看到来电显示是谁,他还是把梁真推开了。

    “先接电话,”邵明音不由分说地帮他解锁,“是你爷爷。”

    都接通了,梁真难不成还又挂掉,只能拿着手机翻了个身,钻被窝里后邵明音也起身去浴室,是想擦擦身子,梁真看那精瘦的身型从眼前晃过,本来就粗的气息更喘了。

    “真儿在哪儿呐,”爷爷在那头问了,“除夕夜还跑步啊。”

    “没呢,”梁真尽量让自己平复,“刚运动了一下。”

    “啊,这样啊,”梁真爷爷岁数大,口音也重,叫梁真小名听着像“这”,“真儿那你过两天还回兰州吗?”

    “今年在温州过年,”梁真其实早和他爷爷说过自己不回来的,这个点又打电话过来求证一下,梁真多少有些烦躁。

    “啊,不回着呐”爷爷语气里很明显有失落,“那你在温州这边过的好不好啊。”

    “好着呢,”梁真和爷爷感情还是很深的,就算过的不好,也不可能如实告诉爷爷让他担心,他出门在外,他必须好。

    “啊,你过得好爷爷就放心了,要是钱不够要和爷爷说啊,爷爷给你打钱。”

    “够的,爷爷你别操心,我够用,我……”梁真想说自己现在能挣钱了,虽然就一场演出。但那钱又太少了,少的梁真说不出口。

    “真儿,你爸再怎么强硬,他也是为你好,你也体谅体谅他。”

    梁真不认可,但还是先答应着:“我知道。”

    “诶,那就好啊。你现在一个人吗?”

    “没呢,和一个朋友,年夜饭也是和他一起吃的。”

    “好,好,不是一个人就好。”

    “嗯。”

    “真儿?”

    “嗯?”

    “这还是你头一回没和爷爷一起过年呢,”爷爷笑了一声,“爷爷想真儿。”

    梁真手机差点没拿稳,他再次握紧,恩声里有鼻音。

    “爷爷我也想你。”梁真道,“爷爷新年快乐。”

    “快乐快乐,我的宝贝孙也快乐!”爷爷还是笑,“就要十二点了,和你那朋友一起,别太熬夜啊。”

    梁真挂了电话,低头看手机的黑屏,视线一直是模糊的,有什么更酸胀的情绪把情欲代替掉了,再坐回被窝里头,梁真把衣服裤子先穿上了。浴室离卧室也近,邵明音没关门,所以能听见梁真都说了什么,再出来,他也套着睡衣。等他上床了,梁真也没有特别活跃地亲他搂他,而是依旧低着头,背贴着床头靠板,房间里一下子就静了,邵明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又把电视打开了

    他换过台,但换来换去都是春节联欢晚会,梁真显然不感兴趣,也还是闷闷不乐的,邵明音也不知怎么想的,按了个数字调到另一个画面,那个为数不多不放春晚、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叽叽喳喳的购物频道。(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