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都市小说 > 止损 > 第33章

第33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33章

    梁真道,笑得羞涩:“我把长寿分给你啊,我们以后每个生日都一起过好不好。”

    有那么一瞬间,邵明音想直截了当地问梁真,这句话什么意思。

    或者,梁真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邵明音不记得自己有没有答应,应该是有的,不然梁真不会吃得那么津津有味,但那一小碗长寿牛肉面他吃得特别心不在焉,就连洗碗的时候,水槽里的水都要漫出来了邵明音才关得水龙头,拿着抹布和碗,手腕转动地慢,是还想着什么事情出神。

    倒是梁真见邵明音老久没从厨房出来,大大咧咧地自个儿就进来了,见邵明音是在发呆,他就想吓吓人家,从后背一扑将人整个抱住,手又是护着邵明音小腹不让那儿磕碰到橱台的边角,梁真下巴搁在邵明音肩上蹭蹭,大着喉咙在他耳边说:“我离不开你了!”

    邵明音被吼地半个身子都酥了,梁真就又将人箍紧,举止亲昵地真像大型犬:“我吃你下面吃上瘾了!”

    “梁真…”邵明音真的听不得他这么说,“你能不能别老说这种有歧义的话。”

    “我不管,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我离不开你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邵明音挺无奈的,“你先把手松开,我还要洗碗呐。”

    梁真松开那个拥抱了,也特殷勤:“我帮你我帮你。”

    “得了吧,我能让寿星洗碗?”邵明音不乐意了,“你生日呢,怎么开心你怎么来吧。”

    “真的啊,”梁真两眼发光,“我想怎么来怎么来?”

    邵明音有点意识到不对劲,但又意识不到是哪里不对劲,就有些不过脑的说了声“嗯”。

    “邵明音同志!这是你说得!”梁真一个健步就冲出了厨房,像什么阴谋得逞,“警察同志是不能言而无信的!”

    邵明音猜不透了:“你想干嘛?”他随后就听到一声闷闷的重物往软的地方砸的声音,出于担忧他想都没想也出去了,以为梁真磕着碰着了。

    可他一出去,就看到梁真衣服都没脱,整个人卷在被子里,还非常霸道地横着躺,见邵明音过来了,他干脆就把脑袋挂出来,眯着眼,嘴巴大张笑得满足。

    “今天我生日!”梁真道,“我要睡大床!”

    邵明音:……

    等邵明音整理完厨房,梁真已经洗漱过了,毛巾一挂上就又冲回了床上把自己裹起来,一见邵明音从厨房出来他就警觉的和什么一样,正襟危坐,被子当然还裹着,像是吃定邵明音不会赶他,又像是生怕邵明音赶他。

    邵明音最终还是没赶梁真,从浴室出来后他换了睡衣,站在床边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梁真就很鸠占鹊巢地躺直,伸出一只手“啪啪啪”的拍床单,语气强硬:“上来。”

    邵明音笑:“梁真你别太过分啊。”

    梁真瞬间就破功了,一破功就撒娇:“你上来一起睡啊,来呀来呀。”

    邵明音笑得嫌弃,可还是曲着膝盖,掀开被角钻了进去,不睡上去还不要紧,这一躺下,梁真马上又得寸进尺地一个劲儿往邵明音那边钻。

    “别闹了,”邵明音也没地方可以退,再任梁真往这边凑,两人身子就要碰一起了。

    “你是猪吗?”邵明音故作怒意,“猪才像是这样,一直拱过来。”

    “对,我就是!我就要拱过来!”梁真张张嘴,还真学着发出几声猪叫,继续往邵明音那边又拱又蹭。

    邵明音差点笑岔气了:“梁真你的尊严呢?”

    “尊严不要啦!”梁真大叫一声,直起腰后被子也从身上掉下来了,他抬起双手做张牙舞状,夸张地“嗷嗷”叫唤,是要扑邵明音身上。

    邵明音抬腿就是要踹,以前梁真屡败屡战的想赖他床上,到最后都是因为打不过并被踹了回去。但今天邵明音动作很迟疑,是考虑到梁真刚吃了一大碗面,他一个不小心没踹对地方就容易把人伤到。

    梁真也得意,他就是吃定邵明音不舍得这时候攻击他,手都撑到邵明音脑袋旁的枕头了,梁真腰还是弓着。

    邵明音很严肃:“要睡就好好睡。”说完他又加了点力道,梁真顺着那一脚往旁边一翻,倒下后和躺尸一样,愁眉苦脸。

    邵明音刚才非常精准地抵住了梁真的耻骨。

    梁真,卒。

    梁真还是不甘心,侧躺着盯着邵明音看,邵明音让他关灯他也不为所动,邵明音就撑起身子要自己关,梁真一直伺机而动,等灯光暗下,他就非常精准地抓住了邵明音还没缩回去的手,同时搂住他的肩膀。邵明音挺猝不及防的,要挣开,梁真就是不配合,两个人就这么打闹地纠缠在一起。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笑的,整个过程谁都没用力,就是肢体触碰地厉害,还好这是大冬天,要是在夏天,指不定就是一身汗粘腻到一块儿。阳台的窗帘按照邵明音平时的习惯开了一臂的宽度,所以房间里并不全然漆黑,都不用凑得很近,梁真就能看轻邵明音脸上是什么表情。这时候梁真用杀手锏了,他挠了邵明音咯吱窝,但这个技能一发动其实就是一时爽,因为梁真比邵明音更怕痒,打闹到最后邵明音膝盖抵着梁真脊椎骨,单手反抓住梁真的双手手腕,另一只控着的手挠梁真的腰窝或者是咯吱窝,梁真连个翻身的着力点都没有,被擒拿的动弹不得。

    实践再一次用事实证明,梁真打不过邵明音。

    邵明音也没弄疼他,手在梁真背上一拍,问:“服不服?”

    现在的梁真早已经是没有尊严的梁真了,当然服。

    邵明音又问:“那还闹不闹。”

    梁真摇头:“不闹了,你松手吧,疼。”

    “怎么可能会疼,”明知道梁真是在瞎讲博同情,邵明音还是把手松开了,梁真当然没学乖,一得了自由,马上又精力充沛地蓄势待发另一波攻势。

    “真的够了,”邵明音道,“我困了。”

    “你才不会困,”梁真侧躺着,离邵明音很近,“你别以为我没发现,你每次都睡很迟,睡着了也睡很浅。”

    “那我总要上班啊。”邵明音很自然地摸梁真头发,语气也哄,“乖,睡觉。”

    “噢…那好吧。”梁真虽然还亢奋,但也不闹了,邵明音也没再侧身,不管梁真睡不睡,他反正是把眼睛闭上了。

    于是万籁俱寂之下,邵明音又一次落在月光里,不同的是这回梁真和他离得特别近,只要再稍稍靠过去,再靠过去一点点,可能是鼻子,也可能是额头,就碰到一起了。

    像是魔盒被打开,梁真越来越贪婪,并且被吸引着朝那一点点靠近,他很难形容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就是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有这种想法,只要和邵明音靠的近,他就想靠的再近一点,再再近一点,都给不出理由,他被本能驱使着,去接近,去触碰。梁真稍稍往下挪了挪,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样靠近过去,碰到的就不是鼻子或者是额头,邵明音也在这当口有所警觉的睁开眼,他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往后退,但梁真是能停下的。

    但梁真没有。

    他毫不犹豫地在邵明音的唇上轻轻碰了一下,在那之后邵明音能看到梁真眼里闪过的懵懂和困惑,那眼神好像在说,原来是这样。

    和邵明音接吻,原来就是这样。

    那眼神莫名使得邵明音陷入了恐慌,好像自己辜负了梁真。他撑着手臂就要起身,是想逃避,双唇已经启开了,那个名字的音节也冒出了第一个。

    但邵明音终究没能喊出那个名字。

    他也没能起身,因为当那眼神里的懵懂和困惑褪去,这个名字的主人极其霸道地扣住了他的后脑勺。

    当手指穿过那里的头发,那唇间的轻啄也在那一刻变本加厉,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一个吻。

    一个由梁真主导的,真正的吻。

    邵明音反抗,先是毫无章法地推搡。但就像梁真赢不了他的那些擒拿技巧,光拼力气,邵明音也没有任何优势。

    但他总能将人推开的,总能挣脱开,他肯定会有办法,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突破了牙关攻城略地。

    他有办法的,有办法不被梁真那么赤裸裸的侵占和亲吻,挣脱开后他可能会把梁真揍一顿,把人赶走,赶下床赶出门,永远也不见面了。

    可当他看清那是谁,看清那个不再仅限于轻吻,同时也给予拥抱的少年是谁,他何止是不舍得揍,一想到会疼,他连咬一下对方入侵的舌头,他都不舍得。

    他任由那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少年将自己视为猎物,而他呢,他连那原本用来反抗的手,也环到那少年宽厚的背上了。

    然后他也把眼睛闭上了。

    他妥协了。

    眼前的人是梁真,他妥协了。

    那一刻的妥协是配合,也是他真实的内心。

    那一刻是梁真,那一刻邵明音也不想有办法了。(m.kssw.net看书小说)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